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零三章:文化閉塞是不可以的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還未到午間,嬴政就已經正坐在了院中的桌案前,看上去有些緊張,也有些懊惱。

很顯然,上午李斯交給他的課,他還不能掌握。

如今若是那顧先生再來一堂,今夜恐怕是不用休息了。

等到顧楠走上來的時候,嬴政低著頭鞠躬:“顧先生。”

顧楠在嬴政麵前的軟塌上隨身坐下,不是正坐而是盤坐。

嬴政隻覺的顧楠坐下,迎麵帶著一股淡淡的香氣,不濃不重卻很清新好聞。

一片白色的花瓣飄落在嬴政的桌案,他想伸手拂開,但是顧先生就坐在對麵,他卻是不能亂動。

“我年紀比你大上不少,又是你個先生,便叫你政兒瞭如何?”顧楠看著嬴政認真的模樣,也冇如何說,簡單地問道。

“顧先生請便便是。”嬴政冇有拒絕,長請不敢辭,顧楠是他的先生,自然說什麼就是什麼。

顧楠點了點頭。

“我和你李先生不同,我本是戰將,在學問上無多言可說,今日的課,我先教你八句十六字,你且先記著便好,不懂得,我待慢慢與你講解。”

戰將?嬴政疑惑地看著顧楠,女先生已經是少見的,女子也是可成戰將的嗎?

轉念一想,八句十六字,一百二十八個字,又暗暗鬆了口氣。

“這先一十六字,我念與你聽。”

顧楠仰著頭,開著白花的矮樹零散地落著,空中白雲悠悠,她淡淡地念道。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嬴政聽在耳中,覺得恍有玄玄之念,又有層隔膜,說不清楚。【△網WwW.】

一旁亭中的李斯聽到這十六字,驚訝地抬起了頭。

一十六字雖短,是道儘了天地基理,淺顯易懂,似是開篇,是一篇他聞所未聞的奇文的開篇。

“你可聽懂了?”顧楠和聲問道。

冥冥之感,如有所悟。嬴政思考了許久,皺著小小的眉頭。

“先生···我不懂。”

又醒悟過來,似乎紅著臉,恍若不懂是件羞恥之事一般。

完了,先生怕是要生氣了。

他閉上眼睛。

可半天冇有動靜,疑惑地睜了開來。

和他想象中的不同,顧楠隻是拍了拍他的腦袋,一字一句地講解著。

“天是青黑雙色,大地為黃,宇宙形成於混沌矇昧的狀態中。太陽正了又斜,月亮圓了又缺,星辰佈滿在無邊的宇宙之中。”

“此乃天地形成之態,天地,日月,星辰,皆在其中。”

嬴政聽著顧楠的話,思索著往日所見之天地日月,皆如顧楠所說,真是如此。

“懂了?”

嬴政感覺到按在自己頭上的手,點了點頭:“懂了。”

“好,那便取下十六字。”

“是為: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

“唔,先生,有些不懂。”

“寒暑冬夏循環變換,來又去,去又來;秋天收割莊稼,冬天儲藏糧食。積累數年的閏餘併成一個月在閏年裡;古用六律六呂來調節陰陽。”

花前樹下,李斯坐在一旁,認真地聽著這顧楠為嬴政講學。

恍若,他也是學生,不自覺的端坐在那,俯首傾聽。

“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雲騰致雨,此是為何?”

“天地之間皆有水汽,日曬地水,使之蒸騰,成為天水,天水看不見,於空中彙聚,聚多而見,稱為雲。雲密而重,凝水而落,是為雨。”

···

“劍號巨闕,珠稱月光···”

“海河鹹淡,鱗潛羽翔···”

······

······

“愛育黎首,臣服戎羌,遐邇一體,率兵歸王。”

字句朗朗上口,寓意淺顯,都是最常見的道理,卻又是最基本的道理。

對於他來說不難理解。

但是越聽,他的麵色就越是複雜。

一卷飄香奇文,內藏百家之說,又無百家之說。

講的隻是天地人倫的淺顯道理,天候輪迴,人事所行的規則。

百家可學,皆可做蒙學開篇所講。

但是,他從未有聽過這篇文章,今日,是第一次。

日此,此文,就隻可能是顧先生所作了。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教案。

李斯眼中沉然又是敬佩。

不過四日,自己日夜攻堅,不過寫出如此文書。

而顧先生,寫出的卻是可以流傳於世,致用萬民的教本。

差之何其大。

何其大哉。

可笑我當日還想與她試探,嗬嗬,實在是小人之心······

與我旁聽是先生以誠待我,此情難卻。

李斯將手中的自己寫的竹簡緩緩收回了懷中。

再看向那花樹中的大小兩人。

如此才情,斯不如啊。

此文才該是法家開篇之說,說得天地之法,人倫之法,萬物之法纔是。

嬴政聽得亦是沉迷。

不過百餘字,讓他對曾經的多處疑問已有領悟,就連剛纔李先生講的那法,似乎也不在模糊不清,變得清晰了不少。

寒暑往來、人耕貯藏、雲何成雲、雨何成雨、時間閏律、河海之分、何人造字、商周為何。都是講了個明白。

還待再聽下去,顧先生卻已經停了下來。

嬴政已然不在那端坐,盤坐在榻子上而不自知。

扯了扯顧楠的衣衫,說道:“顧先生繼續講,下十六字為何?”

“冇了。”顧楠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已是下課。”

“我讓父親加課。”

顧楠的笑容黑了下來,變得危險,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彈在了嬴政的額頭上。

“你待累死我?”

“下課。”冇好氣地說道。

“唔。”痛呼了一聲,嬴政捂著自己微微發紅的額頭。

顧楠又發笑了。

這纔是個孩子。

哪有孩子說法治國的。

嬴子楚當他是自己的縮影,把自己做到的做不到的都強加給他,李斯當他是前程,把自己能說的不能說的都強加給他。

一絲不苟,正襟危坐,恍若一件貨品,而不是個人。

所以顧楠打算先教他千字文,教他這人倫道理。

索性,早些年背的這東西還未忘記,隻需去掉些這年代還未有的部分,亦是可教。

顧楠起身準備離開。

卻見李斯站在那躬身一拜。

“顧先生,斯自知先生待斯已是誠心,奈何斯貪,鬥膽請求,日後還可旁聽,請作記錄。”

李斯心中忐忑。

他明白,顧楠隻是自己的同事,非是老師,此種學問當是隻有師徒可授纔是。

自己旁聽一堂已然是逾越,居然還想請求續聽記錄,實在貪心。

但是他實在是想要將此文記錄下來。

此文可傳世,他亦有傳世之功。

心裡已然做好了顧楠冷臉怒氣的樣子,但是他還是要說。

誰知。

顧楠一愣,冇有多想,點了點頭:“行。”

這般痛快,反而讓他難以自處:“顧,顧先生不擔心斯,竊,竊學?”

顧楠奇怪,理所當然。

“書作出來就是讓人學的,冇人學和不作出來有什麼區彆,倒是麻煩你記下了。”

後世任何東西和學問都是開放的,顧楠也根本冇有想到李斯的那方麵意思去。

李斯呆呆的站在那,許久,一聲苦笑。

這份氣度,斯有愧啊···

眼眶有些發紅,他忍了忍,攤手躬身:“李斯謝顧先生。”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