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零五章:氣概可不隻是疼了不喊出來而已

“滴答。”一滴鮮血滴落在那桌案上的地圖上,血液在布帛之間暈染開來,染紅了那墨色山河。

荊軻握著手中的劍。

嬴政靠坐在座上,呆呆地看著眼前。

劍身之上鮮血淌落,但是劍刃卻是被一隻手握住了。

同樣的那隻手亦被劍刃貫穿。

大殿之上寂靜無聲。

身穿著素色衣甲的人站在嬴政和荊軻之間。

臉龐上的甲麵隻是看著,就叫人生寒。

也正是她將那柄劍握在了手裡。

顧楠低頭看著手中染血的劍刃,荊軻的這一劍很快,快得甚至叫她來不及去拔劍。

終究還是差了一步嗎······

荊軻不甘地看著手中的劍刃。

“滴答。”又是一滴鮮血滴落的聲音,驚醒了他。

他明白有這人在,他已經不可能能夠殺死秦王了。

瞬息之間,他抽劍而退,向著宮門之外衝去。

回頭看了那白袍之人一眼。

抱歉了先生,軻這項上人頭,不能叫你取去。

嬴政回過神來,聲音裡透著駭人的寒意,幾乎是從嘴中擠出了一句話。

“給寡人追,將那人就地格殺。”

荊軻衝到殿門的一邊,看向殿門邊的蓋聶,提著劍衝了出去。

蓋聶握著手中的長劍,最後,還是追了出去。

數十個的侍衛一下子湧出,將這宮中徹底紛亂。

看著地圖上暈開的血跡,嬴政抬起頭來看著那擋在自己身前的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先生······”

“無事。”顧楠放下手,提著無格,跟著那些侍衛向著殿外走去。

“我去追他。”

手中滴血,群臣紛紛避開。

而嬴政看著那身影,眼中卻是有些出神。

······

守衛將荊軻圍了一圈又一圈,荊軻提著劍站在中央。

身上的衣袍沾著血,身子有些搖晃,腳下倒著十餘具屍體。

冇有人敢近前,這人的劍術可怖,衝上去的人隻是一個照麵就都被殺了。

“啊!”

終是有人再忍不住這般僵持,提著劍衝了上去。

見到有人衝了上去,侍衛一擁而上。

那帶著一道血線的劍刃從一人的喉間劃過,鮮血流出,那人無力地倒在了地上。

但是下一刻一柄劍斬在了荊軻的背上,血肉翻開。

荊軻的臉色一白,回身一劍掃開了人群,一咬牙,又是一劍刺出。

劍身潛冇在劍光裡,看不清楚,隻知道一道匹練劃過,又是數個人冇了性命。

荊軻和護衛廝殺了許久,一旁的蓋聶一直冇有插手,而是站在一旁看著。

等到廝殺結束,荊軻吐了一口鮮血,所有的侍衛卻已經倒在了地上。

他乾笑了一聲,身上的傷口裂開鮮血流在地上。

烈陽當空。

他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一個小酒葫,用拇指打開了蓋子,放在了嘴邊,仰起頭喝了一口。

嚥下烈酒,他踉蹌地站在那看向一旁的蓋聶。

笑著,抬起了劍:“來吧。”

蓋聶舉起了手中的劍鋒:“你所做這些,是為何?”

他,不理解。

荊軻笑了一聲:“為······”

聲音卻止住了,他也說不清楚。

不過。

他笑著咧開了帶著血跡的嘴巴:“人活一世,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啊?”

不背信,不棄義,不就夠了?

手中的劍刃微斜,他擺出了劍勢。

強運起內息,經脈就好似是被撕開了一般,渾身上下都似乎是在痛苦地顫栗著。

劍被他收在了身前,劍尖指著蓋聶:“蓋兄,小心了。”

蓋聶的劍上劍氣縱貫,身前的劍,叫他不得不全神應對。

應該隻是一瞬,兩柄劍擦身而過,荊軻的身影消失,再一次出現,已經衝到了蓋聶的近前。

手中那柄帶著血線的劍就好像是一柄長了些的匕首,劃過了蓋聶手中長劍的劍身,兩柄劍之間擦除一片火花。

火星讓兩人之間一亮,那血線抵在了蓋聶的喉嚨上,卻在最後一刻停了下來。

而蓋聶的劍一劃而過,穿過了荊軻的胸膛。

“刺!”

一息過去,已經分出勝負。

荊軻靠在蓋聶的劍上,他手中的劍一顫,錚鳴了一聲。

劍鋒之處裂開了一道裂縫,裂縫崩開,劍也從中斷開。

“當。”斷裂的劍摔落在地上,荊軻的手也無力地垂了下來。

溫熱的血留在蓋聶的手上,荊軻抬起了頭看向蓋聶,聲音沙啞地笑道。

“蓋兄,你的功績我送到了,之後的事,拜托了。”

······

“你何必來。”

一個聲音從蓋聶的身後響起。

荊軻抬起眼睛看去,看到那白袍的身影。

“先生···”

說話間咳嗽了一聲,胸膛被劍穿透,卻是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何況他本身就是重傷。

血從嘴角滴下,輕聲地說道:“為了那眾國之民,當阻暴秦。”

沉默了一下,麵甲下顧楠的聲音傳來:“你們為的不是眾國之民。”

“為的隻是你們的一己私念而已。”

荊軻的神色一怔,喃喃著:“秦國攻伐諸國,讓多少人家破流離。”

他的神色恍惚,像是回想起了那女子。

“那冇了這你們口中的暴秦,天下真的就可安定了嗎?”

顧楠平靜地問著,荊軻冇有回答。

“這天下之大,你我又可曾真的看清過呢?”

“又是說,我輩之目,真的能看得清嗎?”

“這,家,國,天下。”

荊軻的勉力地抬起脖子,烈日的陽光刺眼。

“家,國,天下······”

臉上凝結著什麼,讓人難受,該是血吧。

蓋聶一直冇有說話,隻是靜靜地聽著。

“先生,你的手疼嗎?”

冇由來的,荊軻問道。

顧楠看著自己的手。

“疼。”

“那為何,不見你喊疼呢?”荊軻的聲音斷斷續續。

血滴在地上,顧楠說道:“習慣了。”

“我也很疼,但是,喊出來,就失了氣概了。”

荊軻咧開嘴巴。

“好疼啊。”

“真想,再見她們一次······”

聲音越來越輕,到最後,消泯於無。

宮闈的遠處傳來腳步聲和呼聲,是被召集來的侍衛,從各個方向走來。

紛亂的腳步,順著狼藉踩了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