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能有能讓自己賭上性命的事,是一種幸運啊

“嘶!!”

黑哥發出一聲嘶吼,踩踏著煙塵,顧楠的長矛撕開風沙,盤卷的勁風籠在矛身之上,直直地向著魏無忌突去。

人馬如龍。

“當!!”

長戟撞在長矛之上,一股巨力將那毫無避意的長矛擊開。

勇力有餘,巧勁不足,果然尚年輕啊。

魏無忌耷拉著的老目中閃過一抹厲色,雙手猛地繃起,長戟甩動。

留你不得!

隨著一聲巨響,狂風驟起,風沙流卷,地麵被捲風犁出了一條溝壑。

冇有待顧楠反應的時間,那長戟已經揮至她的麵前。

“刺啦!”

長矛扭曲,在空氣中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最後居然生是在長戟擊中之前,擋在了顧楠的身側。

“當!”

“哼!!”

黑哥慘呼了一聲,向側麵退了兩步,隨後凶戾的眼睛落到了魏無忌的身上,四蹄一撐,強地撐住了魏無忌的全力一擊。

魏無忌感受到了黑哥目光,順眼看去。

那黑馬帶著刀疤的眼睛布著血絲,馬嘴邊上已經溢位了白沫,但依舊死死地撐著未退半步。

馬如其主,皆是寧折不彎之輩嗎?

“滋滋滋。”

長戟卡在矛身上,兩把兵刃都已經出現了肉眼可見的彎曲,顧楠的長矛之上甚至開始出現裂紋。

顧楠架著長矛,胸口被陣的發悶,吃力地看向眼前的老將。

都已經這麼一把老骨頭了,居然還能有這麼大的蠻力,開玩笑吧。

魏無忌······

腦海裡浮現起了這個人的名字,魏國後期少有的天下名將,戰國四公子之一,以義勇和強軍聞名天下。

天下名將,果然不負盛名。

眼睛掃向遠處。

陷陣軍和城防軍終不是善於馬戰的騎軍,雖然在開始的時候藉著聯軍長途奔襲的疲倦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如今聯軍已經反應了過來,陣型開始井然有序了起來,同時數支精銳的士卒也開始加入戰陣。

不過萬人的騎軍瞬間陷入了苦戰,已經有數隊被淹冇在了人海之中。

還真是···

顧楠的雙眼落回了魏無忌的身上,眼中泛著森森的凶戾。

要拚上性命了···

魏無忌看著眼前白袍將那凶獸甲麵的眼神,一雙凶眼,眯起了眼睛,淡淡地說道。

“年輕人,殺氣太重可是傷身的。”

“老傢夥,你這把年紀應該在家養老纔是吧。”

“哢!”

那夾在戟下的長矛一轉,架開了戟刃,使得魏無忌握著長戟的手中用力一空,劃向了一邊。

長矛冇有停留,一瞬間寒芒點點,已經落向了魏無忌身上的所有死穴,隻要中上一記就是必死。

學得到快,魏無忌在這萬般凶險之下,臉上居然浮現了一絲讚賞。

冷哼了一聲,長戟撤回。

“噹噹噹當!”

長戟與長矛絞成了一團,一旁的士兵根本看不清招式,隻能聽到耳畔一陣陣的錚鳴,讓人肝膽震顫。

一個將領站在人群之中,看著陣中交戰的兩人,屏息凝神,從自己的背上解下了一張長弓,抽出兩支箭拉開了弓弦。

箭矢的箭頭轉過一抹光華,將領的右眼微合,箭頭對準了那個穿著白袍的身影。

隨著一聲呼嘯,兩支箭矢凝聚這強烈的銳氣離弦飛逝。

化作一對白光,尖嘯著穿過戰場的中心。

“當!”長矛與長戟分開了片刻。

顧楠卻突然覺得心頭一陣,側目看去,兩根飛矢如同兩道流光一般地射來。

“刺!”

萬急之際,無格出鞘,左手使劍卻冇有半點遲緩,一劍斬出,將一道白光斬斷在了半空之中。

但是另一根箭矢也射中了顧楠的左肩,鮮血染紅了白色的衣甲。

魏無忌冇有遲疑,戟刃在下一刻就已經探到了顧楠的喉嚨。

看到如同人屠的白袍將中箭,一旁的士卒也再無猶豫,一同大吼了一聲,衝上前來,手中的長矛那人刺出。

“黑哥!”顧楠的長矛一甩卷飛了一旁已經刺來的長矛。

“哼!”

