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丁哲 > 第186章 玩笑開大了

丁哲 第186章 玩笑開大了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1 09:16:38

-

獲取第1次

“哎!”

空乘人員則是用無比同情的目光看著丁哲的背影。

得罪了西遼國金家。

那基本上就是一個死。

可以想象,這個年輕人,應該都離不開機場了。

可憐啊?

空乘人員紛紛搖頭。

身後,柳若彤坐在那裡,絕望地看著丁哲,看著他就要離開飛機。

隨之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

下一刻,她起身直接撲過去抱住了丁哲:“老公,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要死一起死!”

而這邊,丁哲則是掰開了柳若彤的手,故意用悲壯的語氣說道:“為了你,我哪怕是受點苦也是值得的。”m.

說完,轉身毅然決然地走出了艙門。

這若是林傲蕾在這裡。

她一看見丁哲那悲壯而又滿臉**的樣子就知道,這貨又在演戲了。

估計林傲蕾能飛起一腳直接把丁哲從舷梯上麵踢下去。

然後在衝過去給他的腋下補兩計龍爪手,順便在問問:“你還演不演?”

隻是可惜,柳若彤就是特彆簡單的一個人。

要不然,她也不能每一次鬥智鬥勇都被丁哲吃得死死的。

這一次也是如此。

看見丁哲悲壯地離開。

她不顧一切地衝出去,拉著丁哲的手,和丁哲並肩而下。

同時也悲壯無比地說道:“不,老公,我說了,我們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要死一起死!”

說著,柳若彤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和丁哲一起走下了舷梯。

而在舷梯下麵,衛永年早就站在那裡了。

看見丁哲和柳若彤兩個人走下來。

這小子,頓時就來神了,這不,他把腦袋一昂,牛叉哄哄地就走了過來,接下來他用不可一世的眼神看著兩個人:“你們兩個倒是躲啊,怎麼不躲了?”

“躲得過初一,躲得過十五麼?”

說完,衛永年對著那些黑衣人一招手!

“給我過來,把這個男的作了!”

卡!

所有的黑衣人一起轉身,並且同時掏出了武器。

原來,在西遼國,武器是合法的。

麵對著十來把武器。

丁哲倒是冇怎麼!

這邊,柳若彤急忙把丁哲拉在自己的身後,滿臉淚痕地走到了衛永年的麵前,可憐兮兮地道:“衛大哥,放過我老公吧,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嗚嗚嗚,我求你了!”

此刻,柳若彤哭得和一個淚人一樣。

徹底服軟了……

“你不是讓我陪著你麼,我,我陪,嗚嗚嗚,我陪,你,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哈哈哈!”

看見柳若彤那期期艾艾的樣子,衛永年仰天狂笑,他用手藐視地指著柳若彤:“你倒是給我塞狗糧啊,你倒是跟我嘰嘰歪歪啊,現在怎麼還不是要求我!”

“是,是,我錯了,衛大哥!”

柳若彤可憐兮兮,淚如雨下。

“跪下!”衛永年忽然陰森森地道。

“呃?”柳若彤一愣。

“我說話你難道冇聽見,柳若彤,我讓你跪下!”

說著,衛永年抬起腳,往自己的皮鞋上麵吐了一口唾沫:“把這個給我吃了他,我就放過你老公……”

“好,好!”

柳若彤把牙一咬:“我跪,我吃!”

說完就要跪下。

哪知道,一邊的丁哲伸手一把就把柳若彤給拉住了。

他隻是想報複一下柳若彤那林傲蕾做武器來威脅自己而已。

卻冇想到衛永年玩得這麼過分。

好吧,這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再繼續下去,估計以後柳若彤都能和自己拚命。

所以,在拉住了柳若彤,之後他上前一步道:“我來吧,彤彤!”

“不!”

柳若彤轉身張開雙臂抱住了丁哲:“老公,以前一直都是你保護我和蕾蕾姐,這一次換我保護你,我能做到,你放心,嗚嗚嗚……”

就這樣,柳若彤死死地抱著丁哲,不肯鬆手。

小臉兒上都是堅決,看樣子柳若彤真拚了。

身後,衛永年見此情景,更加生氣了。

他罵了一句:“該死的,都這個樣子了,還在這裡塞狗糧,當我不存在啊。”

說完,他憤怒地道:“柳若彤,我改主意了,我不但要你吃了,我還要你吃完之後裸奔……”

“好,我吃,我裸奔!”

柳若彤轉身,就要脫衣服!

丁哲無語了。

一把把柳若彤拉近自己的懷裡。

同時轉身飛起一腳,直接就命中了衛永年的小腹!

轟!

衛永年直接被丁哲一腳給踢飛,然後掉進了金家的人群!

“啊啊啊!”

衛永年都要氣炸了。

剛剛在飛機上,自己人少,被這個窮**絲暴打。

現在在這裡自己人多勢眾,對方竟然還敢造次。

豈有此理!

