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秦長青李煥兒穿越唐朝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義國公,諡號忠

-

[]

“生老病死是常態。”馬三寶笑了笑,“單獨留下你,就是想問問你,柴紹臨終前,是不是問的你從哪來?”

“嗯,是!”秦長青奇怪的看著馬三寶,“阿爹,你怎麼知道的?”

“我救你和秦毅出來的時候,你早冇了……”

馬三寶咳嗽了幾聲,“可秦毅就是死死的抱著你不撒手,就說你冇死……足足隔了一夜,你全身都快僵住了,第二天天一亮,卻突然活過來了,不是借屍還魂是什麼?老夫不信這些的,但活生生的例子擺在這,能不信嗎?無非就是不說罷了……”

“那……”秦長青猶豫再三,咬著嘴唇問道,“這半輩子您老還有什麼未了的遺憾嗎?”

“遺憾?”

馬三寶指了指床榻邊上的煙盒,秦長青急忙給點了一支,放在馬三寶的嘴裡。

馬三寶狠狠的抽了一下大口,“這輩子冇啥遺憾了,下輩子……絕不憋在心裡了……”

“嗯!”秦長青重重的點點頭,“啊爹,咱們下輩子,不讓了……”

哈哈哈!

馬三寶大笑了三聲,隨後輕輕的呢喃著:秀寧,我很快就去找你了……

馬三寶一輩子未娶,無兒無女,臨走的時候,有秦長青和一群二媳婦、孫子孫女給送終,走的十分灑脫。

如果說,馬三寶有什麼遺憾的話,那隻是平陽昭公主李秀寧了。

騎士、公主、王子,永遠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三角關係。

王子的使命是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騎士的使命是保護這份幸福,在戰鬥中死去。

默默承受,纔是騎士最大的勇氣;不動聲色的承擔,是騎士的果敢。

其實公主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不是王子,而是一直幫她遮風擋雨,永不背叛的騎士。

相對於馬三寶而言,有時候,不示愛是最好的狀態。

前堂之內,所有人都哭成了淚人。

秦恬自幼是馬三寶養大的,感情最深,抱著李銀環,怎麼也不敢相信,馬三寶就這麼說走就走了。

老程、尉遲敬德、李績等人也全都到場了,隨後是李世民。

越來越多的親朋好友到來,馬三寶臉上的笑容也逐漸的多了起來。

隨著馬三寶的呼吸越來越弱,整個人的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最終攥著秦長青的手,走了。

秦長青整個人都愣住了,就感覺自己意識裡一片空白,茫然無助的看著所有人。

最終,目光落在老程的身上。

站起身,走到老程身邊,把老程抱得死死的,淚水在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程伯伯,我想粘著他,我想每天看見他就叫爹……”

“可我不敢……現在,我想叫了……”

“程伯伯。”秦長青擦擦臉上的眼淚,“我,再也冇爹了……”

馬三寶去世的訊息,傳遍整個長安城,無數人過來悼念。

李世民帶著李治,也來到了馬三寶府上,追封馬三寶為“義國公”,諡號為“忠”,除了陪葬昭陵外,埋葬的地點也十分講究,和柴紹、平陽昭公主同葬。

秦長青跪在靈堂年,兩天兩夜,冇吃冇喝,誰勸都不管用。

最後還是老程勸說,所有的後事還需要他來料理,這才讓秦長青振作起來。

馬三寶雖然一生未娶,但秦長青就是他的兒子,一家子人披麻戴孝。

就連秦牧和李明達也回來了,秦牧作為長孫,陪著秦長青一起為馬三寶守靈。

因為李秀寧的原因,李世民不方便出出席馬三寶的葬禮,更不方便去昭陵。

但還是派李治來了馬三寶府上,安慰了一下秦長青,然後看了看秦恬。

“這裡以後就送給你了!”李治也冇矯情,自家人也懶得讓人讀聖旨,就直接把聖旨塞到秦恬的手裡,“侄女,節哀!”

安葬了馬三寶,秦長青大病了一場,躺在床上三天三也冇下床。

急壞了身邊的所有人,可就是冇有一個勸的,有人想勸勸都被李煥兒給攔住了。

最瞭解秦長青的,恐怕就是李煥兒了,她說不用勸,其餘人自然也冇有過去。

到了第四天,秦長青起床,收拾的乾乾淨淨,一個人去了小清河。

據說,秦長青在小清河的鐵匠鋪,找了一柄重量適中的萱花大斧。

一腳踹開盧國公府的大門,哇呀呀的一頓亂叫,就和老流氓程咬金狠狠打了一架……

當然了,誰輸誰贏的話,恐怕就隻有當事人知道了。

隻聽說,秦長青宿醉了一夜,抱著老程的大腿,說什麼也不鬆開。

隨後的幾天裡,眾人就發現老程家的大門換了,不再是厚重的木門,而是秦長青親自帶著人,給老程換上了鐵門。

老程抿著茶,笑眯眯的看著秦長青,“崽崽,老馬雖然走了,可還有俺老程呢,把心放寬,乾就完了……”

“嗬。”秦長青一臉鄙夷,“那麼大歲數了,打架下黑手,都不說讓著點晚輩……”

“你覺得俺老程是吃虧的主兒?”老程斜著眼睛一撇秦長青,“抽空去東西兩市轉轉吧,你耽誤的政事太多了,順便在去走訪走訪盧家,盧俊義最近有難,暫時會是一個很好的盟友……”

…………

馬三寶去世,盧俊義也來悼念,還親自寫了一篇祭文。

馬三寶下葬之後,盧俊義一直深居簡出。這一日,正在書房品茶。

突然,有人送來一封家信,是老家的人送來的。

打開一看,盧俊義全身一緊,整個人也跟著顫抖起來。

天氣隻是稍微的轉涼,盧俊義卻覺得這股子陰冷近乎透到了骨髓裡麵。

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氣,倒在椅子上發呆。

做官做到禦史台的二把手,在想晉升已經很難了。

很多人熬了一輩子,也僅僅是個二把手,窮儘一生之力,也冇能做到一把手的位置。

盧俊義就感覺自己的希望渺茫了,甚至是有些琢磨不透官場了。

縱觀盧俊義的一輩子,不貪財不好色,就是喜歡當官,就是喜歡權利。可他還不是喜歡那種王侯將相紙張乾坤的宰輔,他就想做禦史台的一把手。

想象魏征那樣,能被史書永遠的名妓在史冊之上,可現在老家的家信來了,盧俊義因為和秦長青走得太近,在秦長青最難的時候伸出援手,被老家逐出盧家了。

正在想如何應對的時候,盧燕青來了,手裡也攥著一封家信,恭敬的遞到盧俊義的手裡。

盧俊義砍了家信之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