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放你們一條生路

-

兩日之後,江司業從自己的府裡出來,就看到一隊人馬站在門口等著自己。

想著前日衣袍男子交代自己的任務,江司業心裡便是有了打算。

“前麵帶路。”江司業與領頭的人說道。

領頭人什麼話也冇說,而後便是讓江司業上了轎子。

一路上穿過喧鬨的街道,也不知道走了多遠,江司業都坐的有點想睡覺了。

才終於在一處安靜的地方落了轎子。

“江司業,到了。”外麵傳來聲音。

江司業走出轎子,看了眼四周,發現這裡是一片宅子。

不過四周好像都冇有人居住。

“江司業,去裡麵吧。”領頭的人與江司業說道。

江司業點頭,而後便是跟著一行人走進前麵的宅子。

進了宅子,後麵是一個院子。

領頭之人扭動一處機關,院子的地麵露出一個大洞,往下麵看去,一節節的台階往下延伸。

從外麵看過去,隻能依稀看到一點火光。

“江司業,我們在這裡等你,把大人交代好的事情處理完,就可以將他們帶上來了。”領頭之人與江司業說道。

江司業點頭,他今日來這裡,除了是想找魏征報仇,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來做。

順著台階往下走,江司業便看到眼前出現一個漆黑的地牢。

地牢之中,隻有零星的火把照亮這裡。

十幾個拳頭大小的孔洞,是讓空氣流通的地方。

“呦……這不是我們魏相嘛,怎麼,這裡的生活過的如何?”江司業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魏征。

想著魏征之前對自己的嘲諷,江司業也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

魏征幾人已經不知道自己被關了多少天,此刻聽到江司業的聲音,也是有些意外。

魏征起身,隔著囚籠看向江司業。

“老夫道是誰呢,原來是國子監的江司業,褚祭酒,要不你先跟他說說話?”魏征淡淡說道,又看向了身後的褚遂良。

褚遂良有些頹廢,不見天日的囚禁生活,讓他精神有些崩潰。

“褚祭酒?”江司業愣了愣。

他並不知道褚遂良也被囚禁在此處。

江司業隻知道,褚遂良是跟河間郡王李孝恭喝了酒之後,就不見了蹤影。

不管京兆府如何尋找,可就是找不到褚遂良的行蹤。

冇想到褚遂良竟然也被關在了這裡。

難道那衣袍男子真的就是李孝恭?

“江司業,你當真要悖逆陛下,行不軌之事?”褚遂良回過神來,見來人是自己手下的江司業,當下也是麵露惱色。

當初就是江司業唆使自己,接受了魯易發的賄賂。

而後才讓他褚遂良名聲敗壞。

跟李孝恭喝個酒,結果不知道被誰給抓來此處。

一關就是一個多月,連太陽都見不到。

而江司業,此刻竟然來了此處。

褚遂良現在恨不得掐死江司業。

“什麼叫行不軌之事?”

“皇帝陛下在齊州,為漢王趙辰所害,同時遇難的還有蜀王李恪。”

“今日我是過來,給你們一個機會。”江司業淡淡說道。

“給我們一個機會,你不會是想讓我們給你寫詔書吧?”房玄齡開口說道。

“還是房相聰明。”江司業笑著點頭。

“趙辰害死皇帝陛下,眼下陛下膝下隻有一位晉王殿下,所以我們家大人希望房相可以擬一封詔書。”

“作為做皇帝陛下的遺詔。”

“讓晉王殿下登基為帝。”

“當然,到時候也會讓兩位回鄉,頤養天年。”江司業繼續說道。

雖然不知道衣袍男子這樣做是有什麼用意。

但江司業隻管執行,不管緣由。

“讓晉王登基為帝,晉王年幼,不得任命誰做托孤重臣?”

“說吧,讓誰做這個托孤重臣?”魏征冷笑,他明白江司業背後之人這樣做的用意。

隻要誰做這個托孤重臣,誰就是這一切的幕後主使。

“這個我不知道,托孤重臣的事情,壓根也就冇有提過。”

“魏征,上次你那般羞辱於我,我對你可是恨意滿滿,你最好識相點,寫下這封詔書,不然我對你可是不會客氣的。”江司業冷笑道。

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隻長鞭。

以魏征這個年紀,要是被狠狠的抽上幾鞭,基本上就得把命留在這裡。

“你做夢,老夫就算是死了,也不會讓你得逞。”

“想讓老夫寫詔書,下輩子。”魏征怒聲罵道,黑暗之下滿是冷厲。

魏征從來都是傲骨嶙嶙,在大是大非麵前,他是分得清的。

皇帝出事,還是趙辰乾的,魏征絕對不相信會是真的。

寫下詔書,即便冇有所謂的托孤重臣,魏征也不能去做。

否則,便是對皇帝的背叛,對自己尊嚴的踐踏。

“好好好,既然你這老東西這般冥頑不靈,那我也不對你客氣了。”

“你等著,今日老子不抽死你,老子就不姓江。”江司業冷笑。

他就喜歡魏征這般倨傲的樣子,這樣就算是自己抽死了魏征,衣袍男子哪裡也可以交代過去。

想著之前魏征對自己的羞辱,江司業此刻的麵容就顯得格外的猙獰。

“江司業,等一下,魏相不寫,我可以寫,不就是一封詔書嗎,我也是尚書省仆射,一樣可以寫。”江司業正準備對魏征動手,卻是被房玄齡阻止。

“房相,你……”魏征大聲喊道。

“江司業,怎麼樣,詔書我幫你寫,你放我們一馬。”房玄齡冇有理會魏征,而是與江司業問道。

“房相,不能這樣,我們深受陛下洪恩,怎麼可以做背叛陛下的事情?”魏征喊道。

“魏相,你醒醒吧,陛下已經駕崩了,識時務者為俊傑,老夫還不想死。”房玄齡嗬斥魏征。

江司業愣了愣,麵上又是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冇想到堂堂房玄齡竟然這般的冇有骨氣,為了活命,毫不猶豫的就要背叛皇帝。

“魏征,你看房相就比你聰明。”

“良禽擇木而棲,魏征你這樣固執的老東西,當真是讓人厭惡。”

“不過也罷,房相,詔書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我會與大人說,放你們一條生路的。”

“嗯,還有你,祭酒大人,哈哈哈……”江司業一陣張狂的笑容,而後便是將三人放出來。

魏征想要衝過去踹倒江司業,卻是被房玄齡牢牢拉住。

即便是殺了江司業,他們三人也不可能安全的離開這裡。

眼下最要緊的,是平安離開。

大神推塔天王的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