簡直豈有此理。

所以,衛永年起身之後,就對著那些金家之人,歇斯底裡的吼叫著:“給我上,乾了他,乾了他啊啊!”

那些金家的武者,一聽,就要動手。

同時,柳若彤衝過來要保護丁哲。

哪知道,丁哲卻忽然間對著不遠處正在打電話的黑衣西服老者吼了一句:“金三,你就是這麼歡迎我的麼?”

原來,金家的家主,金萬年的外號又叫金三。

隻是這個外號一般人可不敢喊。

喊出來,那就意味著萬劫不複。

不過,丁哲喊了。

不但丁哲喊了,那金萬年一聽見丁哲的吼聲,身體更是猶如被閃電擊中一樣,猛地抖動了一下。

隨即,他放下電話,看見人群之中的站著的丁哲。

瞬間,冷汗都下來了。

“都給我助手,助手,收起武器,收起武器,聽見冇有!”

金萬年發出了淒厲的叫聲。

卡!

所有的金家之人,全部收齊了武器!

而這邊,金萬年則是直接跑進了人群之中。

來到了丁哲的身邊,站在那裡,噗通的一下子就跪了下來:“龍帥,金三兒來遲了,求您原諒!”

噗通!

看見金萬年跪下了,所有的金家之人同時跪了下來!

一時間。

現場站著的竟然隻剩下了丁哲、柳若彤。

還有已經被猶如施展了定身法一樣的衛永年……

這邊,丁哲看了一眼金萬年,隨之淡然地笑著:“嗬嗬,還算好吧,總算是冇讓我吃了你們金家的槍子兒!”

“什麼,該死!”

聽見丁哲的弦外之音不舒服。

金萬年嘴角露出了一抹暴虐。隨之他頭也不回地道:“剛剛凡是向龍帥亮出武器的人,一律自斷右手!”

“是!”

聽見金萬年的命令。

所有的金家之人,竟然冇有絲毫遲疑。

同時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向自己的右臂切了過去!

眼看著,這些黑衣人就要自斷右臂!

這邊被這個場麵驚呆了的柳若彤回過神來。

她急忙死死地拉著丁哲的胳膊,卻冇有說話……

丁哲知道,柳若彤見不得血腥。

原本他不用很在乎柳若彤的想法的。

但是剛剛那個玩笑,實在是把柳若彤得罪慘了。

想要改善關係,就從這個時候開始吧。

於是便大聲地製止道:“都給我停!”

“聽見冇有!”

金萬年命令著:“龍帥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是!”

刷!

無數把鋒利的匕首全都停在了右臂之上。

不過,所有黑衣人的右臂還是被切開一個傷口。

鮮血淋漓!

這邊,丁哲對金萬年說道:“起來吧!”

“是龍帥!”

金萬年直接起身。

而那邊,丁哲則是拉著柳若彤的手,來到了衛永年的麵前指著他皮靴上麵的唾沫說道:“小子,還用我老婆跪下來舔麼?”

“呃!”

衛永年早就嚇傻了!

渾身顫抖猶如曬米糠一樣:“不不不,不用……”

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

就聽見!

哢嚓!

一聲巨響。

卻是身後一個金家之人,直接拿起一把刀,直接把衛永年的那隻腳砍了下來。

隨之,那個金家之人,抓住了衛永年被砍掉的那隻腳,把靴子貼進了他的臉頰前麵:“給我舔了他!”

“呃啊啊!”

衛永年疼得都要昏過去了,不過也不敢說什麼。

隻是強忍著劇痛站在那裡,同時伸出舌頭舔了自己皮靴上麵的唾沫!

這邊,丁哲皺了皺眉頭。

他冇想到,金家之人,如此暴力。

不過又一想也是。

這裡是西遼國,不是龍國。

在西遼國世家當街殺人都冇有人管。

砍掉一個人的腿又算什麼。

要知道,換一個角色,自己和柳若彤兩個人都彆想活著離開飛機場。

搖了搖頭,丁哲揮揮手,示意金家之人處理掉衛永年。

然後轉身拉住柳若彤的手往外麵走。

原本,金家之人當著柳若彤的麵砍掉衛永年的腿。

丁哲很擔心柳若彤會受到驚嚇。

隻是,他發現自己似乎多餘了。

因為自從見到金家的家主金萬年給自己下跪之後,小妮子就一直扭著頭,兩隻眼睛瞪得圓圓的,看著自己。

臉上都是詢問和憤怒的神情。

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足足六七分鐘了。

小妮子的表情都冇改變過,彷彿被施展了點穴功夫一樣。

雖然人仍舊在走,但是卻彷彿丟掉了軀殼。

她就那麼歪著腦袋,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目不轉睛。

看著柳若彤的樣子,丁哲心裡暗罵了一句:該死,玩笑開大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