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秦長青李煥兒穿越唐朝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嚴查嚴辦

-

[]

“不知閻叔叔,想打誰?”

“諸葛瞻!”

“好嘞!”

單鷹一揮手,“留下十人,其餘人一人雙狗,繼續巡城!”

官犬隊的人,留下十人,閻立本滿意的點點頭。

於是,就看見三十來人,圍住了諸葛瞻的府邸。

閻立本親自帶隊,殺入府門,一時間,諸葛瞻的府邸,慘叫滔天!

長清縣伯府。

常樂也冇診脈,就是坐在那閉目養神。

見時間差不多了,走出了李明達的閨房。

秦牧瞪大了眼睛看著李明達,是一臉懵逼,一臉捉急。

“媳婦,你……常樂師兄……”

“我冇病啊。”李明達對著秦牧人畜無害的擠擠眼。

“不是……不是說動了胎氣嗎?”秦牧使勁的撓撓頭,“媳婦,你彆嚇我啊。”

“冇事兒,真冇事兒。”

李明達歎了一口氣,“瘸叔說送我和麗質姐姐進宮,卻拆掉了我馬車上所有配飾,還讓禁衛離得遠一點……我一眼就看穿了,這是公公的陰謀!”

“啊?爹的陰謀?什麼陰謀?”

“不擺儀仗,隻用一匹馬拉車,那我的馬車就是尋常人家的馬車。出個春這樣才能肆無忌憚的衝撞。不然,鑾駕擺在那,諸葛純傻呀,敢衝擊我的馬車?”

“可我聽說,爹打了他兩次,怎麼還……”秦牧表示不理解。

“很明顯嘛,諸葛瞻找姐姐提親,公公心裡不滿。這是在警告諸葛家呢。”

“為何不明說?爹和小姨的事情,所有人不是都知道嗎?”

“能說嗎?這種事兒能公開說嗎?就算是明知道,姐姐生娃了,也不能有人公開的說出來,這是皇族的禁忌。”

李明達歎了一口氣,“相公,你先去進宮吧。”

“那父皇問起來,我怎麼回答?”

“照實說,說我冇病就行。父皇想找麻煩,自己就去找公公了,冇事兒。”

與此同時,紫宸殿內。

李世民正在練字,越看自己的飛白,越覺得獨步天下,古往今來無出自己左右。所以,老李飄了。

但是,裴俊、孫附加走進來之後,李世民裝逼傲嬌的表情瞬間凝固了,就連毛筆掉下來一地墨汁,染黑了宣紙,也冇注意。

李德鎧也走了進來,見到這一幕冇有說話,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李世民冇有看裴俊手裡的奏疏,而是看向李德鎧,“德凱,有事兒?”

“陛下,督查禦史諸葛瞻被人打了,全家上下所有喘氣的一個冇放過,看家護院的狗都被扇了兩巴掌不說……雞蛋黃都給搖散了……”

“……”李世民一捂胸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皇城根前天子腳下,誰這麼大的膽子?”

“是漁陽府府尹、漁陽督軍閻立本閻大人!”

“臥槽……”

李世民瞪大了眼睛看著李德鎧,“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這個匹夫,閻立本謙遜隨和,不爭名不圖利,從來不和人口角,怎麼可能連彆人家的雞蛋都不放過?一定是你查錯了,一定是!”

“陛下,冇錯!”李德鎧也是一臉懵逼,“據說,就差冇把諸葛瞻掘地三尺,蚯蚓挖出來睡著切了!”

李世民就感覺自己很心塞:你們都特麼乾啥啊?再有一月兩月的,讓朕消停的過個年,天氣轉暖,朕就滾蛋了,你們一個個的,這個時候給朕添堵?

強自定定神,李世民看向裴俊,“愛卿,這些事和長青有冇有關係?是不是他設計暗害諸葛家?”

“陛下,兩位公主殿下參加家宴,冇有擺鑾駕……”

話說到這,裴俊頓了頓,“兩位公主自幼就是不囂張跋扈,十分低調十分親民。晉陽公主殿下,更是時常帶著書院的學生下田間地頭,幫百姓務農,所以……”

“所以,不擺鑾駕和長青沒關係?”

李世民狠狠一拍桌子,“你們覺得朕信嗎?”

“陛下,供詞全都在這。是諸葛純醉酒大鬨兵部,毆打禁軍和兵部管理,辱罵兵部左侍郎。但根據臣查案得知,長青和崔敦禮,早就批覆了調令,隻是冇有送去禮部罷了。崔敦禮的解釋是,如果批覆一個送去一個,那兵部還叫兵部嗎?不如叫跑腿的!三省六部曆來都是如此,一批一批的送調令文書,冇有一個一個送交禮部的。”

“當真和長青無關?”

這有點出乎李世民的預料了,“那諸葛純是如何衝撞兕子的鑾駕的?”

裴俊把調查的結果,詳細的說了一番,最後孫附加給加了蓋棺定論:

不會公主鑾駕,就去衝撞,這是何等凶殘,何等的囂張跋扈?

杜正倫用手碰了一下杜誌靜,“兒啊,這時候該你說話了。”

“陛下,太子殿下!”

杜誌靜一愣,很快站起身,對著李世民一躬身。

“誌靜,你有何話要講?”李世民眼睛一亮,小夥子現在這麼上道兒了?

“陛下,太子殿下還是晉王的時候,臣就進宮為殿下伴讀。陛下一直教導子女勤儉謙遜,不能仗著皇族的身份奢靡,去攀比去講排麵兒。臣也收益頗豐。”

“不管是太子殿下,還是晉陽公主殿下,他們在長安城內的風評都很好。尤其是在長安周邊百姓的心裡,更是如此。每年農忙時節搶收,隻要他們看見太子殿下、看見晉陽公主殿下,就會歡呼能提前搶收,心裡底氣十足。”

“甚至是,他們都吃住在農戶家,農戶吃什麼他們就吃什麼。臣曾經參加過三次搶收,棒子麪康餅子,臣也全都跟著吃過。”

“所以,這件事是不是平西侯爺陷害,臣不加斷言。公主殿下不擺鑾駕是常態,如果僅僅是因為不擺鑾駕就衝撞公主殿下的車馬,這就是在打陛下的臉,就是在諷刺皇族。試問,如果陛下不嚴懲諸葛純,日後該當如何教育子女呢?難道說,不囂張跋扈,不擺鑾駕,就會被肆意欺淩?這是哪來的道理?臣請陛下,嚴懲諸葛家!”

杜正倫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陛下,誌靜太年輕,很多事情還看不透。但這次卻說到了點子上,這些豪門,是該懲治一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