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八十九章:最好是都活著回去不是嗎

“用兵過甚。”

嬴政重複了一遍這四個字,在棋盒中拿起了一顆黑子輕輕的放下,發出一聲低悶的聲音,落入棋盤之中。

“何為用兵過甚?”

“這天下百年烽火戰亂,是為用兵不甚?”

說著他抬起頭看著眼前的老人,眼神逼人:“要想再不用兵,這天下隻能有一國一君。”

黑數過白。

“所以,韓國,必當消泯。”

老人拿著手中的白子再難落下,已是敗局,棋局已經儘碎,即使在走下去也無意義了。但他還是繼續說道。

“大王,專治強敵即可,弱敵屈兵而威服,亦能所得共治,何必非要傾國而損民。”

“這萬民早已難經征戰,少些征伐豈不亦有益國中?”

嬴政看著這必勝之局,突然說道。

“國尉,顧先生曾經教過我一句話,我覺得用於這當今時局,卻是最好的解法。”

“喪將嗎?”老人摸著自己的鬍鬚,微歎了一聲。

喪將其人,他亦常有聽聞,從那千字文和治軍之道來看,此人是有良才的。

“不知是何話?”

“破而後立。”嬴政說出了這四個字。

將手邊的黑棋盒推開:“國尉,你輸了。”

老人神色垂頹地看著棋盤之中,手中的白子久久不能落下。

破而後立。

難道真要那山河破碎,萬民流離,才能重整此世?

這當世,真的冇有一個人逃得了?

很久老人纔將白子放回了棋盒之中,站起了身:“大王棋藝精進快速,老夫不堪博弈矣。”

“國尉過謙了,僥倖而已。”

老人站起了身來,神色輕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繚,告退。”

“嗯。”嬴政點了點頭,看著尉繚離開,將棋盤之中的棋子歸整。

老人走向宮外,破而後立,強製於法權,此法可成與否,他不知道。但他明白,這不是他所求的治世之道。

尉繚回過頭看了一眼那蘄年宮,略顯瘦削的身影看起來很是疲倦,有些佝僂。

老夫的歸處看來終究不是這秦國了,這天下以是無處可去矣,全且歸去吧。

尉繚眉間的皺紋更加深了幾分,他年少時曾學過觀占麵相。

秦王之麵相剛毅,卻缺失仁德。

希望是老夫這次看錯了吧,否則,也不知道會是這天下的福還是禍了。

————————————————————

細密的雨點打造帳篷上發出一陣陣敲打的聲音,在軍營之間起伏不定。

這時節的雨倒是多了些,這幾日又下起了小雨,雨勢不大,但是綿綿地一直下了好些天,也不知道下到什麼時候纔會停。

這是帶來了諸多不便的,彆的不說,就說是山林之間的柴火如今拾來都不能點燃,非要放在營帳裡晾乾了才能點火。

而且雨天更影響了巡隊的視野和範圍,這樣的天氣淋上些雨若是士卒受病,更影響行陣戰事。

唯一的好訊息就是,這雨雖然給他們帶來了不少麻煩,但是這些天小半個趙國估計都在下雨。北境來的李牧軍恐怕也免不了苦惱一陣,和他們不同,這支北境軍現在恐怕還在百裡加急地往邯鄲趕呢。

顧楠坐在營帳之中,抓著自己的頭髮,她現在正在回憶曆史上這場戰事的每個細節。

說實話,她當年也不是學曆史的,腦子裡那些可憐的曆史知識天知道還夠用到什麼時候。索性,戰國時期這幾個著名的曆史戰役,她還是記著一些。

李牧大潰秦軍的第一戰,此次是秦軍第一次攻趙,加上如今己方身處的位子,那麼這一戰不出意外會向著那場肥之戰發展。

肥之戰,秦國兵力直抵趙國都城邯鄲,李牧率領北境之軍南下與邯鄲之軍回合在宜安和秦軍對峙。恒乾但又秦國兵力在外難堪長戰,所以準備誘敵出城,進攻宜安之側的肥地引李牧來援,待李牧軍出營後再將其截殺。

不料李牧不受引誘,反而撐著秦軍攻肥之時,攻取了秦軍本陣。

待恒乾回援之時在兩側安排大軍鉗攻秦軍,最後將秦軍擊潰。

若是說李牧的計策多麼驚豔是冇有的,甚至說根本冇有什麼計策。隻是利用了秦軍當時的心理而已。

但是李牧領軍的才能就表現自他對人心局勢的把控和揣度。

破匈奴亦是這般,先示敵以弱,囤聚軍備,待匈奴大軍南下,再轉而包抄。

而一場戰事的勝敗,奇計不是唯一,或者說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領軍之人能否看破整個局勢,攻敵以弱而至勝。

肥之戰,李牧就看到了秦軍難撐久戰的心思,固守不出消磨秦軍的耐心和鬥誌,最後露出破綻,一舉擊潰。

和李牧這般的名將對軍,顧楠心裡很難有把握,同樣的,在秦軍之中,恐怕就算是王翦也難有勝算。

即使顧楠知曉肥之戰的戰況和破綻,她可以固守本陣,也可以藉此對李牧軍實行反包圍。

但是隻是將曆史上的破綻彌補,若是不能一舉擊敗李牧,之後的對局如何,恐怕就會陷入她難以把握的局麵了。

冇有彆的辦法,也隻能搏上一把了。

顧楠皺著眉頭提著筆寫著手中的記文,這是她以防自己有所差錯所做的肥之戰的推演。

其上寫著她能想到的秦軍和趙軍交戰之後會發生的各種可能。

這一戰她不想像那曆史一般敗去,這天下就快平定了,這戰事她早已經不想再打了。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想起那日的軍中長歌,顧楠的嘴角微微翹起,搖了搖頭。在看著手中的書時,眼中定定。

出征的時候她和王翦說,她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能活著回去。

與子同衣,身披戰袍,她是想都活著回去的。

雨聲淅瀝,輕打在山林間,軍營裡發出細密的聲音,輕響了一夜。

軍營之中的那火光在照在帳篷上微晃,火光在雨夜之中暈開,亮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的陽光初照,山中的樹木夜間帶著露水泛著點點的微光,從葉間滑落,摔在地上浸入土裡。

雨是停了,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下。

雨夜裡被打落的樹葉落在地上,上麵蓄著一些雨水,飛鳥撲閃著翅膀落在一旁淺酌著。

“唔。”

桌案上的油燈還亮著,趴在桌子上的顧楠皺了皺眉頭,卻是不小心睡著了。

睜開眼睛,撐著桌子坐了起來。

長出了一口氣,頭還有些暈,揉了揉自己的頭髮,看著手中的竹簡,提著筆,眉頭輕蹙。

“嗯,是寫到了哪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