黑哥的鼻間撥出一道熱氣,四蹄蹬出,踩著亂塵,繞開了魏無忌的攻勢,向著士卒圍得最少的一處衝去。

長矛刺來的前一刻,黑哥帶著顧楠飛身躍起,一蹄踏在一個士卒的身上,高高的躍起,穿過了人群。

即使如此,還是有一根長矛刺中了黑哥,長矛從黑哥的腿上化開了一道口子,血順著那黑色的皮毛流下。

黑哥落在地上,吃痛地顛簸了一下,但立刻回過了平穩,咧開嘴似抱怨了一陣,帶著顧楠穩穩地停在一旁對視著眾軍。

“呼。”

“呼。”

顧楠騎在黑哥的背上喘息了一口,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額前的頭髮垂著,頭髮後的眼睛抬起,凝視著魏無忌和一眾士卒。

長矛慢慢對向前方,無格橫握在身旁。

如今不過纔開始交戰,蒙驁軍更未有撤出多遠,是還不能敗的。

扯緊了韁繩。

人馬呼嘯,又向著那眾軍衝殺而去。

······

秦嶺之前,那刀兵之聲,那叫殺聲,將山中的林獸驚得亂竄,遠處的林間傳來不知道是什麼的叫聲。

或許有那麼幾隻黑鴉撲騰著翅膀,飛落在戰陣上一棵老樹的枝頭,側著腦袋打量著那倒了一地分不清誰是誰的屍體。

殘存的騎軍隻剩不過三千餘騎,提著滴血的戈矛被逼得聚在一起。

顧楠支在黑哥的背上默不作聲,身上鎧甲破碎,數道傷口上血肉翻卷,肩甲裡陷著一根箭簇,已經冇有在流血了,上麵凝著一層血漿。身後的披肩被斬去了一半,麵甲破開了一半,血汙流在臉上紅黑一片。

四周圍滿了立盾架戈的敵卒,寒光利利的刃口向著中間立著。

數個時辰,這隻騎軍已經殺了近萬士卒,冇有人敢輕易上前。

“對麵那將。”

魏無忌摸著自己的鬍鬚,咳嗽了一聲,胸前的甲是已經碎開了,頭髮淩亂,老臉上也是蒼白。

“你還待打下去?”

“咳。”顧楠的喉嚨裡咳出了一口乾血。

頹敗地騎在馬上,但是身上的戾氣卻無絲毫的減少,包括她的身後,三千騎軍那股攝人心魄的戾氣猶在。

“一生能有如此一次,搭上自己的性命,放手一搏。”

“不痛快嗎?”

顧楠的眼睛向後看去,那三千黑騎。

“痛快嗎?”

“咳嗬嗬嗬嗬。”

黑騎之中傳來一片無力地笑聲,跟了這麼個領將還真隻能算倒了大黴。

但是,痛快,著實是痛快!

大丈夫生而當世,何不得就該如此。

“而且。”顧楠盯著魏無忌。

“我等還不準備就在此埋骨了。”

魏無忌的雙眼一睜,似乎猜到了顧楠的意圖,伸手一揮。

“眾軍圍住!”

同時,縱馬上前,長戟舉起重重地落下。

顧楠的長矛刺出,兩刃交鋒,長矛終究是再也撐不住,那道裂縫哀嚎了一聲,崩斷開來。

半截矛刃翻卷著飛上半空,最後直直地刺落在了一旁的沙地裡。

魏無忌還待繼續,可顧楠已經調轉了馬頭,三千騎軍也轟然發動。

數千人向著圍軍衝去,衝在前列的人馬被圍軍的長矛刺穿,但是那股衝勢已經停不下來了。

軍陣之中人仰馬翻,卻是生生衝出了一條路。

千騎衝出,絕塵而去。

魏無忌站在原地,看著那遠去的騎軍。

一個副將衝了上了,站在一旁問道。

“將軍,追嗎?”

沉默了半響,魏無忌歎了口氣:“罷了,如今軍勢疲乏,難堪再追。”

“前處已經是秦軍地界,再追恐有埋伏,且先駐營修整吧。”

————————————————

今天隻有一更了,已經到期末了,我要準備一下課程考試,嘛,也不求多高分,求個六十過個年吧,灰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