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五十一章:至六國為論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五十一章:至六國為論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姑娘。”小綠鼓著嘴站在顧楠的床邊,喚著還趴在床上睡死的人。

姑娘是已經已經越來越不像樣了,已經是快要中午的時候,居然還躺在床上流口水,哪家的姑娘是這個樣子的。

其實這也怪不得顧楠,嬴政繼位後每日便是朝政就夠他忙個不停,自然,她就不用去教課了。加上這幾日又冇有軍中事務,你知道的,冇有什麼事情要做的情況下,放飛自我的人,是隻能跟著生物的本能行事的。

就比如說,睡懶覺,這就是生物本能的一種表現。

“姑娘。”小綠拍了拍顧楠的肩膀,對方卻一點反應都冇有,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綠兒。”畫仙端著一個木盆走了進來,木盆裡裝著水,是用來給顧楠洗漱的。走進房間看到小綠的樣子,就知道顧楠估計是又起不來了。

笑著把木盆放置在一邊:“小姐又起不來了?”

“是啊。”小綠苦苦地看著顧楠。

畫仙思索了一下,輕笑道:“我倒是有個辦法。”

說著俯下身子在顧楠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小姐,軍中事務,要你正午時分快去一趟。”

這種感覺也許就是你週末不用上課或者上班,真正在家中休息,結果有人和你說。老師老闆突然通知要去,要你現在就到一樣的絕望感。

顧楠的眼睛立刻迷迷糊糊地就睜了開來。

軍中事務?軍中事務!

一隻手在床上四處亂抓。

“無格無格。”

隨後在被子裡抓出了黑棍一樣的無格,然後又從床上跳了下來:“衣甲衣甲。”

找了半響,突然一愣,哎,不對啊。我纔是領將啊,軍中有事務我怎麼會不知道。

一臉疑惑地回頭看去,卻看到小綠和畫仙早已經在那裡笑得花枝亂顫了。

······

顧楠鬱悶地坐在銅鏡前,任由著身後的小綠幫她綁著頭髮。長髮她照顧不來,若不是小綠幫忙她估計也就隨便用一根繩子綁幾下就了事了。

“你們變了,以前你們都是不會騙我的。”

“還不是姑娘你自己。”小綠翻了一個白眼:“都已經到了中午了,還賴在床裡不出來。”

“就算是休息也是該有個度的,不然就是真的把人養廢了。”

“姑娘冇有聽過,惰惡必病,損身傷心的道理?”

“啊?”顧楠一愣呆呆地抬了抬腦袋,好像還真冇聽過啊······

總感覺小綠好像都比自己有文化啊,果然嗎,讀書這種事情我不適合嗎。

小綠看著顧楠一副完全冇有聽進去的樣子,搖了搖頭她也是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懶人是冇有救的了。

畫仙將木桶放在顧楠的麵前。

顧楠拿起掛在上麵的布,浸在水裡浸濕又擠乾,然後在自己的臉上揉搓了一下就算是洗完了臉,又放了回去。

“說來,這麼多年了,姑娘一點都冇變呢。”站在一邊的畫仙看著銅鏡裡,感慨似的說道。

冇變什麼,顧楠順著畫仙的眼神,看向銅鏡裡。

已經是十年了,雖然三人都還算不上年邁,但是也已經都是快要三十歲的年紀了。

時間在兩人的臉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一些痕跡,但是顧楠卻依舊和當年一樣,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也許,是修習了內息的原因?

內息有溫養身髓,延年益壽的效果。

顧楠自覺的把這點並不明顯的怪異歸功到了它的上麵。

笑了一下:“不會啊,如果你們再這樣不讓我睡好覺,我也會起眼黑的。”

“我隻聽過晚間不睡覺的人會有眼黑,卻冇有聽過從晚間一直睡到第二日午間的人會起眼黑。”畫仙笑眯眯地說道,否定了顧楠的建議。

突然,顧楠想到了什麼,有趣地對著畫仙和小綠說道:“不然,你們和我一起修習內息吧?”

畫仙和小綠盤膝坐在院中。

她們都有些不適應這個怪異的姿勢,相互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對著站在她們麵前的顧楠說道:“姑娘,我們修習這個做什麼?”

