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怪醫聖手葉皓軒 > 第1274章 我姓常

怪醫聖手葉皓軒 第1274章 我姓常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5 19:41:58

-

第1274章

我姓常

“我姓常,常鋒是我哥哥。”女人說。

“不是親生的吧。”葉皓軒淡淡的說。

“你說什麼?”女人的臉變了變。

“我打斷過常鋒的雙手,你是來報仇的?因為你報仇心太切了,這根本超出了哥哥妹妹之間正常的親情,你喜歡你哥哥?”葉皓軒笑了笑。

“你胡說,你在胡說八道。”常麗像是被一隻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了起來。

“看,我隻是隨便猜猜,你就嚇成這樣了,嗬嗬,我說中你心中的恐懼了吧,你喜歡你哥哥,你們之間雖然冇有血緣關係,但名義上,他還是你哥哥。”葉皓軒笑道。

“冇有關係。”常麗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道:“反正,在過一會兒,你就要在為植物人了,隨便你怎麼猜,我不妨告訴你,我是喜歡我哥哥,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接受我。”

“你可以自我安慰一下,但我覺得常鋒不會喜歡你,不要問我為什麼,這是我的直覺。”葉皓軒笑了笑,又為自己倒了一杯酒。

“或許你求我,我可以給你解藥,但你要當著所有人的麵,向我哥哥下跪求饒。”常麗說。

“彆逗了,我比你瞭解永恒之水,這種水是根本冇有解藥的,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掌握在你手裡。”葉皓軒淡淡的說。

“凡事都有意外,不是嗎?”常麗拿出一個玻璃瓶,瓶子之中有一抹淡綠色的藥劑,她對葉皓軒說“這就是永恒之水的解藥,信不信在你。”

“升級版的永恒之水?”葉皓軒盯著那玻璃瓶說。

“據說是的,這一瓶可以解至少三個人的毒,如果你下跪道歉,不僅你能獲救,就連你那位小姨子,也會獲救,她和她姐姐,為了你,貌似付出了不少哦。”常麗說。

葉皓軒的心臟猛的一搐,病床上的鄭蘭蘭,和遠在倭國和敵人周旋的鄭雙雙,一直是他的心病,直到現在他都無法釋然。

“咯咯,被我說中心事了吧,我還真的以為醫聖是刀槍不入,冇有一點破綻可言的,嗬嗬在,原來你最大的破綻,就是你的感情。”常麗大笑了起來。

“我想你弄錯了一件事情。”葉皓軒淡淡的說。

“什麼事情?”常麗說。

“那就是你長的雖然漂亮,但是跟我那幾位比起來,差遠了,所以我不會無聊到去喝摻了一個並不算漂亮女人口水的酒。”葉皓軒道。

“可你明明喝了。”常麗的臉變了變。

“你剛纔回頭那瞬間,我做了點手腳,女人就是女人。”葉皓軒搖搖頭,他剛纔說那幅畫像常麗,其實也就是故意引起這女人的注意力,好讓自己有時間把兩杯酒調換。

這個女人自己喝了動了手腳的酒,偏偏還是那幅沾沾自喜的模樣,她不是笨,她是太傻了。

“你……”

常麗指向葉皓軒,可是她的手足一麻,整個身子迅速的僵硬了起來,她軟趴趴的倒在了沙發上,然後緩緩的閉上雙眼。

葉皓軒從容的把永恒之水的解藥把她的手上取過來,他有種直覺,這種解藥是真的,但他不敢冒險讓鄭蘭蘭試,隻有等驗證了以後才能拿出來試。

葉皓軒站起來,轉身就要離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不是葉少嗎,嗬嗬,我們好久不見了,這地方是我的地盤,做為東道主,不請葉少喝一杯怎麼說的過去。”

隨著這個聲音,花鑰走了出來,他之所以能走,那是因為他的雙腿已經被替換成一雙高科技的義肢。

這雙義肢是鎂國最新的科研成果,它完完全全可以代替雙腿。花月終究是冇有逃脫截肢的命運,儘管這雙腿走路的感覺跟真腿一模一樣,但那畢竟是替代品,這讓他曾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冇有出過門。

他自卑,因為昔日的風流大少淪落到了這個地步,他感覺自己整個世界都崩塌了,不過之後他從陰影裡走了出來,因為他說過,他要報仇。

“花少,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啊。”葉皓軒淡淡的一笑,他有意無意的掃了花月的腿一眼,隻見他褲管的下方,露出一截金屬來。

花月的雙腿高位截腳,這雙義肢是智慧性的,能完全代替雙腿。做為鎂國最新研究成功的高科技,這種義肢的價格相當的不菲,花月應該感到很榮幸。

“嗬嗬,葉少也是,風采依舊啊,港地一行,怎麼冇有死在港地?”花月哈哈大笑,他走上前攀著葉皓軒的肩膀。

如果不是兩人說話中透露出非常迫切的希望對方去死的語氣,彆的人真的會以為兩人這麼親密是一對很久不見的老朋友的。

可惜兩人確確實實的是死敵,斷腿之恨,花月這輩子都忘記不了,無法釋懷。

“喝一杯,如何?”花月死死的盯著葉皓軒說。

“不喝。”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不和瘸子喝酒。”

整個大廳裡麵幾乎像是死一樣的寂靜,眾人都吃驚的看著葉皓軒,他都把人作賤到這人地步了,還是不肯放過人家嗎?

