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怪醫聖手葉皓軒 > 第1761章 奇異

怪醫聖手葉皓軒 第1761章 奇異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5 19:41:58

-

第1761章

奇異

“坐吧。”許哲向著一邊揮揮手,他坐到了書桌的後麵。

“是,師父。”葉皓軒拱了拱手,坐到了許哲的前麵。

“你在伸出手來,給我看看。”許哲道。

葉皓軒依言伸出手,把手放到了那張書桌上,書桌上有一個蒲團,蒲團裡麪包著的不知道是什麼藥,葉皓軒感覺手放在上麵,手背上有種涼涼的感覺。

許哲伸手搭在葉皓軒的手腕處,細細的感受著他脈像中的變化,這一次他搭的比較久,足足過了五分鐘,他才示意葉皓軒換了一隻手。

又是搭了五分鐘,許哲才鬆開了手,他的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之中,似乎是有些事情有些掐不準。

良久,許哲纔開口道:“皓軒,關於你的身體,你瞭解的有多少?”

“一點也不瞭解。”葉皓軒苦笑道。

“現在感覺怎麼樣?”許哲問:“氣力,吃飯,或者睡眠呢?”

“不好。”葉皓軒搖搖頭道:“走一點路會感覺到有些疲倦,吃飯也不怎麼好,睡覺……我睡了兩個月了,估計今天晚上也不會困吧。”

許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按你的脈像來看,你以前應該是位內家高手的,但是不知道你在海上遇到了哪種變故,所以纔會導致你的氣海儘毀,內息全失,但是令我奇怪的是,你的氣海現在已經是七零八落的,但裡麵,還是有真氣存在的,雖然隻是一點,但這足夠讓人吃驚了。”

“師父,我不太明白,許師父詳解。”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了許哲一眼,他有些不太理解許哲的意思。

“簡單來說,人的氣海,就是一個小湖一樣,下雨了,湖裡麵會聚集一些水,內力深的,氣海越深,聚集的水越多,反之越小,越小。”

“但如果這個小湖被炸開了,裡麵的水自然要流到其他的地方了。你現在的氣海,就好像是被炸得支離破碎的小湖一樣,按理來說,這種情況是根本不可能存得了真氣的。”

許哲看了葉皓軒一眼道:“但是你不一樣,你的氣海非但存下了真氣,而且這真氣還能隨心所用,這是讓我不解的地方。”

“我也不瞭解這是怎麼回事。”葉皓軒皺著眉頭道:“以前的事情,我記不起來了,但我覺得我以前從事的事情,應該和中醫有關的。”

“哦,怎麼說?”許哲來了興趣。

“因為今天我看到一個病人,雖然我冇有為他把脈,但是我卻清楚他身體的情況。”葉皓軒道:“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竟然有這種事情?”許哲愣了愣,他低頭想了片刻道:“中醫對於失憶方麵不是很擅長,但是你現在的情況,是屬於思海受損,所以以前的事情你不記得了。”

“你現在的記憶,就好像是一塊玻璃,但是現在這塊玻璃被打的支離破碎,所以你現在什麼事情也不記得了。”

“如果想記得以前的東西,那隻有把那塊玻璃給重新拚湊起來,這樣的話你才能想起以前的一切。”

“那,我現在這種情況,還能把以前的記憶給拚湊起來嗎?”葉皓軒充滿希望的問道。

“能,但這個過程很難,所以你需要做好心理準備才行。”許哲道。

“隻要有希望就行。”葉皓軒點點頭,他猶豫了一下問道:“師父,我看你為我把脈的時候神情有些不對,我的身體,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或者是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嗎?”

“你的體質……”許哲說到這裡明顯的頓了一頓,然後他繼續道:“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一種具有特殊體質的人,這種體質,對我很重要。”

“我是那種體質的人?”葉皓軒詫異的問道。

“是,也不是。”許哲搖搖頭道:“我現在還不太確定,因為你傷的實在是太重了,而且我需要的這種體質,必須氣海完整,你現在的氣海被毀,所以我無法斷定,你到底是不是我一直要找的人。”

“我覺得,師父不是一般人。”葉皓軒看著許哲道:“中醫,與道家是不分家的,師父應該是那種有特殊能力的人吧。”

“你很聰明。”許哲的目光變得有些高深莫測了起來。

“我隻是隨便猜猜,冇有其他的意思。”葉皓軒搖搖頭道。

“我也冇有其他的意思,但有些事情,你不能對其他的人說,你自己清楚就行了。”許哲道:“我之所以向你坦白,那是因為我相信你的為人。”

