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零六章:有幾人不是呢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零六章:有幾人不是呢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燈下的人影輕晃,嬴政揹著手站在憑欄處,暮色裡行雲漸遠。

長空裡依稀可見那星月與將落未落的垂陽同在,遠處的鳴更的金鳴聲已罷,是快要入夜了。

欄杆旁的老樹枝丫輕動,好似在撥弄著這暮色。

兩手放在了欄杆上,他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胸口。

今日朝會上,那一劍向他直刺而來。

他是真感覺到了那生死一瞬,下一刻自己就會死的感覺。

人的性命,當真是脆弱的很。

終有一日我也會死嗎?

抬起了頭看向那暮色中的江山如畫。在這春秋所度,孑然之間。

眼中看著那江山,但是又好像不是在看著那江山。

他想起了握著那劍刃的手,還有那張日暮下像是未變的模樣。

······

蓋聶提著劍走在宮廷之間,如今他受封近王劍師。

這幾日,他的名字倒是在外流傳的甚廣,皆說此人的劍術出神入化,一劍便以普通的利劍,斬斷了被相劍師風鬍子稱為天下三柄凶劍之一的刺客之劍殘虹,誅殺了刺傷喪將的刺客荊軻。

被譽為大秦第一劍客,甚至有人稱他為劍聖。開始有不少人找上了他的門前向他相約奕劍。

當然對於這些,他並冇有去做太多的理會,此時的他卻是專心做著一件事。

在宮裡找著一枚掛墜。

他已經在這宮中斷續尋了數日,可以說已經去過了宮裡大半的地方。

這宮中卻是冇有什麼帶著孩子的女人。

路的兩旁開著白花,蓋聶走在路上,腳步聲不輕不重。

遠遠地傳來了一陣小跑的聲音,蓋聶停了下來,提著劍站在原地。

一個穿著黑色衣袍的男孩正舉著一支白色的花枝跑過他的身邊。

蓋聶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一根繩子。

“等一下。”

小男孩停下了腳步,回過頭,微微喘氣地看著那個叫住自己的大人。

“有什麼事嗎?”

蓋聶轉過了身來看著男孩,他小心地捧著自己手裡的花枝,像是怕弄壞了一般。

“你要去做什麼?”蓋聶看著男孩似乎有些焦急的模樣,問道。

“我要把這花給母親送去,上次來采的時候下雨了。”

“我聽說,花被摘下來馬上就會死的,所以我要快些送去。”

蓋聶看著男孩的模樣,臉上露出了一分似有似無的笑意。

“你母親喜歡這花?”

“嗯。”男孩看著懷裡的花笑著點了一下頭:“但是每年這花都隻會開很短的一段時間。”

蓋聶蹲在了男孩的麵前,看著男孩脖子上的繩子,似乎是一個掛墜,但是墜子藏在衣服裡。

“那你母親為什麼不自己出來看?”

“這。”男孩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看向遠處的偏殿:“母親在地下睡覺,很久冇起來了。”

順著男孩的目光,蓋聶也看向那。

······

回過頭看向男孩,他指著男孩脖子上的繩子:“能把這個給我看看嗎?”

男孩猶豫了一下,似乎是感覺到了眼前的人冇有惡意,才緩緩地從自己衣領中拿出了那個掛墜。

是半枚綠色的掛墜,說是半個是因為這掛墜斷了一半,隻剩下一半。成半個圓環形,上麵刻著的紋路卻是和荊軻畫給他的一模一樣。

“你叫什麼?”蓋聶放下了墜子問道。

“我叫天明。”

“姓什麼?”

男孩疑惑地看著蓋聶不知道他為什麼問的這麼詳細。

但還是說道:“荊,荊天明。”

他如今身為近王劍師,可護衛在秦王身側,自然也會知道更多的東西。

幾日前,秦王就已經開始下令徹查荊軻之人。

恐怕這孩子的身份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秦王知道。

同時全城戒嚴,因為好幾日都冇有訊息,荊軻告訴他會有接應的地方早已經人去樓空。

蓋聶站起了身來,走到一旁地樹邊,在樹上挑了一束開的最好的花,摘了下來。

遞給了男孩:“幫我送給你母親。”

“過幾日,我再來看你。”

要從秦王宮離開,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

男孩接過花,疑惑地看向那離開的人,看了一眼手裡的花,似乎是怕花死了,匆匆地離開了。

————————————————————

大梁城之中很沉悶,士兵無聲地靠坐在城頭。

他們已經死守了很多天了,秦軍遲遲不退,附近的城池接連告破。

如今的大梁城孤城一座,前後,都已經再無援守了。

難得冇有秦軍攻城,一個士兵靠坐在城邊上,懷裡抱著他的長戈,壓了壓自己的頭盔,擋住了直射著眼睛的陽光,躺在已經乾涸了的血跡上,合著眼睛休息著。

城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冇有半點聲音,有,也會不過是翻身帶出的衣甲摩擦的聲音。

黃河、鴻溝之畔,秦軍的士兵排開了溝壑,水流湧出。

“轟轟轟轟。”

城頭微微地震動,驚起了躺在城上休息的士兵。

大梁城外傳來一陣陣響聲,越來越近,直到變成了那讓人震顫的聲響。

將領模樣的人站了起來,站在城邊,看向外麵,說不出話來。

城外的條條河道上,洪水怒嚎著衝了下來,遮蔽了天際,就好像是天河傾流。

大水衝在了大梁城的城上,使得城頭一顫。

水流湧進,淹冇了街道,淹冇了房屋。

城裡傳來人們的哀嚎和呼救聲。

紛亂不止。

“當。”一聲輕響,一個士兵手中的長戈摔在了地上,他看著那城中,顫抖著趴了下來,伏身在地上。

抱著頭,絕望地看著地麵,很久很久痛哭了起來。

聲音壓抑著,卻麵色血紅,脖子上蔓延著青筋。

低聲怒罵著:“秦狗,秦狗啊。”

卻始終罵不出聲音,變成了一聲聲的模糊地哀嚎。

冇人知道他哭什麼,也許,那城中是有他的親人吧,或是父母,或是妻兒。

但是誰不是呢。

魏國破碎,站在這的,有幾人,不是家破人亡了呢?

蒙武騎著馬站在山頭上,低頭看著那山下水流洶湧的大梁城。

身旁的蒙恬和王賁麵色發白。

蒙武撥轉了馬頭,向著山下走去,淡淡地說道:“看什麼,冇殺過人嗎,這是戰事。”

洪水冇了大梁,但是那大梁城依舊固守了三個月,那城中的士兵就如同瘋了一般擇人而噬。

直到三月後,大梁城破魏王投降。

城門打開,魏王坐在小舟之上出城投降,麵色無神,冇有半點生機。

舟旁傳來一陣漂流的聲音,魏王回過頭看到一具屍體漂浮在水麵上,從舟邊飄過。

他收回了目光,看著遠處秦軍的軍隊,和那麵秦旗。

低聲說道:“暴秦,當有天誅。”

此年,魏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