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五十七章:眾人趨避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五十七章:眾人趨避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嫪毐的傾滅似乎是在鹹陽城大多數人的預料之中。

此人雖然曾經執掌朝政,但是心有餘氣而所為不足,自身的能力不夠卻有著超出了自己能力的所求,最後死於非命也是平常。

若是真的能讓他鬨起動靜,纔是讓人奇怪的事情。

這場風波起的快去的也快,一切的風聲都被壓了下去,唯一知道的,就是不久之後太後趙姬臉色會敗地離開了鹹陽。

當然,這些都不是這幾日人們所注重的,人們的目光都放在秦王之上。

這幾日,秦王政已年滿,該是成人加冕的時候了。

從加冕之後,秦王會開始真正的“親理朝政”。嗯,雖然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就連平日都無有動作的陷陣營都出現在了鹹陽城之中,常能在街頭巷尾看到他們的身影。

這幾日鬨事是不明智的,因為要麵對的可不是城軍,而是陷陣軍的抓捕。那軍是戰場上殺出來的,站在那不動都能嚇掉人半個命,要是真動起手來,恐怕不會像城軍那樣注意你是不是會缺胳膊少腿的。

顧楠穿著甲冑,臉上帶著生冷的麵甲,站在自己的小院裡仰頭看著那棵老樹。

這十年,她已經很少再會摘去自己的麵甲了,不因為彆的,隻因為她自己也發現了一絲異樣。

也許她早該發現的,第一次來此世間的時候,餓了三日卻也隻是餓,從未真的又過性命之憂。在戰陣之中所受的傷勢,皆好的比常人要快上許多,而且不會留下傷疤。氣力遠超常人,恢複的也很快,經脈亦是聚通,修習內力從未有過滯澀之意。

老樹的葉影搖晃,顧楠轉身走回了自己的房中。

坐在銅鏡之前,顧楠解開了自己的麵甲,出現在鏡中的是一個少女模樣的麵孔。

她已經三十餘歲了,可卻從未老去。

真的是內息的問題嗎,顧楠凝視著鏡中的自己。

長久無言。

加冕之禮執行在在中午。

嬴政邁步在宮殿之前,前幾日廝殺的血跡已經被打掃了乾淨。但是已經能在空氣中聞到淡淡的血腥味。

群臣手持笏板站在嬴政的身後,看著那人影取過王冠。

王冠珠垂作響,在日光之下有些刺目。

李斯站在群臣之中,臉上露出了一個自傲的笑容,他明白,天下將傾。

嬴政抬起了手,將王冠待於頭頂,王冠前的珠簾錯落,目光所示,群臣下拜。

————————————————

夜間,鹹陽城之中的宮殿燈火通明,秦王夜宴群臣。

宮殿之中觥籌交錯,人語喧繁。

突然遠處的殿中一靜,交談聲漸漸停了下來,人們的視線都落到了殿門口的一人身上。

那人白色的衣甲發出略微有些沉悶的聲音,臉孔上覆蓋著一張凶煞的甲麵,身無配刃。

那人掃視了一眼殿中,靜靜地走了進來,但路過的地方,眾人避讓。

身上纏繞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煞氣,叫得近處的人胸口發悶。

直到她路過慢慢地走到了一個角落裡坐下,眾人才鬆了一口氣。

陷陣喪將,這人居然也來了。

這個人很少出現在這樣的場合,能見到他確實讓人有些驚訝。

所有人的交談都小聲了一些,有一些人則偷偷地打量著那人,似乎在考慮要不要上前攀談。

陷陣軍,在鹹陽城之外是殺敵之軍,在鹹陽城之內卻還有著另外的職責,行王事,清異除罪。

多少要員落入他們的手裡都冇能再回來,前幾日的嫪毐,聽聞也是被他們清剿的。

那一日宮廷之中的慘叫聲,到現在還讓人心悸。

若是能得到陷陣軍相助,朝堂之上恐怕就可以放手施為,相反若是被盯上了,就是睡覺也睡不安寧。

不管殿中的官員心裡在想些什麼,顧楠自顧自地坐在角落裡倒了一杯水喝著。

“嫪毐叛軍如何了?”

一個聲音響起,顧楠回頭看去,王翦正握著一隻酒杯,走到了她的身邊坐下。

嬴政繼位之後,有不上老將離世,於是提拔了一眾新的將領。

王翦這個衰貨早幾年一直在外領軍,總算是走運,頗受重用,如今也是一個上將了。

算得上是他實打實地打出來的功名。

這些年他也是變了不少。

“聽聞是你們正壓的。”一邊說著,王翦一邊搖了搖頭。

“三萬人,你們陷陣不過三千,說鎮壓就鎮壓了,送喪之軍真不是蓋得。”

說完,笑著看著顧楠,開玩笑似地小聲說道:“什麼時候,借我用兩天,讓我也感受一下?”

顧楠勾著嘴角,白了他一眼:“想得美。”

“冇道義。”王翦溫和地笑著說道:“受傷了嗎?”

“你是看不起我,還是看得起嫪毐?”

“嗬嗬。”

喝完了手裡的酒,王翦的眼神嚴肅的了一些:“這幾年,其他眾國似乎已經猜到了一些陷陣的練法,皆有效仿。”

他這幾年常年在外行軍,對這些的瞭解比鎮守鹹陽的顧楠要更多一些。

顧楠的眉頭微挑:“嗯?”

“楚國的一支軍已經頗有樣子了,上次和他們有過一次交手,吃了些虧。”

“猜的到。”顧楠夾了一口菜送進了自己的嘴裡。

雖然陷陣的練軍之法在稷王的時候就已經被燒掉了,但是畢竟旁人也不是傻子,這麼多年了都看不出什麼。

“但是他們的所部也隻有百人左右。”王翦淡淡地說道。

“從前能修內力的都是各王的秘衛,不過數十人,因為內息需要從年少培養,且習成之後要其忠肯,所耗複雜。”

“現在他們在擴軍,不過,成年之後士卒想要內息有成絕非易事,需要打磨筋骨。平常人根本受不住。我聽密報,韓國那邊曾預練千人,然後有人受不住,或是說修習了內息之後不甘人下,營嘯了。花了萬人才壓了下去,算是白練了。”

王翦給自己夾了口菜,一邊吃一邊說道:“他們現在在尋你的成軍之法,三千所部為何不亂。”

“你小心些。”

顧楠看了王翦一眼,笑了一下:“多謝。”

王翦擺了擺手。

“和我就不用說這了。我倒是該多謝你,當時秦王用將之時,你幫我說話。也彆當我是什麼都不知道。”

——————————————————————

嗯,有讀者提出的插敘看起來不舒服的問題,我瞭解了,很抱歉哈,一時衝動。以後我會注意的,慎重考慮這件事情。這裡還是和大家說一聲抱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