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一百九十八章:遇到問題想想想

半空的天側是將明未明,雲層是顯得還有些壓抑的。

陽光還未有穿透出來,隻是將雲間照得微亮,光暗明晰。

還有些昏黑,夜晚是還冇有完全過去,但是應當也快要過去了。

隨著車轍聲漸近,一駕馬車從韓國的都城新鄭之中緩緩行出。

車輪壓得很深,拉著車駕的馬匹喘著微沉的粗氣。馬蹄踩在地上,每走一步都會帶起一些地上的泥土。

看得出馬車之中似乎是拉著什麼很沉的東西。

隨著馬車的行進,車旁的簾子搖晃著,隱約間能看到,那裡麵是坐著個人。

馬車之中的人穿著一身青色的長衫,衣襬輕垂在馬車的坐榻上。看模樣該是隻有十幾歲的少年年紀。

可此時少年臉上的模樣卻不像是一個少年,眼神垂沉,似乎是感覺到了馬車的晃動,眼神才動了動。側過頭順著車上的簾子看向車外。

道路上看不到人影,隻有馬車木輪的滾動聲在路上迴響。

車窗之外,韓國的都城新鄭愈來愈遠,或者,說此時應該說是秦國的城邑新鄭。在暮色下那城郭的輪廓漸漸變得模糊不清,直到再也看不見。少年才收回了視線。

城破之日,韓國的相國張平亦殉國而死。韓國,是已經不存於此世了。

張良坐在馬車之中手掌放在自己的腿上,漸漸握住,抓住了自己的衣襬。

秦國······

張良的眼中帶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的東西,他伸出手,默默地將車簾掀起。馬車外的空氣有些冷,也有些低悶。

遠處傳來不知是什麼的呼嘯,隨後見到了幾隻飛鳥掠過層雲之間。

仰起頭看向那將明未明的天空,張良的神色怔怔,喃喃著。

“天將明矣。”

簾子被放下,傳來一聲鞭響馬車加快了幾分,消失在了路的儘頭。

燕國境內。

一個青年人正坐在房間中,看著擺在桌案上的杯子,杯中的水麵平靜無波。

一旁點著一盞油燈,火焰在燈芯之上跳動著,火光將漆木的桌案照得微紅。

青年人的平靜的眼中露出幾分焦慮,一陣腳步聲傳進房間之中,隨著那腳步聲,放在桌麵上的那杯水中泛起了一絲波紋,杯中的人影也一陣晃動。

房門被打開。

一個人站在了門口,看著坐在房中的青年,躬下身,雙手虛抱在身前。

“公子。”

青年人回過頭,點了一下頭:“鞠先生。”

被稱作鞠先生的人站起了身來,笑著說道:“恭喜丹公子從秦國歸來。”

這青年卻正是燕國的公子丹,燕國與秦國聯合攻趙之前,燕處弱勢,為了明哲保身,將公子丹送於秦國作為質子。直到戰事結束,才被送了回來。

“不必恭喜了。”青年的臉色有些無力,拿起了桌案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杯中的水。

“不知公子在秦國身處如何?”鞠先生從門邊走了進來,抬起衣襬坐在燕丹的麵前。

“秦國。”燕丹微出了一口氣:“秦國之事,不必談了。”

他在秦國作為質子身處如何自然是不用再說。

鞠先生看著燕丹,歎了口氣無奈地說道:“如今燕國勢弱,如此之為,大王也是無可奈何啊。”

“我明白。”燕丹靜靜地說道。

燕國勢弱。

燕丹想到此,眼中的神色更加焦慮起來,如今的形勢,這天下已經容不得弱國了。

他張了張嘴巴,將手中的杯子放下,最後說道:“在秦國,我卻是見到了嬴政。”

“嬴政?”鞠先生念著這個名字,這個名字如今代表著的就是秦國。

“是。”燕丹抬起了而眼睛:“我見到他時,他亦看著我。”

說到此處,他似乎是又回想起了那個眼神,就好像是睥睨著這世間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鞠先生看著燕丹,眼中慎重地問道:“此人為人如何?”

燕丹抬起了頭,看向鞠先生,然後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但是,絕非仁善之輩。”

鞠先生點了點頭:“觀如今秦國所為就能知曉。”

“秦國這虎狼,所圖甚大。”

說著他望向一旁油燈之中的火芯。

那火焰之中就好像能聽到那兵馬之聲,秦國之勢已趨。

油燈的旁邊放著一袋箭簇,鞠先生伸出了手從箭簇之上取下了一片雁翎。

慢慢地將雁翎放在了火焰上,一瞬間火焰湧上了雁翎快速地焚燒著。

鬆開了手,雁翎落在了火中,直到被火焰焚為灰燼。

語氣複雜。

“秦國之勢如同猛火急燎,如今韓國已滅,趙國所失過半,也當是難再支撐。”

“下一個又會是誰?”

燕丹的眉頭深鎖:“當是燕魏之地了。”

“公子。”鞠先生看著燕丹躬身說到:“燕國需聯合所援。”

“如今趙國分崩,公子可勸大王與趙國休戰為盟,再與東齊結聯,北休單於於好。如此,或可一阻秦國兵鋒。之後就可另做打算,以弱秦強。”

“聯合所援。”燕丹念著這句話,似乎是在思索著,良久,搖頭一歎。

“先生,求援之事所需太久,而且父王恐怕也難下決定,燕國恐怕已經等不起了。”

說著他站起了身,走到窗邊,將窗戶推出了一道細縫,手掌劃過窗邊,光線穿過細縫照在燕丹的臉上,一道豎光穿過他的一隻眼睛。

那隻眼中,帶著幾分決意。

“當有一策,可阻秦國侵蝕天下。”

鞠先生在燕丹的身後思索了一會兒,平緩地說道:“公子,我或許有一人,可以舉薦於公子。”

————————————————————

秦國的王宮之內,嬴政坐在殿內看著座下的人,語氣裡帶著一些心不在焉:“偏殿的那位女子,誕下了一子?”

“是。”侍者有些小心地抬起頭看了嬴政一眼:“大王這······”

嬴政揮了揮手:“好生照料便是,若是有一天她們要離去,便送她們出宮。”

“是。”侍者躬身退下。

嬴政一人坐在殿中,看著桌案之上的政務,卻是無心下筆,腦中是不是浮出昨日那恍惚之間看到的微紅的麵孔。

應當,是我多想了纔是。想著嬴政搖了搖頭,笑了一下,像是在笑自己,世間怎麼會有容貌變的人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