“我隻是一個來曆不明的人罷了。”葉皓軒有些苦澀的笑了笑:“師父為什麼會這麼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許哲搖搖頭道:“因為你身上有些東西,值得我去相信,具體是為什麼,我也不清楚。”

“或許我們有緣分吧。”葉皓軒想了想道。

“對,或許這個就是緣分。”許哲笑了:“行了,彆想太多,我看了你的體質,發覺你的氣海在冇有受損之前應該是很大的。”

“有多大?”葉皓軒問。

“彆人隻是一個小湖,而你,卻是汪洋大海。”許哲有些惋惜的說:“如果你的氣海冇有受損,你有可能會晉升到傳說中的先天至境的。”

“師父原來是古武者。”葉皓軒道。

“是,我是古武者。”許哲道:“不過你現在的氣海受損太過於嚴重,就連我,也不確定到底能不能幫你恢複。”

“師父有幫我恢複的辦法?”葉皓軒猛的抬起頭,充滿希望的看著許哲。

“有,但不確定管用不。”許哲微微一笑道。

“哪怕隻有一點希望,我懇請師父,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葉皓軒一拱手:“師父之恩,永遠銘記在心。”

“我是一名中醫。”許哲笑了笑道:“就算是一個與我毫不相乾的病人,但隻要他是我的病人,哪怕隻有一點希望,我也不會放棄。”

“更何況,你是我徒弟?你聽說過有師父不給徒弟治病的事情?”許哲向一邊的一張床上一指道:“過去,趴下。”

葉皓軒依言走到了那張床上,趴了下來,隻見許哲從自己的書房裡出出一個針袋來,他右手一抖,針袋散開,隻見上麵插滿了大大小小的金針。

這些金針的形態大小各異,而且金針十分的細,說是細如牛毛,一點也不過分。

一般情況下,金針或者是銀針,都是十分柔軟的,細若髮絲,柔軟無比,刺穴的時候這種柔軟的針是不可能刺入人體的穴位的。

但中醫行鍼的時候,用的是巧勁,暗勁,而不是一味的提著一根針亂刺,所以這種針不是誰都能用得來的。

但現代的中醫,手底下的功夫已經遠遠的不如以前的中醫了,所以他們一般用質地比較硬的毫針,但是這種針因為質地太硬,所以傷其元氣,下針後的效果,比起柔韌的針來自然是大大不如的。

一眨眼,數十根柔軟的金針便刺到了葉皓軒的背上,許哲刺完針以後,又準備了一係列的艾灸,雷火灸等為葉皓軒治療。

“現在感覺怎麼樣?”許哲一邊下針一邊問。

“痛……”葉皓軒皺著眉頭,他腦門上的冷汗順著腦袋向下淌,許哲每刺下一根針,那針就好像是被燒紅了以後刺入他的皮膚一樣,這個過程很痛苦,如果不是他的毅力強於其他人,現在恐怕都疼暈過去了。

“痛就對了。”許哲一邊下針一邊說:“這是我們許家的雷灸針法,雖然過程痛苦一些,但是效果卻是好的,忍一忍就是了。”

“是。”葉皓軒點點頭,他咬緊牙關,一言不發。

鍼灸施展完畢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葉皓軒整個身體都被汗水給打濕了,他所承受的痛,可想而知。

但是為了早點讓自己恢複,他隻能咬緊牙關撐下去,雖然許哲說過,希望很小,但對他來說,終究是希望。

“回去洗洗吧,以後每星期為你雷灸一次。”許哲道。

“師父,我什麼時候開始學中醫?”葉皓軒問。

“隨時都可以開始。”許哲淡淡的一笑道:“我有種感覺,你對於中醫的造謠是很深的,單從我抓藥的嫻熟程度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是。”葉皓軒點點頭,退出了房門。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葉皓軒洗了個澡,換下了一身衣服,然後舒緩了一下筋骨,這才感覺到身體好了點。

之前許哲為他治療的時候,他感覺混身上下的骨架幾乎都要散架了一般,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簡直是讓人慾仙欲死。

不過好在洗完了澡以後,他身上那種痛感好多了。

通過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以後,葉皓軒越來越覺得許哲不是一般人,因為他為自己把脈時候的表情有些不對。

他似乎有什麼秘密,但這到底是什麼秘密,葉皓軒也不清楚,不過有一點葉皓軒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對方對自己冇有惡意。

雖然一診堂這個地方很陌生,但是葉皓軒覺得這個地方很好,以前的事情,無論如何努力也記不起來,既然是這樣,那又何不順其自然?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