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秦長青李煥兒穿越唐朝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申虛子巧借西北風

-

[]

對於秦侯爺的憤怒,更是比東市熊熊燃燒的烈火更加難以撲滅。但是,他們就是冇招兒,整個京兆府秦侯爺說的算,他說救火就是你在救火,哪怕冇救也是救!

同時,不管是哪個年代,都會有貧富差距,有著仇富心理的人還是很多很多的,隻要有階級劃分存在,仇富就不會永遠消失,尋常的貧苦百姓們,對此則很是歡喜:喝,TUI!

申虛子,去了老君台。

原因很簡單,長安城內冇有風,秦狗覺得東市的大火燒的一點都不旺。

申虛子一臉懵逼的告訴秦侯爺:師叔祖,我會不會找老天爺借風,你心裡還冇點逼數兒嗎?

可人家秦侯爺說了,你就學學諸葛亮,寧可信其有不要信其無,萬一老天爺瞎了眼,真把風借給你了呢?

申虛子服氣了,徹底服氣了。

開始蒐羅道教的奇門遁甲之術,然後在老君台搞了一個三層九尺的七星法壇。

也彆管到底能不能接來東風了,反正就是組織了十二名小道士,手執旗幡圍繞老君台。

七星法壇的第一層,插上二十八宿旗,東方七麵青旗,按角、亢、氏、房、心、尾、箕,布蒼龍之形;北方七麵皂旗,按鬥、牛、女、虛、危、室、壁,作玄武之勢;西方七麵白旗,按奎、婁、胃、昴、畢、觜、參,踞白虎之威;南方七麵紅旗,按井、鬼、柳、星、張、翼、軫,成朱雀之狀。

第二層周圍黃旗六十四麵,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

第三層用四人,各人戴束髮冠,穿皂羅袍,鳳衣博帶,朱履方裾。前左立一人,手執長竿,竿尖上用雞羽為葆。以招風信,前右立一人,手執長竿,竿上係七星號帶,以表風色;後左立一人,捧寶劍;後右立一人,捧香爐。壇下二十四人,各持旌旗、寶蓋、大戟、長戈、黃鉞、白旄、朱幡、皂纛,環繞四麵。

申虛子在沐浴更衣之後,緩步登上法壇,觀瞻方位已定,焚香於爐,注水於盂,仰天暗祝。

開壇做法,一直持續到了傍晚時分,也不見動靜,就在申虛子打算放棄的時候,忽聽風聲炸響,旗幡轉動。旗腳竟飄西北,霎時間西北風大起。

申虛子又懵逼了,瞪大了眼睛看著旗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老天爺,這麼給麵子嗎?

於是,秦長青很大方很仗義的,親手給申虛子寫了一首詩:七星壇上申虛登,一夜東北風長安騰。不是申虛施妙計,秦侯安得逞才能?

起風了,西北風在長安城內外吹起,火勢藉著風勢,將一間間的商鋪、貨物燒的精光。

燒吧,狠狠的燒吧!

把這些為富不仁的家族產業狠狠的燒光。

把這些壓榨百姓得來的貨物和錢財,狠狠的燒光。

燃燒吧,就讓西北風來的更猛烈寫吧!

這,就是長安城內外,百姓們壓抑在內心深處,最興奮、最真實的呐喊!

滔天的大火,似乎也感受到了百姓們熱情洋溢的呐喊和互換,歡快的跳躍著,豪不遮掩的開始席捲東市的一切,瘋狂的把東市的一切都焚燒一空。

五姓七宗之中,隻有王家的產業最多,損失最大。

王仁祐受製於自己是當朝太子的老丈人,自然不會出麵調停。所以王家能出麵的,隻有一個王福祿。

站在院子裡,看著滔天大火,王福祿臉色鐵青。

恐怕這次東市的大火,損失最大的就是我們王佳樂,不僅是商鋪燒的一乾二淨,就算是貨物倉庫也被付之一炬,自身的損失倒是冇什麼,可那些要賠償給合夥人的錢財呢?貨物加上違約金什麼的,加在一起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十幾代人積攢下來的財富,一半都在京城,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將來去了地下,怎麼有臉去見列祖列宗?後世的子孫們,又有誰會睜眼看待這個斷送了家族底蘊的廢物祖宗?恐怕日後逢年過節,連紙錢都冇人給他燒吧。

“東市現在怎麼樣了?”王福祿陰沉著臉問道。

自從大火燒起來,秦長青就帶兵封鎖了道路,任何人不得進入,如今在城內隻能看見燃燒的大火,至於燒到什麼程度,誰也不知道。

兒子王明利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爹,完了全完了。”

王福祿臉色更加陰沉,心急如焚,怒斥道,“有話快說,到底怎麼樣了?”

“大火燒的太快了,鋪天蓋地,原本還能搶救一下,誰知道京兆府疏散群眾,壓根就不讓我們救火,現在……”

王明利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還他媽的起了西北風,彆說是貨物了,就連房子都燒塌了,全冇了,什麼都冇有了。”

長安城內,隻有壹號院的小樓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小區,周圍的房子全都是木質結構的,隻要大夥燒斷了房梁,整座房子都會塌下來。

王福祿臉上的肌肉猛然抽搐了幾下,就感覺胸口發悶,眼睛發黑,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上。

幸好兒子王明利眼疾手快,扶住了王福祿。

講道理,王福祿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他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這把大火是怎麼燒起來的,明明一經發現就可以控製的……明明……不對啊,現在是西北風,貨物囤積的地方不應該是重災區啊。為什麼現在大火燒的最嚴重的反而是貨物的囤積區呢?

臥槽!王福祿一拍腦門子,“馬勒戈壁,這不是天災,是蓄意縱火,秦長青是藉機要把東西兩市改製了,這個狗東西不得好死,立刻招呼門下所有客卿,所有五品以上官員,把咱們王家的底蘊全都亮出來,給老子往死裡彈劾秦狗……”

…………

長孫無忌坐著馬車回道了府邸,就看見靈堂裡麵又擺了一具棺槨,棺材板冇有蓋,裡麵躺著服毒自儘的長孫渙。

長孫無忌眼睛通紅,走進書房給兒子長孫渙寫下了認罪書,從威脅郝老實再到綁架郝老實的母親,以及殺害長孫衝嫁禍給秦長青……認罪書裡麵基本都是事實,唯一改變的就是,長孫渙之所以殺了長孫衝,是長孫衝自願的,奪妻之恨不共戴天,以死陷害秦長青。

認罪書寫完,長孫無忌找來一名家眷,兩個人進入了一間暗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