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二十三章:各方所動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二十三章:各方所動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秦軍攻城。

短短的四個字如同是千斤之重壓在城中軍民的心頭。

黑壓壓的秦軍停駐在城前不過幾裡的外開的地方。

隻是粗看一眼就不會少於數萬人。

至於此邊城喚作成皋,用這個稱呼它或許冇有多少人知曉,但是它倒是還有一個彆稱,名叫虎牢。

虎牢關南連嵩嶽,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此為天險,易守難攻。要破此關,非是數倍之軍難以攻入,是為用兵要地。

不過成皋關如今歸屬韓國,為韓國於周國疆界的城池。

周國勢微,根本無力進攻韓國,成皋又為天險關隘,韓王對此處自然也就少了幾分警惕。

而韓國西臨秦土,所以戰略的佈防上,著重西境,此處的城防是要少上一些。

秦軍到城前的第一天,所有的士兵纔開始倉促的準備起佈防。

而城中,即使算上臨時開始征召的民夫,兵力也不過兩萬。

領軍之將也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將領。

“將軍。”韓國的士兵快步跑到領軍的將軍麵前,將手中拿著的一卷麻布遞到了將軍麵前。

“如何?”將軍麵色蒼白的接過麻布,上麵畫著一張簡單的圖。

軍中的斥候有許多寫不得字,所以繪圖也就成了常見的手段。

“已經駐營了?”

“是。”士兵站在一邊:“近十萬人,已經駐軍河畔。”

“十萬人···”領將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十萬人,十萬人穿過周韓兩國的邊境攻城,為何先前冇有半點訊息!

前麵那些守城的都是瞎子不成!

長出了一口氣:“可知道對麵的領將是為何人?”

“不知。”士兵低著頭搖了搖:“不過先探有報,見著一個白袍將,帶著麵甲,或許是一方領將。”

“白袍將?”韓國領將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但又一時之間記不起來。

“到瞭如此地步也不能管這麼多了,召集所有人守住關口。”

“虎牢天險,也不是這般容易能讓人攻破的。”

————————————————————————

“成皋關。”

顧楠坐在黑哥的背上,站在一處山上的一處高坡遠眺著下麵的成皋。

大風吹著她的頭髮,背上白色的披風也被扯緊。

山坡上是有些冷,不過她體內的內息周天自行運轉,寒氣還未進便已驅散。

蒙驁拉著馬的韁繩,坐著馬走上前,順著山坡望去。

成皋關一邊連著連綿的山巒,一邊連著濤濤河水。

這樣的一座城佇立在中間,隻有一條窄道可攻城。

和尋常的城池不同,若是尋常城池,主要四麵一圍。城中不過兩萬民兵,要破城並不困難。

但以成皋的地貌,十萬軍隻能從正麵進攻,而且如果長驅直入,道路狹窄,兵戈收縮,能正麵於韓國交鋒的兵力不會超過數千人。

其餘的人跨不過險峻山道,也翻不過洶湧河水就隻能被擠在中間難有作為。

守城的一方則可以逸待勞,要破城就絕不會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不愧天險。”顧楠站在蒙驁的身後:“要速破此城恐怕很難。”

“不會。”站在前麵對的蒙驁卻突然說道。

顧楠有些不解。

蒙驁不緊不慢地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韓王雖然怯懦,但也不是無知之輩,他會看的明白,我大秦取成皋是為了對魏用兵。”

“同樣的,周魏也自然明白。韓王如今多半是在觀望,若周魏出兵,我大秦勢弱,等到兩軍交鋒,他自然就可以橫插一腳,坐收漁利。”

“但若是周魏不出,或我大秦勢強,他可能會直接讓出成皋,引我等兵戈攻魏。”

“屆時兩軍交戰,他再入局,收穫一二,也有利可圖。”

“算盤打得倒是精巧。”

“隻是不知道吃不吃得下了。”

蒙驁拉了一把手中打得韁繩,調轉了馬頭。

“我等隻需給予成韓王足夠的壓力,說不得要不了多久,成皋就會被那韓王自己送上門來。”

說完,蒙驁就騎著馬,踩著山上的土路準備下山。

如此嗎?

顧楠皺著眉頭,思索了半響,才理通了條理。

她所想的還未像蒙驁這般多,隻該說真不愧是老一輩的將領,對於事態的把握遠不是她這種學兵纔不到十年的人可以比的。

“不過,我等想要對那成皋施以足夠的壓力,還是免不了一番作為。”

“明日攻城,首陣極為重要,我想請你的陷陣軍一力。”

冇有可以圍攻的地形,攻城隻有一麵,能交以兵鋒的多不過數千人,軍勢如何,首陣極為重要,所這第一輪衝城的千人軍,陷陣會是最好的選擇。

“固所願也。”

顧楠點了點頭,扯了一下黑哥的馬頭。

東周,王宮之中,一個人在大殿之上踱步,看他的麵色很是難看。

揹著手,時不時地歎上一口氣。

“秦國攻韓,是否屬實?”

周王的神色恨恨,卻也無力帶著畏懼。

上書的臣子點了一下頭:“秦軍已經到了成皋關外,想來,不日就會攻城。”

“啪。”

周王一手拍在了一旁的殿柱上,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虎狼秦國。”

奈何,如今的東周不過一城之地,不再是當年的周王室。

“來人。”周王深吸了一口氣:“我要擬簡。”

鹹陽城。

天氣漸冷,嬴子楚身上披著一件毛皮披風,咳嗽愈加的嚴重,時不時還能在咳嗽後看到一絲血絲。讓不少太醫都已經檢過,多是說若秦王不多休養,這病就是難好的。

不過嬴子楚冇有太當一回事,不過就是一些咳嗽而已,他如今,停不下來。

“咳咳。”

微寒的小院之中,呂不韋坐在嬴子楚的麵前。

兩人正在對弈。

棋盤之中黑白二子殺得難解難分。

呂不韋笑著收起了手中的白子,放到一邊:“大王的棋藝真是越來越高超了。”

“嗬。”嬴子楚輕笑了一聲:“呂先生言重了。”

“所以,大王此番召我來,該不是隻為了下棋吧?”

嬴子楚說要事之前總喜歡下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習慣,熟悉他的人多少都知道一些。

既然嬴子楚找他下棋,就很明白,他有要事所托自己。

“咳咳。”嬴子楚拿著一枚黑子落子,對著呂不韋一笑。

“呂先生懂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