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二十四章:披喪之軍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二十四章:披喪之軍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蒙將軍和顧將軍該是已經到了成皋。”說著嬴子楚收回手,對著呂不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呂不韋抬起了眉頭,額頭上折起皺紋看著棋盤,思考了一番,才落入白子。

“如此,大王不擔心周魏有動作?”

“我擔心他們冇動作。”嬴子楚笑著說道。

呂不韋閉上了嘴巴,如今的嬴子楚越來越像當年的嬴稷,特彆是他坐在送彆了他的父親安國君之後。

雖然不像嬴稷那般擅武,但是那攻取的氣魄,已經有了八分模樣。

“大王,想作何?”

“咳咳。”嬴子楚咳嗽了兩聲。

眯著眼,看著呂不韋,那種眼神看得呂不韋心中發寒。

“我想請呂先生領兵攻周。”

淡淡的話語,卻讓呂不韋如墜冰窟。

慌忙起身拜道:“大王,當日與大王約法,不近兵權,不韋不敢領兵。”

他呂不韋在秦國經營,在朝中已有不小的權勢,但終究嬴子楚纔是秦王。

當日嬴子楚就已經對呂不韋說過,呂不韋對他有知遇之恩,他可以不動他,但是呂不韋也需要安分。不得近兵事,不得掌兵權。

如今又讓他領兵,是什麼意思?

即使是呂不韋老謀深算,在生死之事麵前,還是慌了那麼一瞬。

“寡人讓你領,你就可以領。”嬴子楚冇有在意,繼續再桌案上下棋。

若是當年剛剛回秦之時,他一上位,第一個要除去的就是呂不韋。

因為他四處無定,呂不韋幾乎掌握了他所有的命脈。

但是如今,他要做的卻是重用呂不韋。

因為他看得明白,呂不韋隻是一個商人,所求的,不過是一生的榮華富貴。

這個,他可以給他。

兩人之間的地位早已經有了轉變,從趙國質子,到弑父竊君,他早已經蛻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君主。

“來,呂先生,下棋。”嬴子楚的棋已經落下,笑著招呼著呂不韋落座。

呂不韋看著眼前的嬴子楚,這才明白,自己真的造就了一個已經超出了他的控製的人。

低頭落座。

一盤棋下完,呂不韋告辭出宮。

出宮的路上,他走的有些快。

他有些後悔,也許他根本就不該插手王家之事。

他或許是這天下最成功的商人,成功的投資了一位君主。

但他也在不知中,陷入了這個危地。

···

三日後,因秦王聞周王意欲聯合他國討秦,命秦文信候呂不韋領軍攻周。

周王真的密謀他國聯合攻秦?

或許有或許冇有,但是秦王隻需要說有就行了,這就是他攻周的理由,不需要彆的了。

北風呼嘯,成皋關的城頭,韓國領將出了一口氣,在空中凝成一團白霧,隨後又被冷風吹開。

他一旁的士兵緊握著手裡的長矛,握得指節發白。

弓箭手一隻手搭著背上的弓箭,所有人都盯著不遠處的,緩緩靠近的黑線。

隨著那黑線走進,沉悶的腳步聲和馬蹄聲連成一片就像是一聲又一聲的重鼓,捶打著每一個人的心跳。

平原之上稀疏的幾棵樹木,擋不住人們的視線,密密麻麻的秦軍出現在那,數架高聳的雲梯車順著大軍推進。覆蓋著牛皮的轒轀(攻城錐),中間架著巨大的尖錐圓木,被士兵推動著,從土壤之中碾過。

“全軍。”秦軍之中的一架戰車之上,一個老將抬起了手中的長劍。

“弓箭手。”成皋關的城頭,領將也怒視著那些秦軍,抬起了手中的劍。

“攻城!”

“齊射!”

兩柄劍同時落下,在冬日的陽光中閃爍著寒光,拉開了這場廝殺的帷幕。

“啊!!”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數不清的秦軍開始衝城,巨大的雲梯滾滾向前,開始架上城頭。

同一時間鋪天蓋地的箭雨從城頭之上齊射而出,密麻得掩蓋了天光。

成皋關前本就隻有正麵能攻,正麵的平原有極其狹窄,根本不可能容得下大軍同時進攻,但是對於守軍來說,萬人的弓箭手齊射幾乎就可以將這一片地方全出插上箭。

根本不需要瞄準,箭雨落下,便是一片慘叫。

推動著雲梯和轒轀的士兵有掩體的還好些,身子露在外麵的,根本逃不開這樣幾乎冇有間隙的箭雨。一個接著一個倒下,衝在前陣的士兵也根本冇有逃開的可能。

或是一箭斃命,或是被一箭射中手腳,倒在地上,還未來得及慘叫,就被一輪箭雨淹冇。

一眼就能望得到頭的平原之上落滿了亂箭流矢。

但是秦軍的攻勢卻也完全冇有慢下來。

一個人倒在地上,很快就有第二個人接上去推動雲梯轒轀。相比於第一批的必死來說,第二批就要好上一些,有著前麵的人作掩護,箭雨的勢頭小了一些。

但也隻有一些,亂箭之中根本就不是用運氣就可以說明白的,這麼點大的地方,一輪齊射就要倒下去一片人。

“嗖嗖嗖!!!”

箭雨破空的聲音。

已經是三輪齊射,雲梯卻是還冇有靠近城牆。

箭雨高高飛起,向著秦軍落下。

士兵推著雲梯用儘了力氣,嘴角溢位鮮血。

箭落下的時候他已經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當!!”

一聲重響,士兵睜開眼。身前站著以為白袍將領,臉上的甲麵紋刻這凶獸,很是駭人,手中提著一杆長的嚇人的長矛。

那長矛隻是揮動起來就是一陣烈風,落向他的那片箭全部被掃飛到了一邊。

白袍將看了推著雲梯的士兵一眼,隨後轉過頭,一揮手中的長矛:“陷陣軍!盾陣護衛!”

白袍將的聲音夾雜著內氣,在這混亂的戰場之上讓每個人都聽了清楚。

秦國的士兵之中數千人的黑甲軍。

數十人為一陣,冇有半點猶豫,快速地護衛在數架雲梯之前,手中的周身巨盾直接架開。

數十人正前,數十人舉盾上方。

呼吸直接就已經完成了陣型,數架雲梯就如同戰車堡壘一般被成排的巨盾護在了其中。

餘下的數百黑甲軍衝到了秦軍陣前,結盾而成帶著跟在後麵的秦軍士兵飛速向著城牆靠去。

箭雨落在那些青銅大盾之上,隻能發出一聲聲撞響無力的落向一邊。

一瞬間衝在最前方的秦軍壓力大減。

雲梯飛速向前,長梯落下,撞在了城頭之上。

韓國的領將握著劍,臉色蒼白,看著那陣前的近千黑甲軍士。

和那正提矛站在城下萬軍之中,淡淡地看著城頭的白袍將。

陷陣軍。

他想起來了,這隻軍是何軍,而那耳熟的白袍將又是何人。

三年前,那隻橫穿周魏的喪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