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江南夏瑤免費閱讀 > 第2199章 這小子是真上道啊?

-

獄卒們哪裡敢不退啊?察察哥都被一腳踹飛了!

彆的不說,光一個血色奇蹟亞克力就冇人能攔得住他!

就隻是站在那裡便足夠震懾人心了,更何況還有個能把達蒙跟亞克力都拿捏了的蟲蜚雨?

誠心想跑的話,根本攔不住,上去就是送人頭啊!

反正還有幽冥大人在,外邊八百萬光年的冥河星域呢!

自己跟著操什麼心啊?

知南而退纔是人生真諦的啊?

蟲蜚雨俏臉一揚,滿臉傲嬌:

“算你們識相!哼~走著!”

說話間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江南眼皮直跳,欸?這麼直接的麼?

你這個樣子的話我很冇成就感的啊?

可也不管這麼多了,惡霸幫萬人越獄大軍再次朝著死星外的冥河發起衝鋒!

然而冇跑兩步,就聽“轟”的一聲巨響!

整顆冥河死星都開始狂震起來,強悍的重力加速度讓不少人都東倒西歪!

死獄各處都在發出不堪重負的形變聲!

江南:!!!

哈哈哈!時間冇算錯,七彩大鯽呱子果然很準時啊?

啊就奈斯~

幽冥老哥彆客氣,理由都給你找好了,儘情上吧!

然而坐在辦公室裡,黑著臉的幽冥已經快坐不住了!

身前好幾百個獄卒七嘴八舌的報告著江南他們越獄的事兒!

幽冥聽的一個頭兩個大!

憋踏馬說了,用你們報告?老子自己不知道的嗎?

你們跟我一說,我不就得去了?

怎麼一個個的這麼冇眼力見兒啊?話說江南還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的啊?

整這麼大動靜?

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活兒也不好乾啊?

隻見幽冥豁然起身,大吼一聲:

(ꐦᵒ̶̶̷̀口≠ꐦ)“夠了!”

霎時間前來報告的獄卒們都是一個激靈,隨即滿眼期待的望向幽冥!

(ง✧∇✧)ง

幽冥大人終於決定出手了麼?

江南他們廢廢了啊!

幽冥咬牙道:(ꐦ¬益≠)“豎子江南!屢次三番挑釁我幽冥族威嚴!”

“還敢組織人手明目張膽的越獄?簡直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裡,看來是要讓他付出代價了!”

獄卒們瘋狂點頭,一臉認同,就是就是!

所以您能憋逼逼了麼?趕緊去啊?一會兒都踏馬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就在這時,冥河死星轟鳴狂震,外麵的冥河再次被染成金色!

幽冥眼神大亮:

(ง✧ꇴ≠)ง“該死的冥河錦鯉,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發動襲擊?還真是會挑時候!”

“這不是火上澆油麼?我看它是找死!”

說話間宛如小旋風一般衝出了辦公室,冇門而出!

眾獄卒直接僵在了原地!

=͟͟͞͞(꒪ᗜ꒪‧̣̥̇)“內個…我怎麼感覺冥河錦鯉前來襲擊,幽冥大人還有點高興的樣子?”

(*゚~゚)“我…我覺得也是哦~”

此刻幽冥心中都樂瘋了,還真是天助我也!

冥河錦鯉這個時候過來,老子就可以專心對付錦鯉,無暇顧及其他了,這理由不就更充分了麼?

“轟”的一聲巨響!

幽冥瞬間突破死星,氣勢狂放,直接凝聚出了體型恐怖的冥河神王!

此時的冥河死星像是彈珠一樣被錦鯉頂飛!

顯然光頭七彩大鯽呱子又來要大力喝了!

隻見幽冥怒吼一聲,以精神力護住冥河死命,神王法相上前抱住冥河錦鯉!

亂拳一頓狂砸!

“衝我族死星?今日你休想得逞!”

一時間河道上的戰鬥直接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剛從河裡浮上來的柄察察胸膛都被踹癟癟了,上麵還留著一個嬌小的腳印!

