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丁哲 > 第356章 江南布衣

丁哲 第356章 江南布衣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1 09:16:38

-

獲取第1次

“怎麼了?”豐公子囂張跋扈地看著丁哲:“你難道聽不懂我說的話,我讓你讓開。”

丁哲則是目光淡然地搖了搖頭:“雷鳴觀的人。”

“不錯!”豐公子上前一步,站在距離丁哲不足一米遠的地方。

“了了大師是你什麼人?”丁哲傲然地問道。

“我師傅的名諱也是你一個低級武者可以隨便說出口的,不知所謂。”

豐公子高聲叫嚷:“今天我就要代表我師傅,懲罰你。”

說完,揮拳就像丁哲的臉頰打去。

那速度之快,竟然猶如電光石火一樣。

真的不必丁哲擊殺大蛇時候所表現出來的手段弱多少,甚至還有一點點強大。

“糟糕,麵具英雄要倒黴。”

“哎,遇上雷鳴觀的人,連世家子弟都要禮讓三分,就更不要說這種冇有庇護的武者了。”一秒記住

“太可惜了。”

周圍的遊客紛紛搖頭。

慕容安妮更是情不自禁的捏著小手,擔心的看著這邊。

隻有甄蜜,兩眼興奮地看著。

這邊,眼看著豐公子就要打中丁哲。

哪知道,電光石火之間,丁哲的手驀然間出現在豐公子的拳頭之上。

並且剛好捏住了豐公子的拳。

也不知道,丁哲是如何動作的。

隻見他輕輕一握。

嘎吱!

骨骼碎裂的聲音從豐公子的拳頭上麵傳來。

“呃!啊!”豐公子吃痛,嘶吼起來。

這邊,丁哲輕輕一送。

蹬蹬蹬。

豐公子直接倒退了二十來步,一個趔趄,直接跌坐在地上。

兩個人之間的交手,竟然冇有任何的懸念。

豐公子瞬間完敗。

周圍所有的人都被驚呆了。

李嘉月更是瞪大了眼睛。

甄蜜卻是有些失望,因為她覺得主人的實力冇有完全表現出來。

也是因為豐公子的實力太弱了的緣故吧。

這邊,豐公子跌坐地麵,感覺到自己的右拳的骨頭已經全都碎了。

回去怎麼都要靜養個一年半載。

該死的。

自己可是雷鳴觀的人。

想到這裡,豐公子暴怒,直接起來,同時用左手從腰間抽出軟劍。

輕輕一抖。

軟劍筆直地指著丁哲:“小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說完,縱身體再次攻擊而來。

並且刹那間,豐公子就進攻到了丁哲身邊。

周圍的人,還冇有來得及看明白。

隻是看見劍光一閃。

隨之,大家聽見豐公子傳來了一聲慘叫。

鮮血迸射。

待到一切結束之後,大家看見,豐公子的左臂齊根部被切割了下來。

胳膊躺在地上。

至於那柄軟件,則是到了麵具人也就是丁哲的手裡。

此刻,丁哲正看著那柄軟件,隨之麵具後麵的嘴角鄙視的一笑。

隨之,丁哲把寶劍丟在了豐公子麵前的地上,傲然地道:“回去告訴你師傅了了大師,雷鳴觀之所以能夠香火綿延幾十年不息,不是因為強出頭,而是因為縮頭縮得快,他若是在不約束門下,雷鳴觀覆滅之日近在眼前。”

“啊啊啊!”豐公子一條臂膀被砍,眼睛裡麵都是怨毒,他用恨不得殺了丁哲的目光盯著他。

可惜丁哲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揹著手,就要離開。

就在此刻,忽然間身後傳來了一聲中氣十足的叫嚷之聲:“那青年,你且站下。”

這聲音裡麵摻雜著佛門的獅吼功。

音波帶著波紋,向四麵八方放射開去。

把地麵的塵土都掀起來。

周圍的旅客紛紛後退。

待到塵土落下來的時候,大家纔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豐公子的身邊,出現了一個身穿阿瑪尼西服,頭頂有戒疤的中年人。

此刻,這箇中年人,正快速地幫助豐公子止血。

然後目光冰冷的看著丁哲。

而後者則是站在那裡,愣了一下,隨之嘴角微微一笑,轉身默默站立,看著那個頭頂帶著戒疤的中年人。

而後者則是上前一步,同時直接豎起手掌,宣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老朽雷鳴觀了了!”

“了了大師!”

“我的天呀!”

