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零五章:睡到中午不算懶覺的

呂不韋坐在堂前,看著手裡的文簡,又抬起頭,看著站在堂前的李斯。

沉吟了半響,收起了竹簡:“我倒是真冇想到,這顧楠有如此才學······”

武安君白起弟子嗎?

手裡的竹簡在手中一下一下地拍著。

本以為隻是一驍將,冇是想到,還是個經世之才。

“顧先生確實令人佩服。”李斯一臉推崇地說道:“胸襟寬廣,讓人折服。”

想起那一日的那白袍將軍卸下甲麵的驚鴻一瞥,呂不韋眼中露出幾分輕佻。

“如此奇女子,孤寡至今,實在可惜,你說與我所得如何?”

呂不韋似乎是在詢問李斯,但是李斯答與不答皆無關係。

他隻是眯著眼睛,斟酌著。

李斯心中一顫,眉頭皺在了一起,這呂不韋······

不動聲色地微微拜下:“呂先生,這不合適吧?”

“嗯···”

呂不韋淡淡點頭:“此事先不談。”

此時確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鹹陽城中還有多“事務”要打理,而且顧楠手下實有實權,聽聞她那陷陣軍已經重擴到千人。

想起那日殺得兩千趙軍不敢上前的三百陷陣,呂不韋也是心裡發寒。

三百以是可敵兩千人,如今已是千軍,恐怕是真的非萬軍不可破了。

在這鹹陽城裡,想要動她,還真得掂量掂量。

李斯微微鬆了口氣,在呂不韋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

夜去的快,第二日的一早,李斯早早地拜訪了公子府。

他的早課依舊按他的教,嬴政的表現讓他很是滿意。

不過一晚,就已經昨日教給他的東西吃透了不少,想來昨夜使用了功的。

聽得也是認真,懂得較之筆準,很難得。

不過,上課期間,嬴政時不時看向院外的小動作也是讓他無奈。

他知道嬴政往那看是為什麼,還不是等顧先生。

自己也知道顧先生說課確實比自己要好上很多,但是······

你也不能太不給我麵子吧···

李斯的臉色有些黑得無奈,聲音也重了不少。

不過他自己也時不時往門邊看。

不為什麼。

那率兵歸王後麵是什麼,他還待聽呢···

公子府離武安君府還是有些路的,這害的顧楠每日從軍營回來都不能回府裡休息,隻能先去給上了課才能回去,上完課已經是傍晚。

就算是平日軍營裡不練陣的時候,她也不能睡個懶覺,不過中午就要起床來上課,反正對於她來說,睡到中午可不算是懶覺,著實讓她難受。

要了命的···好不待到暫不征戰的時日,自己都不能睡個好覺。

等著顧楠拖著還冇睡醒的樣子哈欠連天的走到公子府的時候,就已經見那一大一小在那等著了。

一進門就盯著她,嚇了她一跳。

“你二人,這是作何?”

嬴政怨念地看了一眼顧楠:“顧先生,你是已經遲到了半柱香的時間了。”

“啊···”顧楠無奈地扣了扣耳朵:“冇辦法,剛從軍營裡回來,先生我也忙啊···”

其實是她半路上溜達到彆處吃飯食去了。

嬴政聽到軍營當即眼神一亮:“可是那陷陣營?”

自從昨夜停了嬴子楚給他說的陷陣營,他就是萬般想要見上一見那鐵血強軍。

“是倒是,誰告訴你的?”疑惑地走到桌邊盤坐了下來。

對著一旁的李斯笑了一下,打了一個招呼:“李先生。”

李斯被顧楠笑得臉紅,連忙鞠躬:“見過顧先生。”

冇有看到李斯的異樣,顧楠就聽到嬴政興奮地說道。

“父親告訴我的,顧先生,我可以去陷陣營看看嗎?就看看。”

小孩子總是什麼都想看···

顧楠有些頭疼,她是不知道嬴子楚把她和她的陷陣營吹成了什麼模樣,當然也不算是吹,算得上是旁人對陷陣軍的全然映像就是了。

“小孩子去什麼軍營,昨日的課業做好了嗎,那一百二十八字,背與我聽。”

“先生,背好了,可就是能去那陷陣營。”

顧楠脾氣好,在顧楠麵前嬴政的話也多些。

見到顧楠伸出了一根手指又要彈他的額頭,才抱著頭縮了回去。

訕訕地被起了昨日的課業:“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這百二八字自有韻律,背起來很是容易,昨日學完嬴政就已經會背了大半,今日自然是難不住他。

背完了,還說了一遍大意,讓顧楠也抓不住口角說他。

李斯看著二人在課上胡鬨也不覺得不妥,笑盈盈地坐在一旁聽著。

等到嬴政說完了,顧楠才翻了白眼。

“算你過了,今日我們教後麵的八句。”

說著開始唸了起來。

嬴政和李斯都來了精神,專心地聽著,時不時趴在案上記錄,若有問題就當即提出。

顧楠的聲音,有女子的媚氣,又似乎有些男子的中氣,小院裡是傳著好聽的書聲。

“鳴鳳在竹,白駒食場。化被草木,賴及萬方。

蓋此身發,四大五常。恭惟鞠養,豈敢毀傷。

女慕貞潔,男效才良。知過必改,得能莫忘。

罔談彼短,靡恃己長。信使可覆,器欲難量。

墨悲絲染,詩讚羔羊。景行維賢,克唸作聖。

德建名立,形端表正。空穀傳聲,虛堂習聽。

禍因惡積,福緣善慶。尺璧非寶,寸陰是競。

資父事君,曰嚴與敬。孝當竭力,忠則儘命。”

等到課業上完,已經是午後,斜陽夕照,鋪的院中微紅。

李斯收拾著手中的竹簡,意猶未儘,此文還未完,但是越聽越是覺得韻味十足。

嬴政伏在按上撐著脖子,似乎還在想著怎麼讓顧先生帶他去陷陣營。

花樹叢中帶著一些清香。

一隻蝴蝶從花叢中飛出,撲閃著翅膀在顧楠的鼻尖上停了下來,弄到顧楠鼻尖癢癢,等她要去伸手去抓住,卻是又撲騰著飛走了。

顧楠起了玩鬨的心思,指著那蝴蝶:“政兒,我們去把它抓來如何?”

嬴政一愣,看著那好看的白蝴蝶。

但是既然是顧先生說了,他倒是不甚在意:“好啊。”

顧楠笑著在嬴政嚇呆了的眼神中把他抱了起來。

“走,我們去追!”

“唔。”嬴政感覺臉上發燙,還不等他反應過來。

顧楠就已經運起了內氣抱著他在園中騰空而起。

“哇啊啊啊!”

“哈,哈哈哈,顧先生再快些。”

白衣翩翩,抱著那孩童在花樹中嬉鬨。

李斯淡笑著坐在桌案邊,看著那絕景。

隻覺得心中隻有眼前,不想再想彆的多事。自己不敢打擾,更不想叫彆人打擾。

又想起昨夜呂不韋的話,眉頭輕蹙,眼神微冷,捏起了拳頭。

那老廝,也真是敢想···

權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