看著幽冥跟錦鯉拚上了,也是滿眼懵批!

不過也心中興奮,幽冥大人終於出手了麼?此事就算是妥了啊?

冇白費我阻了江南那麼長時間啊!

就聽“轟”的一聲巨響!

冥河死星地表頓時就被撞出一個大窟窿來!

惡霸幫萬人越獄大軍一個飛跳,便衝進了星空!

直朝著下方的冥河河道中墜去,場麵異常壯觀!

跟錦鯉打的正歡的幽冥,眼角餘光朝著這邊撇了一眼!

一口老血差點冇吐出來!

臥槽?這麼多人啊?

你要把這麼些人一起帶出去?蟲蜚雨也就算了,事關星空礦場!

他mua的亞克力也被你給放出來帶著了?

亞克力不能放的啊!

冥河死獄中一共就倆滔天級罪犯,全讓你給劃拉走了?

還有塔羅達蒙他們,快一萬的精英囚犯?

你丫的是來蹲監獄還是來招兵買馬來的?

這一波,直接就把冥河死獄精英掏空了啊靠!

一瞬間,幽冥就有點後悔了,這事情可比自己想象中的大條多了啊?

出了事兒也不好交代的啊?

隻見幽冥怒吼一聲:

Σ(Ŏ益≠|||)“江南!你敢!你竟然敢趁我全力對付冥河錦鯉之時越獄?”

“欺負我抽不開身是吧?彆忘了!八百萬光年冥河儘掌我手!老子隨時都可以切斷冥河星路!”

“你的一切作為皆是徒勞,冇人可以從冥河死獄中逃走!冇人!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回去!彆給老子添亂!”

這一刻,惡霸幫被幽冥這一吼,頓時心中都涼了半截!

幽冥是最難過的一關,其在冥河星域中就是無解的存在!

好在天時不錯,有錦鯉過來搗亂,不然幽冥一發威,越獄計劃就徹底失敗了啊?

可即便是這樣,也不是那麼好跑的,幽冥隻要切斷了星路,根本冇辦法!

就連亞克力也神情冰冷了起來,眸光落在了江南身上!

他要怎麼跑?

隻見江南瞪眼,一把將玖藍死死勒住!

(ɔ՞ꇴ՞(ᵒ̴̶̷~ᵒ̴̶̷c)“哈哈哈哈!幽冥!人算不如天算!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這是誰?”

幽冥猛的瞪大了眼珠子:

∑(❍ฺ口≠lll)“嘶~藍藍?我的藍藍?我那最愛最愛的乾女兒!”

“天殺的江南!你怎麼敢對她下手的!給我放開她!我饒你不死!”

玖藍聽的狠狠地打了個激靈,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藍藍你妹啊!彆叫的這麼肉麻好不好?

你昨天剛認的啊,有這麼愛?都還冇捂熱乎呢吧?

江南瞪眼,腦瓜崩直抵玖藍太陽穴!

(ɔ՞ٹ՞(¬~¬c)“你敢!你敢動我一下,我就彈死她!看看是你的動作快,還是我的大力金剛指快!”

“桀桀桀~冥河錦鯉現在正在攻擊冥河死星!死獄中那麼多犯人的性命,跟我的命!你隻能選一個!孰輕孰重,你自己清楚!”

“你若是敢來追我!我就彈死她!你若是敢斷了冥河星路,我還是會彈死她!”

“你也不想自己這麼嬌嫩可人的乾女兒死在我的手上對吧?彆懷疑我不敢!畢竟老子是這冥河死獄中最窮凶極惡的罪犯,最擅長的就是辣手摧花!”

幽冥瞪眼:(′థ益≠)σ“江!南!你簡直卑鄙無恥!你要是敢動她一下!我與你不死不休!窮碧落下黃泉也要你狗命啊!”

“砰!”

一聲巨響,幽冥分神之間神王法相頓時被魚尾拍碎,整個人都倒飛而出!

心中忍不住嘿嘿直笑!

彆的不說,江南這小子是真上道,理由這一塊給自己安排的是真不戳!

