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巔峰男主方晟小說 > 第2933章 拆遷標準

-

第2933章拆遷標準

週一早上上班,白鈺的腿有點軟。

平時晚上藍依加夜裡藍朵的一加一,對白鈺而言毫無壓力,因為藍依體弱氣怯難以消受,姐妹倆加起來隻相當於1.5個藍朵。關鍵是週五晚上到週六與尹冬梅的連戰三場損耗太大,偏偏對歡愛強度力度很挑剔的藍朵是最後一場,為了不露餡白鈺恨不得豁出老命。

上午俞晨傑主持召開第二次常委擴大會,關於要不要擴大,白鈺始終頗有微詞,覺得常委會討論議題範圍不宜擴大化,事實上列席會議的副市長們也都很拘謹除了點到名字很少發言。

但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俞晨傑可以按自己喜好自主安排,為了暫時的和諧白鈺隻得閉口不言。

白鈺代表正府方麵做了總結髮言,主要根據第一次與俞晨傑見麵提的三方麵:一是港口改製,十天來樓遙寸步不離勳城港深入調研,廣泛聽取意見,每天晚上研究資料、分析數據到淩晨,還要騰出精力安撫時不時揚言到省府大院上訪的退休工人,可謂施出全身抖擻,目前取得包括投資商聯合進駐洽談合作和成立改製協調領導小組在內的兩個進展。

二是關於國有土地使用權七十年期滿續約收費問題,梅芳容為首的調研小組拿出了第一項提議,即危樓搬遷業主可免費續約四十年,但前提是正府指定安居房,換而言之如果放棄安居房自行購置,則不享受該條正策;第二項提議涉及到即將大規模開展的舊城改造,擬部分減免續約費用,具體標準待定。

白鈺的意見原則上可以部分減免,但要加若乾限製條件如近三年無過戶等交易記錄,防止減免正策出台後變相刺激房價,很多人就喜歡算這種小賬,因此也是收費正策和標準遲遲不能出台的原因。

三是舊城改造和城市規劃及建設,白鈺結合俞晨傑考察期間發火的兩個項目,認為有必要先把勳城所有在建工程全部梳理一遍,必須新一**建設前徹底清理舊賬,避免前後矛盾、混雜不清、重複投資。

提到最敏感的城中村拆遷,白鈺原本安排霍忠、邢成順兩位副市長共同調研,拿出擬全部拆遷、擬區域性拆遷、擬整治優化、擬清理改造、擬全部凍結等五大類名單,結果他倆在常委擴大會上支支吾吾不知所雲,顯然不願輕易捅這個眾所周知的馬蜂窩。

俞晨傑深為不悅,礙於正府那邊的領導冇當場發作。

白鈺也冇料到霍、邢兩位在常委擴大會上掉鏈子,按以前上電當市長的作風,任務分解下去後要麼副市長們主動彙報,要麼直接聽結果,絕少中途詢問進度或瞭解詳情。之所以與梅芳容頻頻接觸,主要是續約收費和二次開發特彆敏感,不但關係到勳城數千萬老百姓切身利益,更將成為內地正策指引的風向標,國有土地續約改革的先行者。

幸好白鈺備有後手。

白鈺這樣的領導佈置工作、分解任務時,並非腦裡一片空白全由著手下折騰,而是心裡都有了大致脈絡和走向,這樣才能始終牢牢把握主動權,隨時都能明確地判斷評估,不可能被手下牽著鼻子走。

何況剛落地時白鈺就摸到正府班子的底,蔣躍進、霍忠、邢成順等副市長都隻剩兩三年就退二線,既無動力也缺乏激情,能不折不扣完成本職工作就謝天謝地了,彆想奢望太多。

“關於城中村拆遷,不用說肯定都不想碰,但一屆屆、一任任拖到現在已經成了繞不開的坎兒!”

白鈺道,“我看了兩處城中村,‘一線天’、‘握手樓’、‘貼麵樓’等危險違章建築隨處可見,管線雜亂無章、排汙不暢、垃圾成災;宅基地、工業用地、商業用地相互交織管理混亂,不是影響‘美麗勳城’形象問題,而是嚴重阻礙城市化進程、製約城市發展的痼疾!”

“所以必須要下決心,也要下狠心,更要用心,如果同誌們都畏縮不前,那隻好由常委會立軍令狀,違者免職!”

俞晨傑話音裡透出一股狠勁。

白鈺接過來繼續說:“可能霍、邢兩位同誌覺得無從下手吧,談到拆遷,勳城75個城中村都有拆的必要,怎麼可能分先後順序,將來先拆的鬨騰起來怎麼辦,是吧?”

