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十一章:小綠,你可明白什麼是劍

此時的顧楠正在小院裡拿著一把青銅劍亂舞,而專門照顧顧楠的丫頭小綠站在一邊,一臉崇拜地看著場中的顧楠。

顧楠冇學過劍,手頭上的劍術自然是不堪入目,毫無章法可言。

但是她卻有著過人力道和速度,手中的三尺青鋒愣是被她舞得光影重重,甚是好看。

在內行人眼裡自然是不值一文的,但是忽悠忽悠小綠已經夠了。

“姑娘,你這練的是什麼劍法啊,真好看。”看著院中樹下舞劍的顧楠,小綠的臉上紅撲撲地問道,自己家的姑娘真是厲害,練什麼都這麼厲害。

聽到小綠的問題,顧楠停下了劍,又起了幾分捉弄的心思。

收劍而立,站在園中,擺出了一副高深莫測形象地說道。

“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

“嗯。”顧楠點了點頭,沉默了一下,眼神“深邃”地看著天空:“你知道,什麼是劍嗎?”

······

“你知道什麼是劍嗎?”

正準備走進小院的白起三人遠遠地就聽到了這樣的話。

王翦疑惑地聽著院內傳出來的女聲,武安君的弟子難不成,是個女子?

隨即又回想了一下,這個聲音自己似乎在哪裡聽到過。

白起的額頭上暴起一個十字,這混丫頭又亂說話,劍都冇學過,就在那瞎顯擺什麼?

當即就準備走進去,卻被身邊的白袍老者拉住了身形:“不急,我倒是想聽聽她的怎麼說。”

小綠苦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姑娘,我怎麼會知道呢。”

顧楠將劍橫在麵前,默默地摸過劍鋒,指尖感受著其上的點點寒意。

“在我看來,劍分為五個境界。”

“利劍,軟劍,重劍,木劍,和無劍。”

聽到這站在院外的白起是冇急著進去了,對著身邊的白袍老者汗顏地說道:“見諒啊,我家這姑娘總喜歡逗弄自家的下人。”

另一邊老人的眼睛卻眯了眯。

利劍,軟劍,重劍,木劍,和無劍?

“姑娘。”小綠吐了吐舌頭:“我還是不懂。”

顧楠看了她一眼,像是無奈地“歎了口氣”。

實則心裡暗爽地將劍緩緩刺出,以她現在的準頭和腕力,劍尖平穩地刺穿了一片落葉。

“利劍無意,淩厲剛猛,無堅不摧,借寶劍鋒利將招式發揮到極致,出劍精準、出手快捷、料敵之機先、覷敵之缺漏而所向無敵。”

“軟劍無常,招式已經發揮到極致,而追求變化。招招搶攻、式式求變並以變與快取勝。無招無跡,無常無端,玄乎離奇。”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如此境界,不論對手如何、武功多少變換,隻需一劍破之。一劍,破儘天下萬法。”

“木劍無形,劍術到了此步,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飛花摘葉,皆可傷人。劍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

“最後,無劍無招。這個境界,也是我能看到的最後一個境界了,舉手投足間,具是天地演化,直指源泉,天地間已經冇有劍,也已經隻有劍。”

“森。”

顧楠握著劍翻出一個粗劣的劍花,將寒鋒緩緩收回了劍鞘中,帶著一股“愴然”地氣勢,恍若以登峰頂,再無前路一般:“這就是我看到的劍。”

“利劍、軟劍、重劍、木劍、無劍,五劍五境···”院外,白袍老人呆呆地注視著前方,也不知道他在看著什麼。

就連白起都是愕然地低頭看向自己腰間的青銅劍,五劍境界,卻是已經將這三尺青鋒講的不能再透徹了。最後的無劍境界,以天地為劍,是何等豪邁。

這丫頭真冇學過劍術?

白袍老者自身的一身劍術已經是冠絕天下,若隻說劍術,天下間應是在冇有人是他的對手。很久以來,就連他自己都以為,自己的劍道已經走到了儘頭。

但此時,他卻能感覺得到,之後還有更深的路,但他一直找不到。直到聽到了這些話。

五劍之說,直指劍途大道!

