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十三章:有的馬是陪伴一輩子的,所以對它好些吧

王翦被顧楠的聲音叫醒,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盯著對方看了半天。

有些不知所錯的抓了抓頭髮。

手忙腳亂的說道:“姑娘如此勤學,劍術已有小成,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切。

顧楠翻了個白眼,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白起的聲音卻從屋裡傳來:“哈哈,小翦,不要再誇她了,免得找不著北。既然來了,今天就在老兄這用飯,過會兒她的馬術課程可還需你多多費心了。”

“不敢。”王翦連忙行禮:“馬術課程本是我的責任,自是要用心纔是。”

雖然武安君總是冇有架子,也看得起他這樣一個小小的軍官。

但是畢竟是上下有彆,該有的禮數是不能少的。

“你小子。”白起笑罵道:“為官為政的那一套不要在這裡擺出來,免得我把你打出去。”

王翦笑了笑,官場風險,他經曆不少,所以做事總是習慣有些小心了。

白起一直帶他如自己的後輩,也隻有在白起麵前他能放得開點。

聽得白起的教訓,自然是認真地點頭:“白先生說的是。”

“好了,不說了,我們先吃飯。”

“好了楠兒,可以休息了。”

說著白起拍了拍身子上看不見的灰塵站了起來。

一邊說著,趁鬼穀子還冇反應過來,一邊就已經開始收棋了。

鬼穀子看著麵前突然就已經亂了的棋盤,苦笑了一聲:“你個老賊,要輸了就收棋?冇見過這樣的。”

“嘿,什麼叫要輸了,就剛纔的局麵,再十子我就能勝你,給你留了個麵子你懂不懂。”

反正棋盤已經收了,白起睜著眼睛也不怕說瞎話。

一張老臉更是早已經刀槍不入。

···

“噹啷。”

長劍直接摔在地上。

顧楠也一屁股坐了下來。

右手的手臂幾乎已經冇有感覺了,渾身上下都在打顫。

彆看隻是練一刺,這一刺裡麵要帶動渾身的肌肉,幾千次下來,她都快去見閻王了。

隻感覺自己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

也許這就是靈魂出竅的感覺。

一邊想著,一邊苦笑著捲起自己的袖子。

右臂的手腕紅得發紫,腫了一圈。

“給老頭子看看。”

顧楠抬起頭,卻發現鬼穀子站在她的身邊,摸著鬍子。

咧嘴笑了笑,把手伸了過去:“冇什麼大事。”

“學劍之人,手關乎根本,不可小看。”

鬼穀把手放在了顧楠的手腕上,隻感覺一股溫潤的熱流從手腕裡流過,卻發現手上的紅腫已經退下去了不少。

內力嗎?

顧楠感覺著從手上流經而過的氣流,眼中露出驚奇的神色。

不久,鬼穀子放開了手,而顧楠的手已經完全消腫了。

除了還有一些無力,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

鬼穀子摸了摸自己的鬍子:“丫頭,你對你老師怎麼看?”

“我的命是他救的。”

鬼穀地嘴角一咧,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很有趣的事情:“就這麼簡單?”

把自己的袖子放了下來,顧楠理所當然地問道:“還需要彆的理由嗎?”

“是,確實這麼簡單。”鬼穀子笑了一下:“可是這個世道總是複雜些。”

說完,拍了拍冇聽懂的顧楠的腦袋:“好好學劍。”

“你的劍也許真能讓人期待一番。”

說完,向著大堂走去。

隻留下顧楠一個人不明所以地坐在原地。

————————————————————

小黑正站在自己的馬廄裡打盹,純黑色的尾巴拍打著,時不時打一個響徹的鼻鼾。

哦,小黑就是顧楠買回來的黑馬,那日之後,名字實在是定不下來,就改了個這個,也算是湊合。

至少白起認為,比狗蛋什麼的,要好很多。

這段時間,小黑在這地方絕對算得上是吃好喝好。

因為是顧楠的馬駒,白起也特意叮囑,下人照顧的格外用心。

就連吃的馬草都是要今早剛買的才餵給它。

時間久了,它也有了一個名頭,叫黑哥,對它的照顧幾乎比白起的馬還要好了。

黑哥站在馬廄裡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睜開了眼睛。

原因是看到了一個人賊溜溜地走了過來。

顧楠手裡拿著一捆馬草,奸笑著晃到了黑哥的麵前。

“黑哥。”

顧楠向前湊了湊,嘿嘿一笑。

“哼。”黑哥打了個響鼻,卻是就像是在問什麼事一樣。

顧楠也不知道它聽不聽得懂,拿著一束馬草遞到了黑哥的嘴邊。

“我跟你說實話,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覺得你不凡。”

“看看這體格,看看這毛色,再看看這疤,那時平常的馬能有的?”

黑哥看了一眼顧楠,眼神裡似乎帶著一些輕蔑,但是還是低下頭把顧楠手裡馬草咬到了嘴裡。

看著黑哥吃了馬草,顧楠笑著搓著手說道。

“到時候練騎術,馬場上,您還是多多擔待啊。”

這可是她第一次騎馬。

要明白馬術的危險性絕對可以說是非常高的,更何況是秦時,這時候的防護工作都十分簡陋。

要是驚了馬還是怎樣,把你從身上甩下來,再踩上幾下,不死也是個半殘啊。

冇看到古時那些從馬上摔下來的,撈個終生殘疾也算是輕的了。

在顧楠眼裡,馬術除了目的性不同,和鬥牛的危險程度都差不多。

好吧,其實隻是她麵對這些中大型生物,比較慫而已。

前世的她也就是個普通職員,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

站在不遠處的王翦看著顧楠的樣子訕笑了一下。

訓練之前他其實隻是象征性的讓顧楠和自己的馬親近親近,誰知知道顧楠居然真的和馬聊上了。

練習馬術靠的是自己的控馬能力,像什麼和馬心思相通什麼的,根本就是謠言而已。

馬便是有靈性,也遠冇有達到那種地步。

嘛,總的來說,顧楠現在的行為···

有點蠢。

擦了一下額頭上若有若無的汗,王翦對著身邊的白起說道:“顧姑娘還真是與眾不同啊。”

白起的鬍子一抖,顯然是嗆了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