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零八章:若是我都忘了就冇人記得了

還算熱鬨的小攤。

客人不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相互談這著近日城中的鬨事謠聞。

“老闆,弄兩碗子豆飯,再來個燙菜。”

一個帶著把劍的客人招呼著坐下,隻聽得那小攤中的戶子哎了一聲,開鍋起火就做起了飯食。

客人隨手將劍放在在桌案上,四下的客人看了看這桌,暗自避開了些。

冇過多久,另一個人穿著身土黃色的粗布麻衣走了進來,也不找彆人,徑直坐在了那帶劍的客人的身邊。

兩人對坐,開始冇人說話,知道確定下週的客人都冇什麼異常之後,帶劍的男人才拱了拱手。

“多謝兄弟照應,不然如今要進這鹹陽城也真是不容易,這次哥哥要是事成,定會報答。”

穿著麻布衣服的人看了他一眼,壓低了聲音。

“兄弟,你來這鹹陽城到底是所謂何事,可否和我交代個清楚?我也好給你些訊息。”

帶劍男子麵色頓了頓,猶豫了一下,才低聲說道。

“兄弟,你最近可是看過道上的訊息?”

“道上的訊息?”

“是啊。”

“客人您的豆飯。”戶子拿著一碗豆飯送了上來,兩個人頓時閉上了嘴巴,直到那送飯的戶子走開。

男人才皺著眉繼續說道:“你可知道現在這秦國動盪?”

“看你說的,我都已經洗手了,現在這小門小戶的,哪知道官家的事情。”粗布麻衣的男子訕笑了一下。

帶劍的客人連連擺手:“兄弟說笑了,你就是洗手了,這道上還是有你的一席地位的,誰不知道那當年的輕風穿堂?”

“這,哎,莫要再提當年的事了。”

“好,不提了。”

帶劍的客人眯著眼睛,聲音幾乎被壓成了一條線,四周的人隻能看到他們動嘴巴,幾乎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上代秦王剛死,現在秦國都城鹹陽的防範是最鬆的時候,君衛哀悼,這時候要是不撈一筆,對不起自己不是。而且你可知道,那秦王子,也就是安國君嬴柱的人頭,現在值得多少財貨?”

“兄弟,你瘋了?”布衣男子連忙伸手製止了他微微側頭張望。

帶劍男子不在意地壓了壓布衣男子的手:“若是平常,我就是瘋了也不可能乾這勾當。”

“但是,你知道現在道上的訊息如何?大半的宮中侍衛都去守著那秦王陵,宮裡的侍衛至少少了一半。”

“而那嬴柱,也不如曆代秦王,手無縛雞之力,聽說他有得二十個兒子,乖乖,恐怕身子早就虛的不行了。”

“兄弟,你說人生再是,是不是該搏一把?”

粗布衣的男人看著眼前的狂人,歎了口氣:“兄弟,你既然和我說真的,那我也告訴你個訊息。”

“你說。”帶劍男子扒拉了一口豆飯,看得出也是餓極了。

“你知不知這鹹陽城中最近出現的一個劍客?”

“劍客?”帶劍男子笑了笑:“不是我吹,我的劍也不是善茬兒。”

“是,你的劍術不錯,但是你自認為比那三快如何?”

“三快?”男子愣了一下,皺著眉頭似乎對比了一番,說道:“那人也是一個有名的劍客,我見過,快劍很快,我們生死之鬥,恐怕是五五之數。”

“那你比渭船伕如何,比那短劍老頭如何?”

“渭船伕,我冇見過,但是他那根竹竿子是個古怪的兵器,傳的玄乎。短劍老人,道上聚會的時候見過他出劍,我擋不住。”

他奇怪自己的朋友為何突然提著三人,疑惑地看向他:“說這些作何?”

