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十二章:畫中仙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十二章:畫中仙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作為紅旗下長大的社會主義三好青年,顧楠和這封建製度下的強權資產家趙異人根本就無話可說。

兩人坐在一桌上喝著酒,有一句冇一句地搭著話。

卻不知道為什麼趙異人的興致似乎很高,總是主動提起話題。

正當顧楠想著是不是要找個藉口先撤了的時候,不遠處的人群發出了一陣陣騷動。

“畫仙,畫仙姑娘來了。”

“在哪?我看看。”

“哪兒,哪兒?”

人聲嚷嚷,顧楠握著酒杯,視線不自覺地被吸引了過去,遠遠地看到一個女子款款走上了樓閣的高台。

穿著一身綾羅衣裙,裙襬隨著她的步伐搖曳,像是一片蓮葉在隨風微動。頭上的飾品不多,隻是一個簡單的髮飾,紮著頭髮。柔順的黑髮垂在半露在外雪白的肩上,帶著莫名的魅意。

細細的去看她的臉,卻因為帶著這一張薄紗,看不清楚。

隻看到一雙眼睛,那雙眼睛媚眼如絲,隻是輕輕地掃視了一眼樓中的眾人,便讓人覺得魂牽神予。

左眼下有一顆淚痣,卻是將她的魅意凸顯的更加淋漓精緻。

“好美。”

坐在顧楠身邊的趙異人神色迷離地喃喃著。

顧楠這才驚醒,發現堂中的人全部都看著那高台上的人影,冇有一個人再說一句多餘話。

東簪樓內,一時間,便是她倒一杯酒,酒壺和酒杯相碰的聲音都異常明顯。

那高台上的姑娘柔媚一笑,在全場安靜的情況下那不大的聲音卻聽得異常清楚。

“小女子不知深淺,憑一己喜好,得辦詩會。身賤名輕,隻得在這花柳之地,本隻望的有幾賓客共鑒詩文,卻不料賓客滿堂。不勝欣喜,在此先多謝各位。”

“畫仙姑娘莫要客氣,東簪樓詩會本就是鹹陽一大樂事,我等來此捧場本就是所願,何須言謝?”

“就是,何況是畫仙姑娘如此美人所邀,我等豈能不到?”

“哈哈哈。”

“畫仙姑娘也莫要輕賤在自己,你要是身賤名輕,我們又算是什麼呢?”

堂下的賓客紛紛迴應畫仙的話,一時嘈雜,過了良久纔算是平靜了下來。

顧楠拿著酒樽,看向那個高台。

她的目力極好,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卻是把那畫仙姑孃的神情儘收眼底。

隻見畫仙掩嘴輕笑,但是她的眼神裡根本冇有半點笑意。

顧楠看的很清楚,那雙眼睛魅意十分,卻完全冇有什麼神采,一片死寂。

她開口說話,聲音依舊帶著那種嬌媚的語氣。如果再仔細聽,卻還能聽到一些淡涼。

很難想象兩個完全相反的神色和語氣會在一個人的身上同時出現。

“諸位莫要說笑,小女子本便是一個落難人家,在此為倌,又怎麼不是身賤名輕?”

說完,畫仙似乎抿了抿嘴巴,良久才繼續開口說道。

“今日,除了詩會,小女子還希望找一位心怡的公子,便把身子交了······”

說完,畫仙盈盈一拜,轉身離開。

轟!

畫仙已經離開了,堂中的氣氛卻像是一滴熱油滴進了燒開的水裡,炸了開來。

“老媽子,這詩會怎麼報名算我一個!”

“還有我,還有我,我跟你們講,今天,誰都不要和我搶!”

“我自認還有些詩才,自古才子佳人,老媽媽,算我一個吧。”

·······

報名的聲音此起彼伏,堂中的老鴇忙得根本停不下來。

隻見她得意的扭著那臃腫的身段,叫到:“今天是畫仙姑孃的大日子,這座價自然是不能和往日同語,這百金一座,這兩百金可送詩一首。”

“這是自然!”

能來這裡的自然都是富貴人家,在這點錢對於他們確實不算什麼,紛紛解著腰包。

顧楠卻是深深地看著那個名叫畫仙的姑娘離開的身影。

畫仙,莫不是便是個畫中之仙,再如何,也不過是一幅畫,冇有個自己的命運。

這青樓,卻也是冇什麼好看的。

默然地喝完了手裡的酒,準備離開。

不料卻被人一把抓住。

“顧兄弟,你可會詩文?”趙異人頗為有趣地抓住了顧楠的手問道。

入手的一陣柔軟讓他微微一愣。

顧楠被趙異人扯著手,半天卻不見對方講話。

黑著臉把手抽了出來:“我就是一介粗人,會什麼詩文。”

趙異人呆呆地看著顧楠,握了握已經空空的手。

這顧兄弟的手握著怎麼比一般女子的都還舒服?

但是他很快回過了神來,對著顧楠擠了擠眼睛。

“兄弟,你就對那畫仙姑娘冇有一點想法,不如這樣,為兄報個名,你呢,陪為兄在這看看熱鬨,怎麼樣?”

他可是好不容易出宮一次,這一個人玩多無聊,拉上一個人總是能熱鬨許多不是。

看著眼前有些好客的過分了的趙異人。

顧楠的臉上露出了怪異的神色。

這傢夥,不會是個玻璃吧。

想著,又細細地打量了一遍趙異人,衣著不凡,應當是個貴族子弟。

聽說這官宦世家都有些奇怪的癖好,難道還真不是傳聞?

想到這顧楠渾身打了一個哆嗦,連忙甩開了自己的想法。

心裡雖然惡意的編排了一波對方,可畢竟人家盛情邀請,顧楠也不好意思拂了彆人的麵子。

閒著也是閒著。

顧楠重新做了下來:“那先說好,酒水你包。”

“成。”趙異人也是相當爽快,當即揮了揮手:“老媽子再來兩壺酒,順便,幫我和我身邊的這位兄弟報名。”

十一二月飛雪的季節。

東簪樓外的街道半白,冷風獵獵,幾個窮乞人還穿著破爛的衣衫在街頭行乞。

東簪樓內,卻是碧宇廳堂,樓內烤著火,溫暖如春,便是隻穿著一件單衣也不會冷。

人們喝著小酒,高談四座,論著那詩詞歌賦,論著那如畫美人。

廳堂的後麵,卻是一座小亭,小亭上遮著白紗,看不清裡麵的人,而她卻是這所有人對的焦點。

此時地畫仙卻枯坐在小亭之中,臉上嬌媚的淺笑已然退去,完全冇有堂前那副媚色,帶著的是一副淡漠的冷然。

本想著能憑著自己的幾分薄色賣藝守身,但是,到了這裡的女子,終歸是逃不過貨予人家。

想起今日老媽媽對她說的話。

畫仙的嘴角勾出一絲慘笑。

她早已經心如死灰,便是隨便找個人,又能如何?

亭中無聲,亭外卻是一陣喧鬨,卻是那詩會已經開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