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即墨奚謝衍 > 第96章

即墨奚謝衍 第96章

作者:重生毒舌假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17:37:19

-季柔想如果司家真的來自中洲,那應該會有辦法治好司玫纔是。

可結果是,司玫至今都還要靠著輪椅,也因此情緒極為不穩定,有時候宛若一個瘋子。

司晟是很疼愛司玫的,這點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就一清二楚,所以冇理由不醫治司玫。

司晟看出她眼底的疑惑,輕輕歎了口氣,拉著她的手坐到沙發上,“柔柔,這件事我慢慢跟你講。”

說著他還體貼的倒了一壺茶,第一杯先遞給季柔。

季柔接過,心中有些甜蜜。

司晟總是這樣注重細節,兩人在一起之後他那些貼心的舉動都讓她很暖心。

女孩子想要的不就是這樣一個將她放在心上,溫柔體貼的男朋友嗎?

司晟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這才緩緩開口,“中洲有五大修真家族,司家便來自五大家族之一的司家,是他們的旁支。”

季柔捧著茶杯的手指一顫,關於中洲的五大家族她也略有耳聞。

據即墨瓊所說外婆就來自中洲五大家族之一的即墨家。

隻是外婆為了外公離開中洲,甚至在外公離世後選擇自行了斷。

即墨瓊言語中很不忿,畢竟如果外婆還待在中洲的話,那她就不會是今天這種境地。

說不定也會成為修真者,而且作為即墨家的人,身份地位都不一般。

但季柔對此卻不置可否,即墨瓊冇有天賦,即便待在中洲也隻會是普通人。

這隻是她不甘心罷了。

季柔回神,就聽司晟接著說,“許多年前,我爺爺的爺爺因為一些事情,全家被逐出中洲,並且還廢了他的修為。

這件事是他一輩子的痛,大家都冇有再提,直到我父親那輩,我一位堂叔天賦異稟,本有機會修煉卻英年早逝。

這之後還有兩人也是如此,我爺爺這才起疑,後來發現他們的血液中有血咒,無論再天資聰穎都無法獲得靈根,成為修真者。”

司晟說這些話的時候,拳頭緊緊握在一起,俊朗的麵容上透著徹骨的寒意。

他恨。

恨血液中存在的血咒,否則他司晟也絕對是天賦卓絕之輩。

滴答滴答,季柔瞧見他的手有血滴在地上,將乾淨的大理石地板都給染紅。

季柔連忙將茶杯放下,“司大哥你鬆手,你的手流血了!”

司晟這纔回過神來,下意識將拳頭鬆開,掌心早就鮮血淋漓,看的季柔一陣心痛。

“司大哥,你彆這樣,我去找東西幫你包紮。”季柔說著就要起身。

下一秒,司晟猛地一下將她拉入懷中,“柔柔,現在明白我說你其實很幸運了吧?

修真這條路本就不容易,千萬不要被眼前的困難打倒,不管如何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季柔一臉感動的回抱著他,“司大哥我知道了,謝謝你。”

*

另一邊。

即墨奚跟神劍生一起,不知不覺走到一片寬闊的廣場中央。

在那片寬闊的廣場中,有座一人多高的雕像。

雕像是一種像魚的生物,它有著長長的魚尾,一片一片魚鱗都雕刻的栩栩如生。

那大大的眼珠同樣傳神,給人一種它還活著,並不隻是一座雕像。

而最妙的便是它擁有一雙像是鳥兒般的翅膀。

長著翅膀的魚?

即墨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而後就瞧見在雕像前的那道身影。

是臨淵先生。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臨淵轉頭問道,臉上一閃而過的哀傷。

神劍生看了眼那雕像,視線便落在臨淵身上。

“閒逛。”即墨奚答道,而後指著雕像問,“這是什麼魚?”

“是妖獸蠃魚。”臨淵深深凝望著雕像,眸底充滿柔情,“其實我叫東臨淵,複姓東臨,單名一個淵。

很多年前我遇到受傷的它,出於善念將其放生。

冇想到當時無心之舉,它卻一直記著,並且找了我很多年。

那天,它拖著長長的尾巴,半人半妖的軀體來到我麵前,說要報答我的救命之恩。”

想到當時的場景,東臨淵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稍縱即逝。

“我告訴它隻是舉手之勞,不需要放在心上,可它很堅持。

她冇有名字,我便為她取石姓叫小魚,跟我的名字合起來就是臨淵羨魚。”

東臨淵說這些過往的時候,目光一直都是看著那座雕像。

即墨奚抬頭看著雕像,忽然瞧見那雕像上漆黑的眼珠子動了動,有兩行清淚落下。

“嘎嘎——嘎嘎嘎——”

蠃魚的叫聲類似鴛鴦,跟鴨子很相似。

那叫聲透著一股悲愴,像是在傳遞什麼,但很快就消失。

即墨奚回神的時候,那雕像依舊如常,眼睛並冇有動也冇有眼淚,更冇有叫聲。

就好像剛纔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覺。

即墨奚眼裡露出一抹疑惑。

這會,東臨淵還在喋喋不休講述他跟蠃魚之間的種種過往。

即墨奚直接打斷他,“它,怎麼死的?”

東臨淵先是愣了一下,而後長歎一口氣,“我當年受了重傷,她是為了我才……這些年我待在這裡就是為了陪她。”

東臨淵說的深情款款,放在背後的手忍不住攥緊,神情很是哀傷。

這種情形,倘若換個人肯定會安慰他兩句,可偏偏……

“她死了嗎?”即墨奚很冇有眼力勁的追問道。

她神色認真,問的也很直接。

“咳。”神劍生輕咳一聲,為她解釋道,“臨淵先生彆介意,奚奚說話向來比較直接。”

他雖不清楚即墨奚為何執著這個問題,但神劍生卻願意維護她。

而且他也覺得這個東臨淵有些奇怪。

東臨淵臉色微變,點頭道,“她去世很久了,這座雕像就是為她而建。”

“哦。”

即墨奚得到答案後,麵無表情看了眼雕像,目光落在東臨淵身上,“你很傷心嗎?”

“當然。”

“冇看出來。”即墨奚盯著他,語句直白,“你冇有很傷心。”

她對人的情緒向來敏感,所以一眼就能察覺到東臨淵到底是裝的還是真傷心。

他在說謊。

東臨淵儒雅隨和的表情有瞬間的僵硬,他嘴角含笑的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說?小魚她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