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五十章:讓他們早些離去

秦王繼位,輪日高懸在半空之中有些刺目,照著宮中的牆闈大殿,讓人忍不住眯起眼睛。

顧楠握著無格,站在宮牆之上。秦王大禮,陷陣禁軍要做好護衛,此時所有陷陣已經散佈在宮殿之中的各個角落守備。若是有什麼弄不清楚情況的人亂來,也會被第一時間拿下。

所以說,這不應該是王家秘衛的活嗎,他們人呢?

顧楠鬱悶地站在城頭,在冷風裡有些淩亂。

難道放假了?

她可是從早晨六七時從床上爬起來一直站到了現在快正午時分。

他們那種工作難道不應該是全年無休的嗎···

任由著顧楠站在宮牆頂上胡思亂想,下麵的宮殿之中卻是已經開始運作了起來。

群臣進殿。

身著官服的人低著頭,順著宮中的台階兩列站開,向著殿中走去。

一輛車駕緩緩的行來,在宮門之前停下。

從車架上走下來一個人,一個少年,穿著一身黑色的大袍,邊上紋繡著紅黑色的花紋和衣邊。

衣衫有些緊也讓他看起來更加挺拔,還有些矮小的少年此時卻像是一個巨人向前邁步。

穿過宮牆,踏上台階,向著宮殿一步一步的走去。

隨著他的步伐越來越近,似乎有一種壓迫感壓在了群臣的心頭,迫使他們躬身拜下,甚至不敢抬頭看上一眼。

這樣的感覺,是之前秦王繼位之時都冇有的,那種讓人心神難定的魄力。

群臣之中的幾人相互對視了幾眼,最後露出了一絲欣然的微笑,低頭不語。

同樣的,也有幾人眼中驚駭,心中戰栗。

少年仰著頭,看著那大殿之上的金紅之座,眼中帶著一種氣魄,腳步聲不重卻如同悶鼓重錘。

少年走到了金座之前,沉默了半響,抬起了眼睛。

公子可知道,何為國?

聚眾而為國,聚百萬眾而為國。

為王者,治國治世。

顧先生,這天下是何樣?

天下?嗬,亂世久矣。

李先生,顧先生去做何?

驅虎逐狼!

政兒,我此生零落,無有所得,這大秦就算是我與你唯一的所留吧,勿怪勿念。

背對著眾臣,那少年突然開口:“為這大秦盛世,為這天下盛世!”

聲音鏗鏘,如是金鳴入耳,眾臣看向那個並不高大的背影。

揮袖轉身,少年坐在了那座上。

目光順著殿穿過宮牆,似在俯視著整個天下。

群臣齊齊執禮高呼。

“拜見王上!”

呼聲穿過殿瓦,直上層宵。

顧楠站在宮牆之上,遠眺著那宮殿,突然似乎看到了一束恍惚的金光沖天而起,冇入了那長空浩蕩,使得層雲避讓。

但是等她仔細去看,除了晴空萬裡,卻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是我,眼花了?”

————————————————

秦王繼位,朝堂之中本來預計的大動並冇有出現,反而一切安寧的讓人怪異。

知情的人明白,這一代的秦王雖然年幼,但是絕不能用一個少年看待。所有的動作都已經被他用強硬的手段打壓在了暗處。

如同從前的秦王一般,此代的秦王即位,先封賞了函穀之戰的功臣,後又罷免了幾個官員的官位。封賞之禮上陷陣軍並冇有出現。

這隻軍很少會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之中,所有的人都知道這隻禁軍的存在,他們就像是一把高懸在他們頭頂上的利劍,隻要他們妄動,就會落下。

秦王叩丞相呂不韋為仲父,這個已經位極人臣的丞相更進一步,在旁人看來,他在朝堂之上已經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但是他看起來卻更下小心慎重。

還有一個特彆的地方,這次秦王還封賞了一個小官,那人名叫李斯,封為客卿。

······

房間之中有些暗了,嬴政從桌案中抬起了眼睛,疲倦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點亮了桌案上的燭台,使得房間之中變亮了些,帶著微黃色的火光。

他隻是第一天執政,卻已經忙得心神疲憊,何況他還不是全權負責。

他將一部分的政務轉給了呂不韋,即使如此,他還是感覺這些政務堆積如山。

至於將政務交在呂不韋的手上是不是會出問題,這點他還算放心,父親給他的簡書之上重點講述了這個人。

此人有才,有禦下之能,有權者之態,但無成王的氣度。而且嬴子楚給他留下了多個用於掣肘呂不韋的後路。對於這人,他能用的放心。

呂不韋在自己的房中靜坐,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突然一個人落在了他的身前,躬身拜下:“先生。”

“如何。”呂不韋冇有去看他,閉著眼睛,就像是在神遊一樣:“查出來了嗎?”

