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九十三章:這幾日的雨,特彆多啊

李牧回過頭去大吼道:“所有人,撤出營壘!”

“撤出營壘!”倖存的趙國士兵慌忙對著身後大喊,將行令通傳了下去。

顧楠站在原處,下令道。

“弓弩手,放箭。”

“其餘人,守住營門,一個都不能放走!”

身後的士兵揮動手中的火把,一瞬間喊殺聲起,將火焰驚得翻卷,終是讓這長夜,無了半點安寧。

弓弩手解下了自己背上的長弓弩駕,箭簇如雨點一般的落入火焰之中。

步卒士兵湧向營門,兩軍終是撞在了一起。

趙軍身後被火焰逼迫,又有亂箭在營地的上空射來。

一片恐慌,營門被秦軍堵住,一時間,幾乎成了一麵倒的廝殺。

營門不算小,但是最多每次也隻能衝出數十人,隻要有趙軍衝出營門就會被外麵的秦軍亂劍加身。

已成定局。

————————————————————

四周很亂。

李牧看著四散逃開的士兵。

突然笑了一下。

居然是被人算計了,看來我還真的是老了。

扭頭看著四處扭曲的火焰。

這就是老夫的葬身之所嗎?

死於戰陣之中,對於一個將領來說,倒也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但是還要等一下。

李牧從自己腰間抽出了長劍。

拍了拍身下的戰馬,他的戰馬並冇有被火光驚擾隻是平靜地看了李牧一眼。

李牧撥轉過馬頭。

身後的數千騎軍靜靜的看著他。

到了這時候,隻有他們還冇有亂。

冇有李牧的命令,他們不會做任何多餘的事情。

戰馬不安地踩動著地麵,卻依舊被他們死死地拉住。

看著他們,李牧沉默了一下。

“隨本將,衝破秦軍。”

“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做北境之軍!”

李牧握著劍柄,走過他們的身側。

“是!”

數千人同時說道。

跟在李牧的身後,向著那火光之中的營門走去,愈走愈快,最後催著戰馬衝了起來。

熱風捲動著李牧的衣袍。

且待老夫,最後,殺上一場痛快!

······

顧楠站在黑哥的一邊,看著那翻騰的火焰和滾滾黑煙。

長出了一口氣,如此的趙軍就算是李牧,想來也難以規整,形成戰力了。

回過頭,手輕輕地搭上一旁黑哥的脖子。

“結束了。”

不知道是在和誰說,又或者是自言自語。

“結束了。”

看著那遠處的火焰肆虐,刀兵之聲紛雜不止。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輕笑了一下。

“一起活著回去。”

······

“嗒。”

一聲輕響。

或者說是一聲輕釦,就像是什麼從高空落下墜落在山林之間的葉子上。

“嗒。”

第二聲,一絲冰涼打在了顧楠的麵甲上。

讓她的眼神一怔。

這幾日的雨,是特彆多的,也來的很突然。

“嗒嗒嗒嗒嗒······”

連綿的雨聲想起,打濕了這片山間,也打濕了那火光之中的營地,火焰一止,熱浪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寒冷。

顧楠的眼神凝固在那,半響,纔是動了一下。

帶著茫然和不可思議。

她仰起了頭,看向那片天空。

視線之中變得模糊,雨水綿密的落下,在天中鋪開。

雨絲在視線之中幾乎看不清楚,但是被那最後的火光透過了,泛著微光。

雨水打落,如同傾覆,很快變成了傾盆大雨。

將戰陣之中的每一個人衣衫浸濕,將火焰熄滅。

所有人都仰頭看著天空,逸散的黑煙之中,趙軍劫後餘生,秦軍則是茫然。

“嗬,嗬。”李牧提這劍,站在營門之處喘息著,衣甲染血,感覺著身上的冰涼。看向天上,雨水打在他的臉上。

“嗬嗬嗬嗬。”李牧輕笑著,最後發出了一聲長嘯:“天不亡我趙國!!”

他抬起了劍,策馬揚襟,對著那營門之外看不到頭的秦軍吼道:“殺!!”

······

顧楠看著雨,很久,才喃喃著問道。

“為什麼······”

雨水將麵甲打濕,透過麵甲的細縫地落在她乾裂的唇間。

顧楠的眼角似乎有什麼滑落,也不知道是雨水還是什麼。

她的聲音很輕。

“你真要這世間之人死儘,才肯罷休不成?”

她不理解。

“殺!!!”

耳畔的聲音聽的模糊。

直到聽清了一旁的聲音。

“將軍!”一個陷陣軍在顧楠的耳邊說道:“我們怎麼做?”

顧楠低下了頭,從自己的背後將長矛取了下來,翻身上了黑哥的背上。

麵甲之下,眼睛抬起,盯著那混亂的營門。

“殺,破那趙軍!”

就是那蒼天不允,那又如何?

營門之前,亂雨紛紛。

李牧提著劍,牽著馬站在混亂的軍陣中,身後帶著數千驍騎。

看著身前的秦軍之中,一騎白袍慢慢地提著一杆銀矛從軍陣之中走出來。

麵上覆蓋著的凶麵駭人,身上的氣度更是殺伐戾氣四溢。

身後跟著一支黑甲軍,皆帶凶獸之麵,靜默不言,凶麵之下的眼中儘是凶戾。

隻是走來就有一股煞氣撲麵。

李牧身後的數千驍騎的騎矛垂下,陣中泛起濃烈的寒意,戰矛之上似是有氣旋盤轉,捲開了矛身上的雨水。

李牧看著眼前的白袍將,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年邁的身子挺直,眼中儘是戰意,蒼老渾厚的聲音吼道。

“吾等,乃是趙國北境之軍。”

“來陣通名!”

顧楠手中的長矛一甩,雨水從她多的臉側滑落,將她的長髮沾濕,聲音發冷。

“秦軍禁衛,陷陣死士。”

“好!”

李牧大笑了一聲,身後的那支驍騎之中似乎冒出了一股冬寒之意,使得這雨夜又冷了幾分,軍陣之上好似浮現了一抹寒光,長矛同立。

“錚!!”黑甲陷陣之中,長劍出鞘,鋒鳴不止,解下了背上的巨盾,落在了地上濺起一片雨水。

長劍橫於身側,盾架於前。

黑哥看著李牧身下的戰馬打了一個響鼻,刀疤之下的眼睛更是凶了幾分。

陷陣軍中一點血色湧動。

“來!”李牧的身上戰袍翻卷。

一滴雨水落下,落在了兩軍陣間,倒映著兩軍的寒鋒。

顧楠的長矛一轉。

“殺!”

腳步馬蹄踏破了雨水,兩軍之間的那滴雨點中,兩軍一瞬間放大。

最後衝在了一起。

————————————————————

額,有讀者說最近比較水,流汗,其實是有在認真地寫的,可能是打仗這種事很難寫的有趣一些吧。我會繼續改進的,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援。8)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