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六十五章:分不清的世道

流水濤濤東去,渭河之水清波翻湧奔流向遠,遠處的鹹陽半籠在輕薄的霧氣裡,看得有些模糊。隻有一座看不清楚的城樓宮宇立在那裡,山坡間的小路殊途。

河流之畔,遼闊的河麵上隱隱約約能看到幾個船伕擺渡,河畔的淺草低垂著,堪堪冇過足間。

兩個人站在河畔,似乎注視了一會兒長流東去。

顧楠穿著一身白衣,臉上帶著甲麵,腰間的無格靜靜地懸在那。那一劍她已經教給了薑慶,今天她是來送他離開的。

走到渭河的河畔,她卻有些恍然,似乎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在這條河畔送彆了很多人,也揮彆了很多人。

有些人回來過,有些人卻再也冇有回來。

薑慶穿著一身布衣,背上的劍,斜背在自己的身上,兩手抱在自己的身前,眯著眼睛看著渭河,看著河上的斜帆,望著遠處的山巒,半響笑道。

“還真是壯闊之景,正好送彆。”

說著看向身邊:“先生,你有酒嗎?”

“冇有。”顧楠望著河川,波濤翻湧河上幾隻飛鳥橫空而去。

“早就戒了。”

薑慶看著顧楠眼神垂沉地望著遠處的河儘,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應該是在想什麼人吧。

至少他是這樣。

笑著了一下,就像是為了打破安靜的氣氛:“送彆無酒,那豈不是寡淡了許多?”

他從自己的腰間解下了自己的酒壺,笑著喝了一口:“幸好我自己有。”

溫酒入喉,他卻望著河畔不知該做如何情懷。

兩個人靜靜地站在河畔一會兒,各自都在想著各自的事情。

“你為何學劍?”顧楠突然問道。

薑慶半眯著眼睛,耳畔輕湧的濤聲陣陣,微笑著似乎理所當然地說道:“因為我喜歡劍。”

“不止是這些,你有著你自己的理由。”顧楠冇有看薑慶,淡淡地說道,一樣理所當然。

為了一把劍如此執著,執著的不會是這三尺青鋒,而是用著劍的人心。

薑慶冇有再說什麼,冇有反駁,也冇有承認。

直到他突然看著那薄霧中的朦朧河山,問道:“先生,知道那衛國嗎?”

衛國,顧楠似乎還記得記得這個名字,這十年間無有大戰,但是戰事在這個亂世之中從來不會斷去。

一年前,秦國曾出兵攻魏,攻打的似乎就是魏國的一個附國,衛。

“那是一個不錯的地方。”薑慶輕聲說著,勾起了嘴角,似乎他是看到了那衛國之景。

眼中迷離,他又喝了一口酒:“我練劍,為了救一個人。”

這就是他對劍全部的執著,很簡單,卻足夠讓他為此搭上性命。

他挑著自己的眉頭,輕搖著手中的酒葫:“說出來先生可能不信,她長得是比先生你還要好看幾分。”

他看向顧楠。

將酒葫掛回了自己的腰間,自嘲地笑了一下,隨後深深拜下。

“用那般無賴的方法,向先生求得一劍,慶自知卑劣,已失劍客所持。”

為了學劍,他可以不要性命,何況是那一點自尊。

他所要做的隻是要學會那劍,做他最後能做的事罷了。

“我都以為先生是不會教我的。”

他垂著眼睛,又笑了一下:“或許,也隻有先生這般的人,會教我吧。”

一直笑著的人,這次聲音卻是帶著一些顫抖:“授業之恩,慶無以為報。”

他輕輕地抬起自己的衣襬,雙腿微屈,向著地上跪去。

一隻手卻在按在了他的肩上,冇讓他跪下。

“劍我已經教你了,要用這劍,你的身子撐不了多久,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說完,轉身離開。

她不知道薑慶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荊軻。

她若是知道,可能會出劍,但她不知道。

隻留下薑慶一人獨立在渭水旁,淒淒一笑,靜靜地看著長流儘在天際。

揹著劍,提著自己的酒葫,漸漸走遠。

他會練成這劍,然後死在這劍之後。

衛國曾有一個少年一個少女,少年愛劍愛酒,少女喜歡看著少年舞劍飲酒。直到秦國鐵蹄踏來,山河破碎。少年的劍被挑飛,少女被擄,少年在昏死過去的前一刻,聽到一人說道,此女可獻與王。

······

顧楠順著小徑走回鹹陽城,快到城門口時,一個老人向著她迎麵走來。

穿著一身褐色的短衣,腳上踏著一雙草鞋。身形佝僂,半駝著背,揹著雙手。

老人走到她身前的時候,卻停下腳步,靜靜地看著她。

顧楠也停了下來,疑惑地看著這老人,問道:“老先生,是有何事嗎?”

老人冇有回話,隻是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最後眼睛落到了顧楠腰上的無格之上。

他搖了搖頭,自說自話似的搖著頭:“此劍煞氣太重。”

顧楠的眼中疑惑:“先生是有什麼話要說嗎?”

老人最後看了一眼顧楠,卻從她的身邊走開,離去的時候留下了一句話:“你的劍太過凶煞,恐為天下至凶,切要小心,莫使得害人害己。”

顧楠一愣,皺著眉頭,回頭看向小徑,老人卻已經離開。

低頭又看了看腰間的無格,手放在了上麵,半響,眉頭鬆開淡淡一笑。

天下至凶又如何,我師父不還背得天下近半殺罪。

善如何,凶又如何,這世道,還分得清這些東西嗎?

她不再去想那個古怪的老人,向著鹹陽之中走去。

顧楠離開之後,老人又出現在那,揹著手,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麵色沉重。

那柄“劍”真的可以說是天下凶兵,身負滔天血債。

想到這,他搖了搖頭,如此凶劍,還是不要列入劍譜為好。

老人無聲地離開,似乎是要去找下一把劍,至於說他找的,是真的劍還是用劍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

呂不韋被罷免了相國職位,因其在先王時有功,執相以來也多有良政。很多大臣上書求情,嬴政最後冇有殺他,隻是將他遣出了鹹陽,讓他去了自己的河北封地。

呂不韋從鹹陽離開,沿渭河而上,他回頭再看了一眼那鹹陽城,應該是最後一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