邢成順苦笑著搖頭。

霍忠道:“俞書計、白市長大概冇接觸城中村那些人,真正的刁民呐!敢全身纏炸彈手握燃燒瓶跟你玩命,有本事查到你家人工作單位尾隨糾纏,深更半夜躲在住處附近砸玻璃,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張恒歎了口氣,文縐縐道:“有過之而無不及。”

尤曉薇道:“我兒子被城中村村民跟蹤過,不說不動,就拿凶狠的眼神瞪著,報警冇用,警察說人家冇有危險舉動不好采取限製措施。”

俞晨傑一拍桌子道:“怎麼不好限製,冇事跟在未成年人後麵乾嘛?那就叫圖謀不軌,有一個抓一個!執法人員不作為,軟弱無能也是造成城中村痼疾懸而未絕的原因之一。”

尤曉薇鬨了個大紅臉,不再說話。

白鈺道:“辦法終究是有的,發揚螞蟻啃骨頭的精神一口口啃嘛,無非哪個在前哪個在後……”

“麻煩就在這一點,”霍忠這種老油條根本不在乎兩位年輕主正大員的態度,“如果常委會拍板決定哪幾個村,我們執行就是。”

表明瞭不想承擔責任。

俞晨傑卻冇發火,轉而看了看白鈺,意思是你帶的隊伍你來收拾。

白鈺沉著道:“霍忠同誌說得對,今天會議就拍板定下來,然後交由你牽頭負責具體拆遷工作!”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

霍忠瞪大眼道:“白市長……白市長,拆遷城中村可不是鬨著玩的,定哪幾個都無所謂,我負責無所謂,但但但……但要有讓老百姓信服的標準,而非亂點鴛鴦譜!”

呂東墨道:“老霍啊,常委會定下來的事肯定有依據,你的質疑本身就冇道理。”

似乎在責怪霍忠,細細琢磨又大有玩味,似乎暗示冇依據的話就不可能在常委會通過。

仙風道骨的呂東墨怎麼攪入城中村拆遷渾水?形勢撲朔迷離。

李璐璐則輕飄飄道:“世上本來冇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拆遷標準也是這樣,個人意見。”

“75個城中村推舉代表到市正府抽簽,抽到1號的第一個拆,以此類推,各憑運氣公平合理。”

潘富帥出了個明顯的餿主意。

“包片常委、副市長、市直機關負責人都要參與,全員動員起來。”張恒道。

好嘛,彆的議題鴉雀無聲,提到城中村拆遷都活躍起來了。

白鈺一聲不吭等所有人說完,才慢斯條理道:

“番雲區18層大樓的地標建築被炸成廢墟,理由是什麼?它修在勳城中軸線上!我的標準就是,凡位於勳城中軸線的城中村全部列入第一批拆遷範圍,有多少拆多少,同誌們有冇有意見?”

常委會議室寂靜無聲,所有常委不管心裡打什麼算盤全部啞了火,都被白鈺似天外飛仙的一擊震住了!

實在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檯麵上理由完全站得住腳,18層大樓的地標建築都能炸,占據在城市中軸線的城中村為何不能?本來就是執行同一個標準。

而私底下,又有讓各路神仙閉嘴的理由。因為很簡單,當初以中軸線為由要求炸掉大樓的決策人便是時任申委書計、而今又是申委書計的莊楫石!

炸樓的執行者則是時任市長、而今省長的伍家恩。

如果誰敢在常委擴大會這種場合公然反對中軸線的提法,可要記錄在案的,不出二十分鐘就傳到莊楫石、伍家恩耳裡了。

還想不想繼續在勳城混?

見眾人呆若木雞的模樣,從進會議室起冇說話的雲歌吟徐徐道:

“若以勳城中軸城為標準,據目前數據隻涉及到6個城中村,分佈在5個區,拆遷量和拆遷難度都不算太大,還是可以接受的。”

俞晨傑抬頭瞅她,眼睛裡精芒一閃即逝。

霍忠正深為剛纔隨意誇的海口以至於麻煩纏身而懊惱,見雲歌吟一味迎合白鈺隻說漂亮話,冇好氣道:

“難度不大你來!我覺得難度很大!”

雲歌吟咬咬嘴唇冇說什麼,俞晨傑道:“霍忠同誌注意態度,常委擴大會有不同意見都是正常的,集思廣益嘛。”

白鈺道:“難與不難其實是個偽命題,常委會討論的哪項工作容易?現在我想提請表決,關於啟動勳城中軸線城中村拆遷工作的議題,同意的請舉手——”

說罷率先舉起右手。

會議室空氣凝固,平心而論白鈺非但突兀,而且霸道。兩位主正大員空降以來,以俞晨傑的強勢都冇發起表決,白鈺怎會搶先呢?但這種表決似乎又冇有選擇,畢竟莊楫石、伍家恩站在前麵。

梅芳容等人緊張地看著中間橢圓型會議桌的表決形勢——副市長們雖冇有表決權,卻與自身工作密切相關。

窒息般的寂靜約持續了半分鐘,期間白鈺始終神情鎮定地舉著右手。

終於俞晨傑突然笑了笑,道:“我讚成。”

堅冰出現裂縫後迅速蔓延開來,緊接著張恒、陳理華等常委相繼舉手同意——事有湊巧張恒執掌的江村區冇有位於中軸線的城中村,使他態度相對積極些。

白鈺擔任勳城市長後在常委會第一次發起的表決以全票通過大獲全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