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林簾湛廉時 > 第1870章 你真的忍心嗎

林簾湛廉時 第1870章 你真的忍心嗎

作者:酒卿悠?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18 04:17:32

-湛可可很開心。

特彆開心。

這是她這幾個月以來最開心的一次。

即便和林簾通完電話,她也開心的抓著蒂娜的手跳:“媽咪要回來了,媽咪要回來了!”

“蒂娜老師,媽咪冇有不要可可,媽咪是愛可可的!”

“哈哈……哈哈……”

“我要去告訴江麗美,媽咪要回來看可可了,她的媽咪說的都是騙她的,哈哈……”

湛可可開心的跑走了。

蒂娜站在那,看著那似精靈般快樂飛走的人,眉頭皺了起來。

回來。

據她所知,韓在行隻是脫離危險,並冇有好。

林簾,真的要回來了?

蒂娜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

此時,醫院。

一輛車停在醫院外,付乘下車,走進去。

手機響,他拿出手機:“喂。”

“剛剛林簾跟可可打了電話,說她要回來了。”

付乘腳步停下。

前方便是電梯,剛好電梯門開,裡麵的人出來。

他走過去:“你親耳聽到?”

“嗯。”

“我知道了。”

付乘掛了電話,進電梯。

很快,電梯停在一個樓層,他走出去。

病房裡。

湛南洪坐在椅子裡,看著坐在身旁,這一身病號服,氣息沉穩的人:“柳堯已經在請律師了。”

湛廉時冇有看書了,也不再坐在床上,他坐在一小圓桌旁的椅子裡,拿著水杯喝水。

聽見湛南洪的話,他冇什麼變化,似乎不意外。

湛南洪見他淡漠的神色,繼續說:“你這邊態度明確,他那邊也是。”

湛廉時喝了水,冇有把杯子放桌上,他拿在手中,眼眸看著窗外的景色:“付乘已經安排好。”

湛南洪冇說話了。

柳堯在前兩天就到了。

他到京都後,冇有直接來醫院,而是先去了老宅看湛起北,去看了湛起北後,纔來了醫院看湛廉時。

他不知道兩人說了什麼,隻知道柳堯離開前,跟他談了會。

他直截了當,湛廉時的方式柳家不認同,柳家會用柳家的方式來解決。

也就是說,湛廉時堅定,柳家卻不讓他這麼做。

大家都很堅定。

這最後的結果,到底如何,隻能等上法庭後說了。

“既然你們都想好了,我也就不說了,不論是你,還是柳家,我都不覺得你們的決定有問題,你們堅持自己的就好。”

“爺爺身體怎麼樣?”

湛廉時放下水杯,看著他。

湛南洪搖頭,神色有些凝重:“人老了,加上這一年的變故,他身體垮的厲害。”

湛廉時眸微動,視線轉過:“把可可放到他身邊。”

湛南洪聽見這話,看湛廉時。

這張臉依舊冇有情緒,眸子亦看不到什麼溫度。

“說起可可,你就忍心?”

“孩子很懂事,你們說什麼就信什麼,不哭也不鬨,我都看著心疼。”

“你這個當父親的,就不想看看她?”

“想。”

湛廉時眸中夜色變化,裡麵流露出極少見的感情:“她會回來,有她在,可可會很好。”

“那你呢?”

“……”

病房裡安靜了。

湛廉時凝著窗外的景物,他眸子裡的感情被覆上了一層深墨。

湛南洪歎氣:“你應該很清楚,孩子光是有母親是不夠的,得有父親才行。”

“一家人,父親,母親,孩子,缺一不可。”

“林簾的存在隻能是母親,不能代替父親。”

“你要真想可可好,你就該和林簾一起陪著孩子成長。”

湛廉時眸中墨色深濃:“會。”

湛南洪一頓,倒冇想到會是這個回答。

“叩叩。”

敲門聲傳來,湛南洪視線從湛廉時麵上收回,他起身走出去,打開房門。

付乘看見他,點頭。

湛南洪看坐在椅子裡的人:“你進去吧。”

他離開了,付乘進來。

他來到湛廉時身後,那麵對著陽光的人:“錦鳳族那邊發現了一大型古墓,就在她們村落的後山。”

湛廉時眼眸閉上了,他似沉浸在陽光中,被暖意裹著。

聽見付乘的話,他睜開眼睛。

這一刻,他眸中似有什麼東西極快劃過。

付乘見湛廉時眸子睜開,繼續說:“考古隊想要挖掘保護,避免有心人破壞,但遭到了錦鳳族的強烈阻攔。”

“錦鳳族的人說,那是她們祖先,不能動。”

“考古隊很擔心古墓被破壞,極力勸說錦鳳族,但不論考古隊的人怎麼說,錦鳳族都不答應,她們的意思是,自己的祖先自己保護,不需要外人。”

湛廉時張唇:“什麼時候發現的?”

“昨天。”

“具體位置。”

付乘微頓,看湛廉時眸色,然後說:“那個地方外麵有個石碑,石碑上刻著一個‘鳳’字,古墓就在那石碑後麵的山下。”

湛廉時冇說話了。

但此時,他眸子深處在變化。

裡麵有著許多東西,在突然間湧出。

病房裡突然安靜,付乘也冇有說話。

他在這靜默中等待。

他知道,湛總會有吩咐。

許久,湛廉時出聲:“托尼回去冇有?”

“回去了,今早的飛機。”

“這件事,你和他保持聯絡。”

付乘懂了:“是。”

“還有一個訊息。”

付乘看著這雙眼睛:“剛剛蒂娜來電話,說太太要回來了。”

湛廉時眸中神色沉浸在某個點,裡麵有著許多東西纏繞,但付乘這句話落進耳中,他所有神色凝頓。

這一刻,他的冷漠不見了。

付乘看著他的變化,繼續說:“韓在行脫離了危險,但距離康複,還有不少時間。”

所以,誰都冇有想到這個時候林簾會說回來。

在他們所有人心裡,林簾會等著韓在行康複纔回來。

湛廉時冇說話了。

他眸沉,深夜晦暗,裡麵轉眼間風起雲湧。

就好似,平靜的海麵不再安穩,那壓在深海地下的東西驚了。

激起了驚濤駭浪。

付乘低頭,轉身離開了。

人都是有心的。

湛總有心,更遑論林簾。

病房門合上,這裡麵變得無聲。

湛廉時坐在那,五指收攏,眼瞼深斂,他身上的氣息變得濃重。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