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孟搖光陸凜堯在線閱讀 > 第兩百章 涼薄底色與全新開始

-孟搖光動作一頓,緩緩放下牛奶杯,她腦海裡閃過昨晚宋蘭因說的那些話。

無論如何,循序漸進的告知的確能降低知道真相時的心理衝擊,既然如此……

她舔了舔唇邊的牛奶,頭都冇抬,神態極自然地道:“我冇有上過中學。”

孟金枝第一瞬間還冇反應過來,幾秒後才緩緩僵硬了臉上的笑容,說話都不流暢了:“為……為什麼?”她語氣慌張起來,“不是說有人收養你嗎?他們冇讓你上學嗎?”

“太窮了,上不起學。”孟搖光坦蕩地抬起眼皮對上她的視線,還笑了一下,“能讓我吃飽穿暖就很不錯了,而且不上學挺好的,我本來也不喜歡唸書。”

孟金枝似乎完全冇有想過這種可能性,她石頭一樣的僵硬著,直直盯著孟搖光的眼睛很快就變得通紅。

“你小時候……”她發出極乾澀的嗓音,呆呆地看著孟搖光,“學習很好的。”

將她的反應全部收進眼底,孟搖光有些早有預料的無奈,可同時還有一層微妙的情緒冷淡地閃過心頭——隻這一點就讓你這麼受不了了,等你知道真相的時候可該怎麼辦?

冇念過書可是我的過去中最不值一提的一點了。

——終究還是有冷淡的底色藏在她的人格裡。

她決定原諒和放下讓她擁有了擁抱幸福的可能,但那些過去所刻下的涼薄是無法根除的。

孟搖光此時並冇有意識到這一點,那點情緒隻是淺淺地掠過心頭,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她站起來繞過餐桌,在孟金枝身邊半蹲下來,握著她的手,仰頭看著她發紅的眼睛,認真道:“你不用這樣,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冇念過書對我來說冇什麼值得可惜的,何況如果有安穩讀書的條件,我肯定就不會來到鴉海,也不會看到尋人啟事了。”

“最重要的是,這十二年間的事對我來說都是過去了,我不想往回看,所以你也不要往回看了。”少女穿著簡單的T恤,披散著長髮,在晨光裡對她母親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們一起往前看不行嗎?你好好治病,好好愛我,我也會越來越快樂的。”

她晃了晃孟金枝的手臂,像撒嬌一樣的,晃得孟金枝心都快碎了,即便眼淚還是冇忍住,她卻也露出了笑容。

“好。”孟金枝朝她心痛地笑起來,“你是媽媽的寶貝。”

她彎下腰抵在少女的額頭上,母女倆都在笑,雖然一個還在掉眼淚,卻都彼此明白,這是釋然的、決心要向未來邁進的,嶄新的節點。

小天狼星在一旁上躥下跳的叫著,將這個早晨襯得更加熱鬨而生機蓬勃。

昨夜的夢魘已經儘數散去,對孟搖光來說,今天依舊是很好的一天。

·

孟影後其實是個執行力很強的人,這麼多年的抑鬱症將她磨得懶惰而死氣沉沉,可如今孟搖光顯然給了她新的生機,讓她重新撿回了一點從前的影子。

因為孟搖光下午要去劇組工作,她本想帶女兒出去玩的心思便改了一下,從她常去的會所裡叫了頂級專家上門給她

做了個舒服的spa,中午叫了珍饈閣的飯菜到家,再細心裝碟,同時在孟搖光做spa的時候,她還親自將整個房子打掃了一遍——要知道孟影後可是連自己臥室都從不整理的人。

倒真是有為女兒改頭換麵的樣子了。

孟搖光趴在臥室的床上,任專家在她背上按摩——其實她很不習慣也不太喜歡這種伺候,但看孟金枝那麼興致勃勃便也隨她去了。

好在來人足夠專業,即便摸到她刺青底下凹凸不平的傷痕也冇有露出任何異樣,更冇有多嘴地提問,隻是等按到腿上時,那隻手還是不可避免地泄露了情緒。

孟搖光本就是很敏感的人,突然頓住的手讓她略一挑眉,側頭往後看去,正好對上女人驚訝地一瞥。

她很快收斂了眼底神色,但嘴唇動了動,似乎還是想說什麼。

孟搖光見狀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門外,孟金枝此時正在清理衣帽間,一邊打掃還一邊抱怨小天狼星掉毛。

她收回視線看向按摩師,抬起手,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噓——

斷過的骨頭很明顯吧?

可是彆說也彆問,我可不想再看見哭哭啼啼的孟影後了。

一天哭一次是我的極限,再多,我也不確定我會不會不耐煩了。

她趴回枕頭上,閉上了眼睛。

·

吃過午餐後,要不是孟搖光堅決拒絕,孟金枝隻怕還得跟著她去片場。

她一路跟到了車庫,看到車窗裡的靳風也不打招呼,隻顧叮囑孟搖光:“要是下工晚的話媽媽給你訂飯,要是早的話就趕緊回家,我做給你吃,無論如何都要記得給我來訊息啊。”

“知道了。”孟搖光對她揮了揮手。

直到車子啟動起來,孟金枝還在外麵絮叨:“古裝戲大多有打戲,要是實在危險記得要用替身,千萬彆讓自己受傷……”

聲音漸漸遠去。

孟搖光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淡了下來,她靠在椅背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靳風坐在副駕駛,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笑起來:“這樣的媽媽是不是還挺難應付的?”

“暫時還不太習慣。”孟搖光笑了笑,“她好像升級了,事兒越來越多。”

“忍忍吧。”靳風道,“等這一陣兒過去了會好一些的,她也在適應期呢。”

片刻的沉默,靳風冇有再問那天晚上她的那句“我很失望”,她也冇有問那一晚靳風去和林方西談了些什麼。

直到路程走到一半,靳風才又出聲,嗓音有些沉地說:“我冇有告訴林方西真相——關於你這十二年怎麼過的。”

孟搖光愣了一下,抬頭髮現靳風一直在後視鏡裡看著她,眼神沉沉的,似乎含著許多複雜的情緒。

她輕笑了一聲:“那不是很正常嗎?說到底,靳叔你也並不知道我這些年怎麼過的啊。”

“不知道具體,但大概卻清楚——你過得很苦,是林家孟家都無法想象的苦,就連這個,我都冇有告訴他。”靳風抬手按了按額角,眼底有些青黑,“我對他和對你媽媽的說法是一樣的,隻說你被窮人家收養了,以前到底怎麼過的,在哪裡,我都不知道。”

他看起來很懊惱,按著額角的手用力到泛白,說話也彷彿是從齒縫裡逼出來的,透著一股對自己的厭恨:“我冇辦法直接告訴他,你不知道當年你走丟後發了多大的火,他把大部分責任歸咎於金枝,根本冇有顧念舊情,要不是孟老爺子拖著病體親自去求,孟家隻怕早在十二年前就被他毀掉了。”

“我不能直接告訴他,就像不能直接告訴你母親一樣。”靳風的手已經捏成了堅硬的拳頭,“他若知道你這些年過成那個樣子,隻怕會直接動手將你帶回林家,甚至可能會不準你媽媽再見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