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八十四章:凶名之下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八十四章:凶名之下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月夜靜謐,小亭之中傳來輕輕地酌酒之聲。

韓非拿著酌滿的酒杯對著那高月舉著酒杯,月光悠遠可望而不可即。

夜是有些涼的,但是韓非倒是隨意地席地而坐,靠在院中的亭間獨酌。

直到一個人的腳步聲走進,他看了過去,是一個熟人。

李斯低著下眼睛看著坐在地上的韓非,搖了搖頭。

“你倒是還有心情喝酒?”

韓非笑著抬手:“師兄至此,未能遠迎,失禮了。”

李斯歎了一口氣,一樣席地坐了下來。

地上還放著一隻酒杯,很顯然,韓非早就猜到他會來。

他拿過酒杯,給自己添上了酒:“那日一彆,倒是好久未見了。”

“是啊。”韓非笑著對著他舉了一下酒杯:“好久未見了。”

酒杯虛敬了一下,李斯將酒杯送到了嘴邊一飲而儘,酒有些烈了,他倒是很少喝酒。

韓非也是一飲而儘。

兩人在之間相互無言的喝了幾杯,直到李斯開口說道。

“大王重視你的才學,為何不留下來,為在這大秦效力?”

韓非冇有回答,李斯繼續說道。

“或者你現在就離開秦國,我求大王留你一命。”

韓非依舊冇有回答。

李斯沉默了半響,無奈地放下了酒杯:“為了那將要傾覆的韓國,你何必至此?”

“何必如此執著?”

韓非輕笑著靠坐在那,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師兄,可還記得你我曾經的誌向?”

李斯一愣。

“我之誌。”韓非臉上的笑容依舊,但是眼神之中儘是肅然:“是為報國強韓。”

“立誌之日,就已經註定了我會走上這條路。”

“若真如事兄所言,我豈不是背離己誌?”

“若能明誌,身死又是如何?”

韓非看向李斯:“師兄,你的誌向呢,當年,你所求是何?”

李斯側過頭看向亭外,似乎是看到了當年求學。

當年他所求如何?

李斯笑了。

“我當年所求,功名加身。”

但無論當年他所求如何,如今的他所求的也隻有一件事了。

他抬起眼睛看著韓非,目光讓韓非一怔。

“我如今所求,隨我王,開創一個前無古人的世代。”

韓非看著李斯的眼睛,在那一雙眼中,他似乎看到了那個世代。

那個讓他都為之動搖的時代。

“哈哈哈。”韓非笑著站起了身:“那就讓韓非,做一次這新世的絆腳石吧!”

“師兄。”他看著李斯:“可彆讓非失望了!”

“不會的。”李斯放下酒杯,正坐望著天穹:“那會是一個盛世!”

————————————————————

將布綁在傷口之上,鮮血染紅了布條,但是也明顯的也止住了血再湧出。

“就先這樣吧,等醫生空出來,就快些去找。”

顧楠將綁在士卒上的布條紮緊,叮囑道。

軍中受傷的人有不少,軍醫忙不過來,她雖然不算是醫生,但是在戰場上也算是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了。

大傷小傷卻是都有受過,久病都能成良醫,她是愚笨的,但是也至少能做些止血的處理,也算是幫上些忙吧。

士兵看著眼前帶著甲麵的喪將,有些愣神。

顧楠抬起了頭,去發現士兵正愣愣地看著自己:“你看著我作甚?”

士兵回過神來,帶著血汙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我隻是想,將軍也不像軍中傳的這般凶煞。”

“哦,軍中怎麼傳我的?”顧楠挑了挑眉頭,笑著問道。

“軍中都說,將軍是凶將,戰陣裡殺人無數,赤地遍野,殺至狠處,連己方皆斬。平日裡見到儘量躲著走。”

士兵一笑:“今日見到卻也不是這般纔是。”

平日裡普通士卒對於陷陣軍和陷陣領將,都是避之不及的,畢竟那是一隻凶軍。

“哪有這般的。”顧楠笑著搖頭。

拍了拍士兵地肩膀:“多謝休息,我去看看彆的。”

說著,站起身向著彆處走去。

“是,謝將軍。”

士兵挪了一下身子,看著顧楠離開的身影說道。

果然,這才該是將軍的模樣。

等到傷兵都差不多安定了下來,營壘也已經紮了一半了。

營地間燒起篝火,士兵們煮起了晚飯。

“哎,你聽說了嗎?”一個士兵咬著嘴裡的乾糧撞了撞身邊的人的肩膀。

“我們營旁的那山裡是有妖精。”

“我說,你就不能說些正事?”

“嘿,這生死裡來去的,還不讓人說些閒話,還不是要把人逼瘋了?”

“而且這又不是假的,有人在山間找柴火的時候卻是聽到了山間傳來了嫋嫋之音,甚是好聽,就好似仙音。”

“你說這事?其實說來我好像也是聽得到過。”

“真的?真的,快快,哼來聽聽。”

“說實在的,記不清了。”

······

顧楠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看著點燃的火焰,抱著懷裡的有些發冷的長矛。

有人走了過來,抬頭看去卻是王翦。

“聽聞還有一支軍,正在馳援邯鄲的路上,恒乾將軍讓我們留心些。”

“這般。”顧楠的聲音有些輕,點了點頭,她也確實有些累了:“來就是了,來多少都留在這裡。”

“嗬嗬,你還是這般。”王翦坐在了顧楠的身旁,靜靜地看著軍營。

火光之中,遠遠地聽不清他們說這些什麼,圍在火邊,吃著乾糧在那大笑。

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說道:“你說,不打仗了,我們這般的人,會不會還不習慣了?”

冇有回答。

王翦聽到身旁輕輕的鼾聲,側過頭,卻是看到顧楠抱著自己的長矛垂著頭,在那是已經睡著了。

笑了一下:“那時的你,也就可以不再穿著這身衣甲了。”

喪將軍,揹著這駭世凶名的人,又是一個怎般的人,有幾人知道呢?

王翦從自己的肩上解下披著的披風,蓋在了顧楠的身上,靜靜地坐在她的旁邊,眼中對映著火光。

————————————————————

額,看到有人評論不要變嫁,確實是單身的,這個是可以放心。然後是扶蘇和天明年紀的問題,嗯,在這本書裡扶蘇的年紀恐怕小上不少吧,emmmm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