“很有用。”顧楠認真地說道。

“內息的修行雖然應該從小開始,但是後來者也可修習。若是提出內息,不僅能通行武學,也能對身溫養,對神整行,大有裨益。”

而且,那樣的話,自己不在的時候也能更放心家裡一些。

顧楠仰起頭看向院中老樹。

政兒已經繼位了,距離那天下一統,應該也就剩下那最後的七國的傾世之戰了。

如今的嬴政勤於政律,則法明度,冇有曆史上所謂的苛政虐民。

這樣的他或許真的可以開創出一個新的時代吧。

將這亂世終結的世代,還真是,讓我有些期待了。

————————————————

“斯。”一輛車駕在馬鳴聲中,在一間府邸的門前停了下來。

李斯穿著一身黑色的官袍,掀開了車簾,從車上走了下來。

站在府邸之前,久久地看著這高牆門庭。

隨後,揹著手,走進了自己府邸。

官拜客卿,受爵左庶。他已經踏出了自己的走向權勢的第一步。

推開了門,李斯走進了房中,器具已然擺好,一切都是他想要的樣子。

但是他並冇有多看一眼,而是慢慢地在桌前,坐了下來。

權勢,隻是這樣就夠了嗎?

李斯看著桌案之上,彷彿是看到了什麼,他似乎在問自己。

“隻是權勢,就夠了嗎?”

半響,他默默搖頭,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從胸中擠出了一句話。

“還不夠。”

說著,他攤開了一卷空白的竹簡,提筆沾墨。

夫胸抱負,非是五嶽倒懸,如何得以立鼎?

夫胸抱負,非是黃河長逝,如何得以傾流?

夫胸包袱,非是天下宏圖,如何得以明證?

李斯的眼中明冇,手中的筆終是落在了竹簡之上。

“於王明,乃有所建。

天下九五,分七國為局,落諸侯而蓄,收散同凝沙流傾無有歸聚。九五分崩,乃天下大亂,民哀所嚎,於亂年紛擾戰火連侵。

自穆公來,秦奮五世之烈。鞅立法而度國安,納亡民而務耕織,備守戰而抵外犯。連橫而製縱國。取西河之外,平後顧之憂,立天下之側,以定邦為踞。

聯眾乃弱強齊,利謀分合縱之軍。退楚百裡,趙破長平,韓魏棲所戰有所得。

今,秦居天下之半數。

齊本東強,然霸業陳跡,徒具其虛,朝無至賢將無至良,軍無奮進之意,政無運籌之圖。驅軍而斃,無有戰強。

韓本弱晉,地小而君微,自王所繼,名則存實而亡。

魏曾盛強,具河東西內外,域有山河縱橫,阻扼秦出函穀之東要。固秦魏連戰,秦軍民所聚,魏無可當。勢日趨微,更有前信陵君領五國而敗,再難立日。”

趙處中原地北,武靈王時,習胡服而善騎射,革新政治,國富強兵,被拒匈戎而南抗秦力。一時製衡難分,幸得武安君至助,率甲破趙於長平,滅四十萬而再無趙期。

燕,昭王時西連上穀南通趙齊,曾勵精圖治,國力有強。卻策有失,與壤趙齊無有修好,連年所戰,耗國力而勞其民,今唯視韓尚有一力。

楚越甲百萬,踞南而謀,曾為甚強。又有武安君所破楚都,退楚百裡,挫傷楚之銳意。楚君不明,好妒賢嫉能,無能人任用,無善士所為,強楚不再,與秦難力匹敵。

如此六國,秦王圖誌,自長策宇內,履至**。

天下所歸,已有明晰。

斯鬥膽至言,王有所鑒,臨書涕下。”

等到李斯落下最後的一個字,抬起頭,外麵的天光已暗。

走出門去,庭中無人隻見孤影獨立,卻見得天中星羅棋佈,似有所明。

第二日,顧楠打著哈欠從宮門之中走出來,是剛從軍營裡回來,正準備回去。

卻見到李斯正抱著一卷竹簡,向著宮門走來。

“顧先生。”李斯對著顧楠行了一禮。

顧楠也回了一禮,有些疑惑地問道:“書生,你這麼早,去宮中作什麼?”

李斯淡淡一笑:“於秦王有報。”

“這樣,那你快去吧,我就不耽誤你了。”

“也好。”

顧楠從李斯的身邊走過。

“顧先生。”李斯卻在她的身後叫住了她。

“嗯?”

“顧先生當年說的世無戰事。”

李斯回過頭,看向顧楠笑道。

“那般的天下,斯也想看看。”

顧楠呆立了一會兒,應了一聲:“啊。”

冇有回頭再去看,慢慢離開。

李斯也回過頭,挺直了身軀,目視天光,向著那王宮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