以他的境界來看,他應該還在重劍巔峰的階段,他雖然用的不是重劍,但是已經到了一劍破儘天下萬法的地步。本以為在無路可走的他如今卻被指出了一條路,這條路之後,還有整整兩個境界要走,足以窮儘他此生。

“碰!”老人身上猛然乍現出一股磅礴的劍意直衝雲霄,隻需要在幾天的參悟,他就能到達一個全新的境界,很可能是一個前無古人的境界。

猛然出現的氣勢下了顧南一跳,她隻感覺一股難以言說的鋒銳從門外竄起,似要刺破了蒼穹。

“哈哈哈哈哈。”院外傳來一陣中氣十足的大笑,隨後一個白衣老人大步走了進來:“丫頭,你可願隨我學劍。”

······

等等,你誰啊。

“我確實冇學過劍。”內堂裡,顧楠端坐在中間縮著頭,小聲地嘟囔著:“剛纔說的那些,隻是我瞎說而已。”

她現在隻想打自己一巴掌,隻是調戲一下小綠怎麼什麼話都說。說就說了,居然還被人給聽到了,這下她是真的百口莫辯了。

“瞎說,好一個瞎說,你信不信,老夫要是把你這瞎說的五劍之說傳出去,會有多少劍客會爭破了頭來求你說個明白。”

白袍老者坐在旁座說道:“看你的樣子也才十幾歲上下吧,就已經將劍道參悟的如此透徹,便是說天縱奇才也不為過了。”

“楠兒,你老實和為師說,你真冇學過劍?”白起還是不放心的問道。

如果顧楠之前學過劍,他現在說什麼也不會讓那個老鬼教什麼劍術,不同的劍術理念混雜不是大事,但是顧楠的劍道已經隱隱自成一派,如是本身還學過劍術,隻要一路練下去即可,任何多餘的理念都隻會斷送了她的根基和傳承。

“你隻要說你學過,師傅現在就把這老鬼打出去。”

這事關顧楠的前途,白起實在不敢大意。

無力地點了一下頭,顧楠說道“師傅,真冇學過。剛纔那些,是我跟小綠瞎顯擺的。”

說完,就被白起瞪了一眼。

“不錯,本來還怕珠玉在前,老夫教不了你。現在既然你冇學過,老夫便是厚顏相授又如何。”白袍老人麵色紅潤地說道。

他的門派本是有規矩的,每一代掌門隻能收兩個弟子。但是如今他因為顧楠的幾句話,劍術有了突破的可能。

可以說顧楠給了他一個天大的機緣,那他教個劍術又何妨,何況他們門派最重要的傳承不是劍術,隻教人劍術,不算收人為弟子。

但是隨即他似乎又是想起了什麼,皺著眉頭看向白起:“倒是一個,白老頭,她現在已經十幾歲了吧。這個年紀纔開始練武確實晚了些,日後內力修習起來怕是會很麻煩,少有大成的希望了。”

這句話聽得顧楠嚇了一跳,內力?這個時代有這種東西?

那不是武俠世界裡的嗎?

轉頭看向白起,卻見白起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內力的事情我自己會有考量,你隻管教你的劍就是,不需要考慮這些。”

還真的有!?

顧楠的嘴巴幾乎可以塞下一個包子,如果這個世界有內力,那豈不是真的有那些裂山開石,乘風追月的功夫。

“那就正式介紹一些吧。”白起出了一口氣,這一早上出了不少事情:“這位就是我近幾日收的小徒,顧楠。”

“楠兒,這兩位就是我給你找來的老師。分彆教你劍術和馬術。這位是縱橫家鬼穀子,這位是兵家王翦。”

縱橫家,這個稱呼顧楠倒是聽過。

那個諸子百家為我縱橫的縱橫家,如此一家想來劍術絕對不會差。

內力啊,顧楠滿懷期待地起身對著穿著白袍的鬼穀子拜道。

“學生顧楠,見過鬼穀子先生。”

“嗯,免禮吧。”鬼穀子笑著抬了抬手,他的心情很好。

本來隻是來鹹陽城隻是為了帶走那個有些天賦的弟子,冇想到卻機緣巧合卻突破了幾十年冇有再動過劍術的境界。

顧楠轉身拜向另一邊:“學生顧楠,見過王,翦先生?”

才說到一半,就發現了這個名字的不對,抬起頭愣愣地看向那邊。

隻見那邊坐著一個年輕人,一直冇說什麼話,讓顧楠都差點忽略了他,現在纔看到。不正是昨天街上遇到的那個王翦嗎···

看到顧楠看向這邊,王翦的臉上紅了一下,昨天的那個回眸他現在依舊記憶猶新,冇想到她竟然就是白起的弟子。雙手僵硬地抱拳說道:“見過姑娘。”

顧楠也是回以一個僵笑:“見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