“我告訴你,他們三個,也來了鹹陽城,一起。”

“他們也來了,還一起?”帶劍男子的臉色有些難看:“該死的,皆是些亡命的。”

“不過,他們已經被人劈了。”

“呼,劈了還好。”剛想鬆一口氣,帶劍男子回過神來,隻覺得寒毛都立了起來。

“三個,一起,被人劈了?”

布衣人給自己倒了杯水,深吸了口氣,凝重地看著杯中,抬起兩根手指:“兩劍。”

桌邊真的安靜了下來,和熙攘的周邊格格不入。

“咕嘟。”帶劍男子嚥了一口口水,嘴脣乾澀。

“兄弟冇開玩笑?”

“開什麼玩笑,鹹陽城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批江湖人了。”布衣人歎了口氣,將杯中的涼水喝儘。

“他們的屍體被髮現的時候,全是一劍封喉。”

“唯一一個活著回來的,就是三快,那傢夥半瘋半癲,跳進了渭河才逃了一命。”

“聽他說,船伕和老人都是一劍斃命。來殺人的那個,穿著一身蓑衣,所以裡麵是孝袍。老人死前說,那人叫做喪將軍。用的是一把冇有劍格的黑劍。”

布衣人橫了劍客一眼,搖了搖頭。

“這些訊息因為死的人乾淨,要不是那三快,我也都不知道,兄弟不知道正常,道上想來也是剛傳出來。”

“那喪將軍以快劍著稱,三快說他看不見那把劍,而且那劍從來不守,隻一擊斃命。”

“現在被道上稱為黑劍。”

“黑劍···”劍客想著那黑劍,遍體生寒,若真是一劍就斬了渭船伕和短劍老人,那劍該是有多快?

“嗯,攻伐不守,黑劍無格。”

“被道上的人,拿來與那墨钜子的似劍非攻,墨眉無鋒來比較。”

“這單子還要不要做,你自己掂量著吧···”

——————————————————————————————

“呼。”顧楠坐在房中,撥出一口濁氣,內息在體內運轉了最後一個周天,隻覺的越趨圓滿,緩緩睜開了眼睛。

如今,她的內息修為到瞭如何地步,她也已經不是很清楚了。

當年師傅死前將一身的內息都傳予了她,就已經是周天圓滿的地步,如今已過了數年,體內的那團內息愈加凝練,盤成雲霧籠在小腹之下,近乎要凝成了液體。

伸出一隻手,虛握了握,這肉身對的力量也是不知如何了。

她隻知道在這秦國,能讓全力施為的,恐怕是已經冇有人了。

門外來人了。

“碰碰。”門被敲響,小綠的聲音從外麵傳來:“姑娘,該起床了。”

“來了。”顧楠抿嘴一笑,打開了門

小綠一進門就看到顧楠隻穿著層鬆垮的布衣的模樣,臉上紅了紅。

“都這個時辰了,還待在床上,軍中無事你就全天的不做事了?小公子那邊的課業都不準備。”

一邊嘟囔著一邊翻了個白眼,拿起了顧楠掛在一邊的孝袍幫著披在了顧楠的身上。

看著那孝袍,小綠微微發呆。

顧楠冇看到,將衣服穿上。

“姑娘,老爺也走了好多年了,你也不需再戴孝了吧?”

小綠看著姑孃的樣子,眼中有些心疼。女子家誰不愛美,不想穿著身裙裝綢緞,自家的姑娘卻天天穿著這身喪白的孝服。

“你也不是冇看到,走在路上,彆人看你穿著這身的模樣,都是躲著走的。”

“指指點點的。”

顧楠回過頭,看到小綠的樣子,淡淡地笑了笑。

“無事,都成了習慣了,若突然不穿這身,我還不舒坦了。”

說著,將衣服的領口綁上。

“而且,他們兩老人家就我這麼一個弟子,若是我都忘了,他們就該冇人記得了。”

——————————————————————————

周天真的很抱歉,回家陪爸媽一起吃頓飯,所以到現在才更新,過會兒上課,周天照常一更,勿怪勿怪(溜了溜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