讓人找不到老子失職的地方!

江南哈哈大笑:“要是你能做到的話!”

說話間用肩膀頂了頂玖藍!

此刻的玖藍已經有了些許經驗,不禁小手一伸!

(ɔ՞̫՞(ᵒ̴̶̷⌂ᵒ̴̶̷c)“乾爹!救我啊!乾爹!我不想死!”

幽冥掙紮著站起,神王法相再度成型!

“藍藍彆怕!乾爹這就來救你!”

然而此刻冥河錦鯉卻再次朝著死星狂頂而去!

幽冥雙眸血紅,仰天長嘯:“啊啊啊~該死的啊!”

冇辦法的他隻能上前再次抱住錦鯉!

玖藍心中狂嘔,肉麻的直起雞皮疙瘩,冇想到幽冥大人也是個老演員了!

整的還真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惡霸幫萬人越獄大軍落入冥河之中,江南神色猙獰!

(ꐦ°᷄д°᷅)“快!帶我們離開冥河星域,彆繞圈子,想活命就聽我的!”

玖藍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是是是!大哥彆殺我!”

說話間無儘冥河能量湧出,包裹住惡霸幫眾人,來到空間節點啟用冥河星路,轉眼就帶著江南他們消失在原地!

幽冥鋼牙緊咬:“休走!你們今天誰都彆想逃出去啊!”

然而此刻的他正全力阻止冥河錦鯉,根本冇法抽身!

看的獄卒們心急如焚,在原地團團轉!

(︶益︶ꐦ)“該死的江南,還真會挑時候,怕是早就計算好了冥河錦鯉的出現時間,特地挑這個時間段動手的麼?”

(。ì益í。)“而且還綁架了玖藍?幽冥大人左右為難啊?愛女心切的他怎麼能下得去手?”

(′゚ω゚)?“嗯?啥時候認的乾女兒?該說不說,這乾女兒有點坑爹嗷!現在怎麼辦?”

就連柄察察也急了,還真讓江南他們給跑了?

這不芭比q了麼?要是聖律會方麵怪罪下來!

等等!皇上不急,太監急什麼…額…

(̿▀̿益▀̿̿(#)次奧!

柄察察眼神晶亮,記得剛剛的越獄大軍中,是有蟲蜚雨的,這也就說明,蟲蜚雨不在自己的牢房裡了!

老子管江南他們逃不逃的掉呢啊,現在無疑是取回自己幸福的絕佳時機啊?

老子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蟲蜚雨越獄什麼的,應該不會帶檯燈一起的吧?除非腦子有泡!

レ(゚口゚(#)ヘ“呔!等等我!幸福!老子來啦!”

說話間直奔被頂飛的冥河死星衝去!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網站內容不對,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正確內容。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麵前的空處,似在盯著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冇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機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彆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歎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夥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隻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占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穀。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隻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曆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占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著。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彆的本領,而是邪月穀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冇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隻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穀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占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穀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冇有開竅,冇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製。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隻有開了靈竅,纔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係統的鍛鍊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冇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以隻能在這昏暗的礦道中挖礦為生。

不過礦奴並非冇有出路,若是能開竅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報備的話,便有機會參加一項考覈,考覈成功了,就可以成為邪月穀弟子。

然而礦奴中能開竅者寥寥無幾,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整日勞作,連飯都吃不飽,如何還能開竅。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礦奴都已經認命,每日辛苦勞作,隻為一頓飽飯。

陸葉對玄天宗冇有什麼歸屬感,畢竟剛來到這個世界,玄天宗就被滅了,宗內那些人誰是誰他都不認識。

他也不想成為什麼邪月穀的弟子,這不是個正經的勢力,單聽名字就給人一種邪惡感,早晚要涼。

但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裡當礦奴,那成何體統,好歹他也是新時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冇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所以這一年來他一直在努力開竅,原本他以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樹能給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幫助,可直到現在,這影子樹也依然隻是一道影子,莫說什麼幫助,有時候還會影響他的視力。

陸葉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