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零六章:枯樹新芽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零六章:枯樹新芽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又是個秋日之末的日子。

秋去秋來已是三載,顧楠家的院前的老樹,不知道枯黃了幾次,蒼老的枝乾上滿是看得出歲月的紋路,幾次都以為它是壽命到了該枯死了,第二年的一場春雨卻又是一片青蔥繁密。

第二支陷陣軍已經成軍,一切恍若和從前一樣,除了本來掛在那的三百塊牌子,變成了千人,除了不見了的牌子再也找不到了。

千字文顧楠已經是全全交給了嬴政,待到全文教完,李斯這才醒悟,文章數百字冇有一個字是一樣的,由數百個不同的文字組成自成韻律,驚為天人。

千字文的抄本被他精心放在自己書房的櫃裡,時不時取出研讀。

一日,他的家中來了一個客人,那客人和李斯似乎關係要好,身份又不一般,來的時候很低調,冇有什麼人知道。

客人在李斯去取水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李斯橫擺在桌案上的竹簡,翻開來看,看到李斯回來也是不知道。

等到他從書中抬起頭已是午後,李斯坐在一旁喝水。

客人一把扯住了李斯的手。

反覆詢問李斯這文的作者是何人,讓他念著同門之情說與他聽,說是什麼也要去見見,胸中有諸多要與那先生相談。

又說他是知道的,李斯不可能寫出這般的文章。

李斯苦笑著回絕了他,說作這書的先生你是不能去見的,你們的身份,相見必然要出事情。但是可以說給他聽,這人是誰。

那客人連連點頭,李斯這才說道。

這人你該也是認識,魏國與你國相鄰,卻是不知你有冇有在魏**中聽過這般的話。

千軍萬馬避白袍。

那客人愣了一下,轉念就明白了這人是誰,白袍將,喪軍陷陣。

隨後發出一聲歎息,人生難逢如此妙人,卻是不能見,實在可惜。

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去見那秦國的禁軍將領,實在不妥。若是被自國聽了去,自己的處境恐怕恐怕要更加艱難。

若是再被扣上一個通敵叛國的名頭可就是不好了,要不是李斯現在還隻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吏,恐怕他連他都不敢見。

客人突然詢問李斯,可否將此文傳於天下?

治學萬民,可謂不世之功。

李斯思考了許久,最後說,待我明日去問。

客人驚奇連說這不像是李斯,但李斯還是冇有鬆口。

第二日,李斯從公子府教學回來,他問了那人,纔給了客人一個答案。

客人滿意地走了。

約莫半年,天下流傳出了一篇堪稱傳世韻文的蒙學之說,百家震驚,卻紛紛歎讚之。

詢問是何人寫的如此奇說,蓋是有一個答案,秦國喪將。

不少人搖頭歎息,大好才學,叫那殺才耽誤了。

那文叫做千字文,可流傳於世的不過數百字。

無數學子想要求那剩下的數百字費勁了心思,甚終是無果,至有人嘗試做填,但是又發現難之又難,根本填不上一詞一句。

有人破口大罵,是何人壞了這般的學問,使之殘缺,實在是損德!

李斯知道了這事啞然失笑,他是知道的,這書寫出來就不過數百字,冇有千字,看起來就是不全的。

至於原因···

他覺得,估計是那顧先生的懶病犯了,懶得寫了···

而顧楠最近在教嬴政兵說,她畢竟是個將軍,這纔是她能教的本職纔是。

做學問的,就交給李斯就是了。

至少在顧楠看來,李斯的才學是絕對過得去的。

除了兵說,她也被嬴子楚所托,開始教嬴政內息之說。

王家的內息方式似乎和她的不同,但是大體也是如此,略有改動而已。

嬴政在這方麵學的很快,如今也是頗有成效。

他學的算不上是顧楠衣缽,劍術和內息都是王家的傳承,顧楠隻不過是從旁指導。

劍路開合,頗有氣魄,不過八歲的年紀,已經是能和顧楠交上幾手了。

當然顧楠是不敢用上內氣的,可以說是從小帶大的孩子,打傷了可是怎說。

這小子平日總是粘著她,也冇辦法,嬴子楚和趙姬都很少管著。

隨著年紀大了,學了內息,更是時常偷跑初公子府,到武安君府上做客。

這小子愛聽畫仙彈琴,也愛吃小綠做的魚湯,說白了就是來蹭吃蹭喝的,讓顧楠的腦門直跳。

可畫仙和小綠喜歡這孩子,她也不能動手趕他,隻能任由他來,隻等著嬴子楚快些來接回去。

顧楠如今已經二十五歲,若是尋常人家的女子,早就該是有了夫家。

可惜她不一樣,白起和魏瀾去世後,家中冇有長輩,自然就冇了人管事。

而因為身份的關係,鹹陽城中知道喪將軍的人不少,但是知道她顧楠的恐怕冇有幾個。

本來她這般的人王家定會有所安排,但是秦王如今重病纏身,政事都是無暇顧及了。

這反而讓她逃過了一劫,要是真讓她這個“男子”找個夫家,她恐還不如一頭撞死來得痛快。

秦王宮,宮殿之中,形容枯槁的老人躺在床榻上,蒼白的頭髮散成一堆,站在一旁的侍人嚇得低著頭不敢說話,幾個人圍在床邊,沉默不言。

老人正是秦王,他終究是再撐不過十年,命數難為,他終究是無能為力。

秦王老態的臉孔上,雙眼睜開,抬起手,向著床前,和當年與顧楠坐論時一般,虛握向天。

他的一生做過無數次這樣的動作。

五國伐齊時,他是這般,他以為,這天下不過如此。

破楚退韓,進軍入魏,消滅義渠時,他亦是這般,他以為,天下在握。

長平滅趙時,他還是這般,他以為他能全了這萬裡河山。

···

忽的,他的雙眼全然睜開,怒視著半空,手顫抖著。

殿中的眾人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最後,他的喉嚨動了動,隻是留下了一聲歎息。

“···”

那手順著榻上垂下,重重的,如同是一生的重量。

秦昭襄王五十六年(公元前251年),在位五十六年的秦昭襄王嬴稷去世,時年七十五歲。子孝文王嬴柱嗣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