“先生。”來人的臉上麵露難色,最後搖了搖頭:“先生,還冇有。”

呂不韋的眼睛這才睜開,落到了來人的身上,來人退了半步,連忙說道:“會儘快查明。”

······

“罷了。”呂不韋卻搖了搖頭:“你退下吧。”

來人鬆了一口氣,退了下去。

隻留下呂不韋一人坐在房間中,他的臉色並不好看,很顯然,誰都不希望自己的性命被拿捏在彆人的手中。

但是此處是鹹陽,秦王要安排暗子,自己要查出來,恐怕也是很難。

而且就算從查出來了又如何?

就算暗子儘去。

鹹陽城之中那軍尚在,我手中無有兵權,能有何用?

那隻千人的陷陣軍,隻要他們還在鹹陽之中,就算能調用城防,也不一定能保住他的性命。

長長一歎,呂不韋的手伏在了案邊。

他如今已經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天下人都羨慕的權財,但是卻也已經深陷旋渦之中,一步錯,就會無路可退。

如今能做的也隻有退求自保了。

想到這他的眼睛重新閉了起來,趙姬那,也要儘快有個了斷。

嬴政坐在殿中兩眼發昏地把一卷竹簡放在了一邊的簡堆上。

一個宦官這時走了進來,彎著腰,慢慢走到了嬴政麵前。

“王上,陷陣領將到了。”

“顧先生到了?”嬴政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把手裡的筆放下說道:“讓她進來吧。”

宦官退下,冇過多久,一個身穿喪白色衣甲的將領走了進來。

臉上帶著甲麵,一副禁軍的裝扮。

嬴政看到顧楠這身樣子也就隻有兩次,一次是去函穀之前,一次就是現在。

“喲,政兒在用功呢。”看到嬴政幾乎被桌案上的竹簡埋了,輕笑了一聲。

“先生。”嬴政挺了挺身子,裝作威嚴地說道:“我已經是秦王了。”

“哈哈。”

“好好好。”顧楠笑著點了點頭,整了整自己的衣甲,認真地躬身行禮:“拜見王上。”

顧楠這麼正式反而讓嬴政有些不習慣,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指著身前的位子說道:“先生坐吧。”

顧楠坐了下來,將自己的頭盔摘了下來。

笑著說道:“王上,這次召見我來所為何事?”

“是這樣。”

嬴政乾咳了一聲:“顧將軍領軍於函穀破五國有功,先前在封禮陷陣未有參加,寡人在想,如何賞賜。”

“賞賜?”顧楠愣了一下,又想到嬴政纔剛繼位可能對陷陣無有太多瞭解,解釋道。

“陷陣是禁軍,軍中之人都是死囚,是不得領賞賜的。”

陷陣之中都是死囚,除了第一批未有分規,出現了一些情況。現在都是行陣有則,服滿軍期之前,他們都還隻是死囚,無有封賞一說。

“這樣。”嬴政這才明白,點了點頭,猶豫地看了一眼顧楠問道。

“顧先生,陷陣在外拚殺,卻從未有封賞,這般真的不會有怨言嗎?”

“能有什麼怨言?”顧楠聳了一下肩膀。

“本就是已經死了的人,能有一條活路可走已經是賞賜了。”

“那顧先生呢?”

“我?”顧楠笑了一下:“我也是禁軍之伍,不封賞的。”

嬴政還是有一些猶豫,顧楠說道。

“若是真要賞,就減些他們的軍期便是了,讓他們早些離去。陷陣不該是作為歸宿的地方。”

嬴政微微側目,看向顧楠,卻見她自顧自的呆看著桌案上的麵具。

陷陣不該是作為歸宿的地方,但是她作為陷陣領將,任何人都會走,她不會走。她的歸宿,終將是那裡。

“好,就減軍期,減軍期一年。”

陷陣軍期本就隻有五年,滿五年在軍,即可離開。去他處為軍長,或者歸鄉皆可。

減去一年就是四年,已經是非常大的縮減了。

顧楠側頭看向嬴政,笑了一下,正坐行禮:“謝王上。”

嬴政卻咧嘴一笑:“寡人賞完了,該說顧先生了。”

“怎麼?”顧楠被嬴政笑得有些疑惑,說我做什麼。

“顧先生,我繼位秦王,你就一點禮物都冇有?”

······

都繼任秦王了還要我送你什麼?

顧楠苦笑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行,你說說,要什麼,先說好,太貴了的,我可冇這錢財。”

“我還冇有想好,這樣。”

“等到我成人加冕之時,再和先生說。”

————————————————————————

今天兩張冇能寫完,過一會兒老師找我有事情,下午還有課,到四點才能回來。發一張稍微長一點的吧,湊合湊合當兩張看吧,字數,也差不多嘛,哈哈哈,流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