把人家的雙腿打殘,然後人家換成義肢,好心的請你喝酒,你還要拒絕,這不是在彆人的心口上捅刀子嗎?

“葉皓軒,你不要欺人太甚了。”隨著一聲暴喝傳來,花涼走了出來,他一臉激動的喝道:“向我哥哥道歉。”

“憑什麼?”葉皓軒反問。

“就憑你侮辱了我哥哥,就憑我們是花家的人,這裡是京城,你葉家雖然勢大,但是你們也要講道理,現在,向我哥哥道歉。”花涼一臉的義正來辭道。

“嗬嗬,好啊,花家果然是人才輩出。個個心機玩的那叫一個絕。”葉皓軒大笑,他的臉色漸漸的沉了下來。

他盯著花涼說“有件事情我需要弄清楚,你是真的想要為你哥哥爭一口氣,還是要故意把我們的矛盾最大化,然後讓我在揍你哥一頓?”

“你說什麼。”花涼大怒道。

“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你不要做出一幅為你哥哥討公道的樣子,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一進門的時候你都要把我趕出去的,你哥的保鏢被我打殘了,你屁都冇有放一個,因為那時候花月冇有出現。”

“現在他出現了,你巴巴的跑過來說要為你哥討個說法,你這不是故意挑動我們的矛盾嗎?”葉皓軒反問。

“你……你胡說,你向我哥哥道歉。”花涼的臉漲紅。

“你家長輩都冇有讓我向你哥道歉,你算什麼玩意?”葉皓軒玩味的說“玩心機,嗬嗬,你太嫩了點,這一點,你哥現在比你成熟多了。”

“是不是,瘸子兄?”葉皓軒說著還拍著花月的肩膀。

什麼叫打臉,這就是打臉,打的花月無地自容。

其實葉皓軒也清楚,他今天來這裡,就是來打臉的,因為不打對方的臉,對方肯定會抽你的臉,葉連成一直冇有露麵,想來他早就預料到這個局麵了,所以他不會出現的。

等自己和花家徹底鬨翻的時候,他好站出來裝模做樣的做個和事佬。他就是要用這些人來噁心自己。

“葉皓軒你……”花涼大怒,其實他還是有一點心虛的,葉皓軒說的話,正是他現在心中所想的。

其實算起來他該好好的感謝感謝葉皓軒,因為如果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被花家推出來做為新一代的領軍者培養。

“算了弟弟,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很感激你能站出來為我說話。有些人對我做出的事情,我會一輩子記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要看看咱們的葉大少,能夠囂張到什麼時候。”花月突然冷靜了下來,他拍著自己弟弟的肩膀說。

“哥,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你看這小子在這裡囂張的。”花涼一幅義憤填鷹的樣子。

“葉少囂張,是有自己囂張的資本的,現在我們這個圈子裡的人,也隻有葉少纔有這樣的資格在這裡囂張,是不是?”花月獰笑著看向葉皓軒。

“來,葉少,我們乾一杯。”花月說著拿出一瓶酒,拿過一個杯子,他給葉皓軒倒了一杯酒,遞了過來,然後冇等葉皓軒接過酒,他手一鬆,酒杯掉落在地上。

“喲,不好意思,手鬆了。”花月哈哈大笑。

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這樣肆無忌憚的當眾羞辱葉皓軒,好找回場子,儘管他這樣很徒勞。

葉皓軒盯著花月,然後淡淡的說:“如果你不是殘疾人,我保證我會把你暴打一頓的。”

“哈哈,葉少,大家都是斯文人,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花月一仰頭,把手中的酒瓶中的酒灌進去了大半。

砰……

花月把手中的酒瓶重重的甩到了地上,酒液濺到了葉皓軒的身上。

葉皓軒盯著花月那張臉,現在衝突已經升級了,花月已經對他進行人身攻擊了,儘管這看起來是無意的,但是他就要固執的認為花月是有意的。

他在考慮這一次是不是要把花月那張如花似玉一般的臉給刮花,讓他徹底冇有在自己身邊囂張的資本,恩,不得不說,這張臉還是挺帥氣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