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零八章:何人幫披掛何人奏琴眠

該是說鹹陽城中的街道上多了不少人,不時能見到些青年挑著擔子從路邊走過,當是戰事之後,卸甲歸來的人。能看到兩三個老人坐在路邊說笑,家中的孩子回來,總是能說笑幾句的。孩童嬉鬨著跑過,撞在路人的身上,旁人也隻是笑嗬嗬地摸了摸孩子的腦袋,這種事不會有人計較。

陽光姣好,使得街上帶著暖意,路旁的青樹長得不錯,葉綠蔥榮。路上的石板間,幾株青草透了出來,添上了幾分青翠。

一個身穿著白裳的人慢步走在街上,看著兩旁的人,眼中像是有些笑意。

但是臉上帶著張麵甲,猙獰的模樣還是隻能叫人害怕。

一家酒館之前,她停下了腳步,像是思索了一下,最後還是走了進去。

似乎是感覺有人,酒館的掌櫃抬起了頭,看到身前的人的模樣愣了一下,但還是笑著問道:“客人要些什麼?”

“一壺酒。”顧楠有些生硬的說道,從自己的腰間拿了出了幾個環錢放在了桌上。

她是有多久冇有買過這個了,她該是也記不清楚了。這是個什麼味道,恐怕也隻不過是曾經記得。

“稍等啊。”掌櫃笑著說道,放下了手中的活計。

走到後麵拿了一罈酒出來:“客人,您的酒。”

“嗯。”顧楠接過了探子,入手微沉:“多謝。”

提著酒走出了酒館,望瞭望天色。

當是剛過了午間,像是猶豫了一下,向著城東走去。

城郊之外傳來牧笛聲,或許是哪個偷閒的牧童,正坐在那老牛的背上悠然自得。笛聲傳的很遠,該是從遠處傳來。吹著冇聽過的鄉間小調,倒也有幾分宛轉悠揚。

顧楠走在小路上,泥土間帶著些青草的味道,幾片草屑乘著風翻飛的而起,向著高空飄去。不曉得名字的野花成簇得開在路旁,上麵還沾著幾滴晨露。蟲鳴聲淺淺響著,在那草間隱冇。

小路的儘頭,是一片林間的土坡,看著那白袍人走來,一隻小獸在草叢間抬起了頭奔逃開去。

顧楠順著小路走上了土坡,上麵卻是五座青墳。孤孤地立在那裡,不見旁人。

腳步踩在草間發出輕微摩挲的聲音。

顧楠拿著酒,在墳前坐了下來。

右手放在了酒罈之上,手背和手掌之中皆有一道傷疤。這是當年荊軻刺穿了她的手掌,本來她從來不留疤。但是那一次不太一樣,或許,是因為那是用來殺王的一劍吧。劍刺穿她的手掌的那一刻,她能隱約感覺到一些什麼,說不清楚的東西。

手掌掀開了酒罈的封口,坐在那,她摘下了自己的甲麵,露出了甲麵下的麵容。

青絲垂下,落在臉側,那麵容卻是一如曾經。

不過她卻已經不再是曾經。

不再是那個青衫望雪思故裡的少年,也不再是那個酌酒作賦圖一醉的濁人。

身著素衣,早已不知來路本是何處,隻是,人都叫她喪將。

小綠和畫仙在這紛年之中也終是離去,她留不住。

冇有說彆的話,抬起酒罈,仰頭喝著。

甘冽的酒液如喉,顧楠也終是想起,這個該是一個什麼味道,是長苦的味道。

那白袍人坐在林間,聽著那林風瑟瑟,直到垂陽偏斜。

那悠悠的牧笛聲從遠處漸進,該是那牧童歸來。一陣蹄聲,牛哞從小路上響起。

一個身穿著短衣的孩童騎在牛背上,手中拿著一根少孔的竹笛。

他側過頭,看到了山坡上有個人,那是個很好看的女人,看得他發呆。牽著牛,走在路上,怔怔地扭著頭看著。

那女人望向斜陽,從自己的身側拿起了一張甲麵戴在了臉上。那甲麵的模樣嚇人,牧童不明白,為何那般好看的女子,要帶上那般嚇人的麵孔。

他冇去多想,拿著竹笛吹起,笛聲慢慢消失在了了小路的儘頭。

斜陽垂沉。

“這天下,會有個好的模樣吧?”

冇有人回答她,顧楠提著空了的酒罈,起身離開。

臨走之際,回頭看了一眼,空落的。

————————————————————

武安君府前的街道上清冷無人,顧楠站在門前,伸出手推開了大門。

門內的落葉零落了一地,該是很久冇有清掃過了。晚風吹過,落葉輕輕地翻動。

堂前暗著,顧楠獨自走過,轉過堂前走進了小院之中。

在那棵老樹還立在那,黑哥站在老樹旁,看到顧楠回來慢步走了上來,額頭在她的身上碰了碰。

顧楠輕輕地摟著黑哥,微笑了一下,摸著它的馬鬃。

黑哥也老了,幾年前就已經再跑不動了。

武安君府中冇有了那輕淡的琴音,也冇有那幾句打趣,也冇有人再站在她的身後給她披上一件衣裳。

“老婆子,我回來了。”當年,那老頭帶著一個姑娘大笑著走回家中,接結果遭到了那老太的一頓大罵。

“讓她留下吧。”老婆子歎了口氣。

從此,這府上多了一個人。

顧楠茫然地回過頭,她好像是看到了那堂上的燈火微亮,白起和魏瀾正坐在一起招呼她去吃飯。

白起問她兵書背的如何,魏瀾拍著白起的頭,說整日兵書,還不讓我家姑娘吃飯了?

小綠正笑盈盈地站在一旁。畫仙抱著琴,琴音動人。老連牽著黑哥,剛從在門前散步回來。

一切都恍然如舊,但是也隻是恍然,恍惚之間,這府中暗去,空無一人。

顧楠默不作聲地回過頭,笑著給黑哥喂上了些馬草。

抱著無格,坐在那老樹下。

樹影婆娑,顧楠抬起了頭,枝葉托著那月色清幽。

甲麵下的人是笑了:“這戰事打完了,你們都不陪我看看嗎?”

冇有人回答她。

聲音發顫,那人好像再也忍不住,低下了頭。

老樹上一片葉落,落在了一旁的桌案上的一把長琴上,似是將那琴絃波動。

當年青衫少年在這府中著落,師從老將,生性玩鬨,常是弄得此處不得安寧。

望雪思鄉,摘去了那女孩發間的雪片。誤打誤撞,收留了那流離之人。

少年出成,出征疆外,直到老將離去。身負宏願,求望那朗朗世間。故人不在,琴音如舊,那綠衫女子眉目微紅,將那衣甲披風幫她披掛。

身於軍中,領軍征戰,不知歸期。這府中常年冷清,卻依舊有人秉燭等候,直等到那青絲敗去,容顏枯老。

至以如今,人聲漸遠,當年之景,唯有夢中可能尚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