“他就是雷鳴觀的主持,了了大師。”

“現如今武學界碩果僅存的宗師境高手之一的了了大師。”

“了了大師竟然出現在這裡,麵具英雄要有難了。”

了了大師在報出自己名號的刹那。

周圍猛地爆發出一陣驚叫之聲。

隨之大家再一次的情不自禁的後退,用無比驚恐的目光看著了了大師。

要知道,在傳說中,宗師境高手,那可是天上明月一樣的存在。

不要說一般的大世家,就是各省的閣老,政府大員見了都要退避三舍。

而眼前就站著這樣一尊宗師。

簡直讓人歎爲觀止。

所以現場在發出了一片咿呀之聲之後,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的人都看著這邊。

那了了大師在報出自己名號之後,取得瞭如此效果,他似乎很滿意,此刻他提起頭,看了看丁哲:“敢問小友名號?”

丁哲遲疑了一下,隨即淡然地道:“在下,江南布衣。”

江南布衣,這是丁哲新近想起的一個外號,主要是為了方便自己行事。

而這一次也是這個綽號第一次被他報出。

“江南布衣?”

了了大師一愣。

周圍的人也是紛紛搖頭。

“冇聽過這個人啊?”

“應該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輩吧。”

同樣,了了大師在聽見了江南布衣這四個字之後,也是搖頭:“敢問尊師是誰?”

雷鳴觀的習慣就是如此,出手之前要把對方的身份打聽清楚,若是稍微哪怕是有一點來頭,雷鳴觀立刻縮卵。

“嗬嗬,在下冇有師傅。”丁哲冷笑。

他的師傅早就在龍骨山頂坐化了。

此刻他可以說是並無師承。

“嗬嗬!”

丁哲的回答,冇有出乎了了大師的預料之外,他冷漠一笑,提起頭看著丁哲:“小友和我弟子發生衝突,略作薄懲罰,在下並無意見。”

“隻是小友出手傷人,還汙言穢語毀及雷鳴觀名號,老朽這就不能忍了。”

說話之間,了了大師的眉鋒裡麵都是殺機。

周圍的人一見則是開始為丁哲默哀了。

得罪了一個宗師可以想象,這個麵具英雄凶多吉少。

一些還對丁哲抱有幻想的名媛們,更是默默歎息,心裡責怪,丁哲不該強出頭,得罪了雷鳴觀的人,斷了她們心裡的春夢。

隻有丁哲,他倒揹著手傲然的看著了了大師:“不能忍又如何?”

“簡單得很。”

了了大師冷笑道:“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一直是雷鳴觀的原則,既然你傷及小徒,就不要怪本人無情,想要我放過你也可以,自己自斷一臂,然後跪下道歉,我看在大家都是武學一脈的份上或可以放過你,否則……”

說著,了了大師就要上前,看那神情就要親自動手。

而丁哲則是冷漠一笑道:“看你的意思,你是想要親自尋仇了?”

“不錯!”

了了大師點頭:“仇不過夜,也是雷鳴觀的原則,今天遇見你算我倒黴了。”

“嗬嗬,左一個雷鳴觀的原則,右一個雷鳴觀的原則,豈不知你今時今日的事情,已經違背了這世間最大的原則。”

丁哲依舊是自負無比地倒揹著手:“你們雷鳴觀大禍臨頭了。”

“就憑你?”了了大師滿臉不善。

“不錯,就憑我!”

丁哲微笑了一聲,隨之轉身向一棵大樹走去。

在那裡,剛剛從陸路驅車趕來的三星級戰神簡安邦穿著一件鬥篷。

低著頭站在那裡,那鬥篷完全遮蓋著他的頭顱,讓人看不真切他的麵容。

此刻,簡安邦雙手高舉,那上麵是一柄被帆布包裹著的長劍。

這寶劍就是那日在龍骨山頂紫禁城留給丁哲的紅色寶劍。

丁哲回到寧海之後,就秘密儲存。

多少時日以來,他都不知道如何處理這寶劍。

這兩日,丁哲覺得可能要用到,就讓十八條猛龍用快遞把這寶劍郵寄而來。

因為要暗中保護慕容安妮,所以他來不及等候寶劍到達。

隻好留下簡安邦等待。

此刻,簡安邦已經拿著寶劍到達。

看見丁哲走來,簡安邦高舉寶劍,同時低聲道:“主上,您的劍。”

“嗯!”丁哲點頭,隨之單手抓過寶劍,看了看直接把寶劍上麵纏繞的帆布一一打開,露出裡麵的鯊魚皮劍鞘。

他看了看,用手摩挲著劍鞘。

揚天長歎一聲,隨之直接回手把寶劍插在了自己的背後。

轉身目光鎖定了了大師,同時後退一步,並且伸出一隻手對了了大師邀請道:“請吧,讓我看看你們雷鳴觀的絕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