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孟搖光陸凜堯在線閱讀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直跑到黑夜散儘

-那是很多年前的報紙了,紙頁泛著黃,邊角還帶著些汙跡,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淘出來的。

除了加粗的標題之外,整個內容隻有兩張模糊的黑白照片。

陸凜堯拿起這一角報紙,頭也不抬地問:“怎麼起火的?”

“還不知道,冇那麼快找到當時的筆錄,但已經在查了。”

“那這場火災又是怎麼跟人販子集團扯上關係的?”陸凜堯挑眉,“難道這裡是人販子的某個窩點?”

“您猜對了。”手下不冷不熱,“這單元樓下共有兩間地下室,一間小一間大,小的那間裡隻呆著一個人,裡麵火勢嚴重,差點被燒死,至於大的那間,原本是作為倉庫存在著,有普通人客廳那麼大——消防員在這間地下室裡,發現了被鎖起來的九個小孩,兩個女人,以及三個負責看守的人販子。”

“因為距離較遠,消防員到的時候火勢還冇有蔓延進這間房裡,但他們被困在下麵,也嗆了幾口煙,除此之外就冇有傷亡了。”

陸凜堯手指一頓,他無聲凝視著報紙上那兩張照片。

其中一張是灰暗的單元樓地下室入口,火焰正在熊熊燃燒,本該是很豔麗的色彩,卻被照片過濾成森冷的黑白色。

而另外一張,大約是火被撲滅後照的,衣衫襤褸的小孩們擠在一堆,他們腳上套著繩索,朝鏡頭看來的眼睛黑白分明,卻寫滿了怯懦與恐懼,另一個角落裡,還有兩個披頭散髮的女人。

陸凜堯的手指輕輕顫抖了一下,他凝視著焦點中某個女孩大大的眼睛,緩緩開口道:“為什麼要查這場火災?林家,是在懷疑孟搖光和這件事有關嗎?”

“應該是的。”手下頓了頓,道,“而且,雖然當時新聞並冇有具體報道,筆錄也還冇有找到,但我懷疑,這場火災是有人蓄意縱火導致的。”

“畢竟火勢都已經蔓延到階梯上來了,按理說下麵兩間房都已經燒光了纔對,可事實上,火勢卻隻針對那個小房間——唯一的解釋,是有人從外麵縱火,然後裡應外合,想要燒死小房間裡那個人販子,隻有這樣,另一間房才能逃過一劫。”

陸凜堯無聲半晌,突然問:“查清楚當時被困小孩的情況了嗎?”

“因為懷疑孟搖光就在其中,我也特意查過那些孩子的年紀,不過他們都在九歲以下,不符合要求。”

“……”陸凜堯沉默著,手指輕輕撫過了那張黑白照片,片刻後才緩緩道,“那如果,她就是那個放火的孩子呢?”

如果這把火是她放的,那麼她是會留在那裡等著消防員和警察來解救?還是會誰也不敢相信地逃離,頭也不回地衝出這條街區呢?

事實上陸凜堯並不瞭解少年時期的孟搖光,甚至照麵都冇有打過,可不知道為什麼,他下意識就是覺得,孟搖光會選擇後者。

他想到她身上被生母留下的燙傷的疤,又想到她在釋出會上慘白的臉色,還想到她在攀岩館的眼淚,她骨折的舊傷,她難醒的噩夢,她在大雨中無處可去的彷徨,以及最初所見時,深巷中那帶刺的,孤單又桀驁難馴的一眼。

——冇有人教會她信任他人,無論是走丟前還是走丟後,她始終都跌跌撞撞,獨自活著。

這樣的孩子,又怎麼會敢把命運交到彆人手裡,等待彆人的救援呢?

所以,如果這把火是她放的,她一定當時就逃走了。

陸凜堯視線落在地下室入口那張照片上。

燃燒的火往深處蔓延,而在外邊,還能看見單元樓的牌子,以及街道的一角。

那是一條並不寬闊的道路,路邊堆著沙土,在寒磣到幾乎冇有的綠化中,向夜色深處蔓延了很短暫的一截,然後終止在照片的邊緣。

可陸凜堯看著那黑色的道路,目光彷彿穿透了報紙,穿透了不可逾越的照片邊框,看到了更遠更深的地方。

他看到那個孩子在寒冷的街道上奔跑,四下安靜無人,每一扇窗戶裡都填滿了好夢,於是她不敢出聲,隻能在冷風裡拔足狂奔,直到月色照耀的街道儘頭。

“很累吧?”

漫長的安靜之中,手下已經退下去了。

陸凜堯獨自坐在房裡,撫摸那張照片,像是穿越了時間與空間,在問當年那個也曾出現在畫麵中的孩子。

“路是不是很長?”他輕聲說,嘴角彎起來一點笑,眼底卻蘊滿湖水般的溫柔,“沒關係,你會跑出去的。”

一直跑到黑夜散儘,曙光遍地。

跑到我的麵前來,堂堂正正地要我愛你。

“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傢夥了。”

陸凜堯最後笑著說了這麼一句,把這些資料鎖進抽屜裡,又將那一角報紙放入了常看的一本書中,最後打電話讓手下進來了。

“繼續查,這場火災的筆錄我一定要拿到,還有林家正在查的那個荊野,到底是什麼人,我也要知道。”

頓了頓,陸凜堯道:“既然林方西在查方如蘭,那你就派人去查一查方家吧。”

雖然毫無證據,但隻看林方西的行為就知道,他必然已經開始猜疑當年那件事和方如蘭的關係了。

既然如此,方家也不能不查。

畢竟——如果是一整個人販子集團的話,背後指不定藏著多深的水呢,方如蘭自己一個人,未必能跟對方合作得這麼天衣無縫。

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是在毫無證據的基礎下進行毫無證據的懷疑,陸凜堯漠然地下了命令,揮手讓手下離開了。

·

孟搖光是在第二天中午準備吃飯時發現不對的。

她想起昨晚冇吃完的菜,打開冰箱看到了被疊放得整整齊齊的保鮮盒以及上麵的便利貼,立刻就覺得自己的遷怒應該到此為止了。

於是轉身去敲了室友的門,想叫她一起吃飯,然而半晌冇有迴應,她把門一推開,立刻就愣住了。

她的室友不在房間——不,這分明是室友已經搬家了的樣子!

床單枕頭之類全都換成了最開始的白色,梳妝檯和書桌全都清空了,一點屬於權熒熒的東西都冇有留下。

孟搖光呆了半晌,第一想法卻是權熒熒是不是去錄節目去了,然而當她一個電話打給陳錦紅才知道,她這才新鮮出爐冇幾天的新室友,已經光榮下崗了——權熒熒和公司解約了,付違約金的,是陸氏傳媒。

·

這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掛電話的刹那,孟搖光怒從心頭起,飯也不想吃了,開門就想往外衝,誰知迎頭便撞上了提著飯盒的男朋友。

他還頂著一張俊美溫和的臉,對她露出璀璨的笑容。

“不跟我說話,但我做的飯可以吃吧?”

看了一眼那粉色的便當盒,孟搖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