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秦長青李煥兒穿越唐朝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狼行千裡吃肉

-

[]

長孫濬和長孫淹看到之後,徹底驚為天人。

想不到秦長青在教學方麵,還有如此之遠見。

“長孫淹,我再送你八個字,作為北大書院的校訓。”

秦長青運筆如神,婉若遊龍:博學、審問、慎思、明辨!

這八個字,出自《中庸》,和少年誌簡直就是絕配。

原文是這樣的寫: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

大概意思就是,博學多才,就要對學問詳細地詢問,徹底搞懂,要慎重地思考,要明白地辨彆,要切實地力行。

老祖宗們是很智慧的,很早很早以前,就把學習歸類成了五個方麵,不管是學習書本知識也好,學習某種技能也好,都得經過反覆訓練才能完成。

“有弗學”的意思是要麼不學,學就要學會;如果學了還不會,“弗措也”,也就是說絕不放棄。這段話,不是對天才,而是對一般人說的,聰明人一下就學會,你就學一百下,聰明人十次能學會的,你就學一千次。隻要有這種韌勁,開始哪怕遲鈍一點,會變得聰明的;開始柔弱的人,也會變得強壯有力。

某人說過,天才就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下一句是但那百分之一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

這句話就被人扭曲了,搞成了毒雞湯,還用魯迅先生作比喻,說什麼先生隻告訴我花錢使人快樂,卻冇告訴我賺錢的方法。

賺錢的方法需要教嗎?隻要你他是肯乾,雖然不會身價千萬,至少養家餬口不為生活所迫還是可以的。但凡你和毒賭不共戴天,你都能賺到錢,無非就是多少罷了。當然了,倒不是我不提黃先生,你們都懂!

秦長青之所以說這八個字,值得就是努力和方向,如果方向不對,再努力也白費。

真正能成功的人,往往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堅持把一件事做好。

無論,這世間有多大誘惑,無論彆人的人生路有多精彩,他始終隻堅持自己的夢想,堅持自己想走的路。一個人,對自我的定位越清晰,便越容易成功。因為,方向對了,才能事半功倍。

所以,這也是秦長青讓長孫淹建書院的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理論和實踐集合,培養人才就要培養文武全才,而不是重文輕武。

秦長青不希望大唐以後走宋朝的老路,人人都甘願做之乎者也的奴隸,而非全才、大才。

曆史上,長孫淹這個人還是可以的,人品好,話還少,最後少有的善終之人。

長孫淹站起身,正了正衣襟,然後雙臂抬起,對著秦長青深深一躬身,“謝侯爺教誨,謝侯爺提攜!”

“做縣令嘛,就好好做。把政績什麼的全都做足了,給你表弟看看,你們家不是所有人都眼睛死死的盯著權利,外戚其實也要高調一點,你看我,該高調的時候,我絕對不低調。”

“侯爺。”長孫淹一愣神,“您的意思是讓我走之前……”

“你說呢?能不去嗎?”

“可表弟對我們家誤會頗深,我怕……”

“親表兄,哪有那麼隔膜?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外戚其實也有外戚的用處。真到了關鍵時刻,還得是自家人向著自家人。你表弟有難,你會站在原地看著,給彆人加油助威嗎?”

“那倒不會!”長孫淹撓撓頭,尷尬的笑了笑,“隻要冇人攔著,我肯定衝在最前麵!”

“你放心,真到了那時候,你爹不會攔著你的。大是大非,你爹分的最清楚了!”

話音剛落,長孫濬和長孫淹就瞪大了眼睛,一臉不相信的看著秦長青,很難得,從秦長青口中能說出來長孫無忌的閃光點。

“行了,該說的我都說了,該做的我也全做了,能走多遠看你自己的了。有本事的人,到哪裡都有本事。狼行千裡吃肉,狗行千裡吃屎,是狼還是狗,全憑個人本事。”

秦長青端起酒杯,“賢弟,右領軍和兵部最近事情頗多,我就以此酒,為你壯行!”

長孫無忌回府了,一直坐在後堂,前堂說的話,長孫無忌全都能聽見。

尤其是秦長青的做派,感動的長孫無忌一塌糊塗,有那麼一瞬間,長孫無忌都想衝過去,僅僅拉住秦長青的手,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咱倆,講和吧!

可最終,長孫無忌放下了自己的衝動,站起身,抖了抖衣服,對著下人招招手,“準備一罈五糧醇,在來一直臘鴨、一隻臘鵝,老夫要去申國公府。”

申國公府。

秦恬被禁足之後,就一直關在這裡。

說是禁足,其實秦恬想去哪依舊去哪,高士廉壓根就不管。

秦恬今天是女扮男裝,進門之後就挽住了高士廉的胳膊,“爺爺,我拿了武考的第三名!”

“好好好!”高士廉滿麵笑容,“和你爹孃說了嘛?”

“家裡冇人。”秦恬無奈的聳聳肩,“孃親還在青州府冇回來,大娘她們去驪山風景區探望母後了。秦毅爺爺和瘸爺爺正在收拾行軍的物品,說爹爹快要出使吐蕃了,要提前把一切用度都準備好。爹爹對生活的要求高,一件都不能不妥當。尤其是肉食,在路上除去打獵,還要自備些肉食和蔬菜。”

“他?”高士廉一臉鄙夷,“知道的他是出使吐蕃,不知道的一位是吃喝玩樂去了。當年我攛掇他去西州的時候,這個瓜慫也是一堆的屁事兒!”

“爺爺,小姨……不是,嫂子說,當年爹爹出海遠征之後,就留下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兩軍陣前不再有武將會晤了,是真的嗎?那我和高琁去了東北,如果真的帶兵打仗,也不能陣前單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