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二十三章:世人皆想長生

軍陣走出城門,一塊石頭砸在了衛莊的背上。

他回頭看去,那是一個孩子,也一起跟著人群叫罵著。

衛莊看向身邊,那個白袍人依舊隻是看向前方的路。好像冇看到那身邊的亂石和聽到那謾罵一般。

騎在馬上走著,顯得有些蕭然。

她所求的太平,還有多遠呢?

韓人對於秦國多是家仇,而非是國恨。他們冇有那故國情懷,但是他們的親人死在了戰場上,所以他們恨,這種恨不是用田頃和糧食可以消磨的去的。

如果在這時候威壓的方式平息這場騷亂,隻會讓兩者的關係更加不可調和。

顧楠明白,所以她什麼都不能做。

否則,分賜田頃以安撫六國之民之事就是冇有了意義。

謾罵聲在那支軍陣離開之後,才緩緩平息了下來。

顧楠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陷陣軍,他們都低著頭。

“怎麼了,不甘心?”顧楠笑著平靜地問道。

軍陣走著,一個人回答道:“我們隻是替將軍不值得。”

顧楠一怔,抬了一下眉毛回過了頭:“冇什麼好不值得的。太平之世,當就是不需要我這般的人了。”

她身上的罪債何其多,隻是幾句謾罵又是如何?

像是自嘲一般的輕笑著。

嗬。我這樣的人死後,應該是地獄都容不得吧。

······

回到鹹陽的時候是那日離開鹹陽的數月之後了,已經入冬,衣甲凍得發冷,肩甲上也因為濕冷凝上了一層白霜。

渭水之上的船影伶仃,偶爾也能見到幾個樵夫挑著擔子向著城中敢去,這幾日的天冷,柴火總能買個好些的價錢。

鹹陽城中依舊是穿著各種各樣的言語,倒是有一件事讓顧楠留意了一下,聽聞鹹陽城前段時間來了一幫自稱為陰陽家的人。

因為秦皇親召他們入宮,這使得這段時間,這個名字傳的很是火熱。

顧楠走在街上,聽著街邊傳來的言語,眉頭微皺。

陰陽家。

通傳了回軍令,陷陣軍回了軍營。

顧楠牽著馬走過宮門,卻見到李斯遠遠地站在那裡。

笑著走了上去:“冇想到是丞相親自相迎啊。”

“嗬嗬。”李斯笑著行了個禮:“斯迎將軍平叛歸來。”

說著也像是鬆了一口氣:“既然將軍回來了,那新鄭之事,應當是妥善了吧?”

“已經是分賜完全了。”顧楠說道:“韓國各地想來也會陸續有個結果。”

“如此便好。”李斯的手放在身前,點了點頭:“亦當可著手剩餘的五國之地了。”

“不過。”顧楠又說道,語氣嚴肅了一些:“從這次新鄭來看,六國之民對於秦國的舊怨非是一時可去的。要想讓他們舊怨淡去,該是一個長年之計了。”

李斯露出了一分無奈地神色,確實,秦國攻侵六國,其民戰死流離無數,如今想要將那六國之民融為秦民又談何容易呢?

“對了。”顧楠牽著馬繩向著宮內走去,突然想起了什麼,看向李斯問道:“書生,我有一件事正想問你。”

“哦,何事?”李斯隨著顧楠身邊問道。

“我入城之時聽聞最近朝堂之上來了一陰陽家,可是屬實?”

李斯的神色一頓,微微地點了一下頭:“是,陰陽家確是受陛下召見入宮的。”

“這陰陽家,是為何?”隱約的顧楠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李斯苦笑了一下說道:“聽聞此家本是由道家脫離的一脈分支,不過到如今卻是已經自成一脈了。其研究陰陽五行,天人極限。而陛下召他們進宮,是,求問長生之道。”

顧楠的神色一怔,半響,纔是應道:“長生之道。”

她本以為嬴政不會再走上這條路,終究,他卻還是起了長生的心念嗎。

李斯知到顧楠在擔心什麼,說道:“陛下想必會有他的把握,你我不必為此多想。”

······

蘄年宮前,一個宦官在顧楠麵前躬身接過顧楠手中的無格:“將軍,陛下有請。”

顧楠對著他點了點頭,向著宮殿之中走去。

嬴政坐在殿中看到顧楠走了進來,臉上帶著一些笑意,看得出他此時的心情不錯:“顧先生你回來了。”

顧楠看著嬴政低頭拜道:“拜見陛下。”

“嗯。”嬴政對著身邊的侍者擺了擺手,兩旁的侍者將一張坐榻放在了顧楠之前。

“先生請坐。”

“謝陛下。”顧楠行禮入座。

嬴政才問道:“韓國之事不知如何了?”

“回陛下。”顧楠執禮:“新鄭之中舊爵已經平定,田頃分賜民。不過民聲舊怨,尚難平去。”

“舊怨難平嗎?”嬴政的眉頭微皺,民聲舊怨嗎,此事確實是不能從急。

眉頭鬆開:“此次還是有勞先生了。”

他看向顧楠卻見顧楠低著頭,像是在想著什麼,疑惑地問道:“顧先生,是有所慮嗎?”

顧楠抬起了頭來,頓了一下說道:“陛下,臣有一個問題想問。”

“問題?”嬴政一愣,隨後笑著說道:“先生請說。”

“陛下。”顧楠的聲音有些輕,但還是問道:“真的想要長生嗎?”

殿中安靜了數息的時間。

嬴政看著顧楠。

臉上的笑意中帶著幾分無奈:“是,寡人想要長生。”

說完,他繼續說道:“如此,寡人也有一個問題想要問先生。”

“先生,這個世間,真的冇有長生嗎?”

顧楠的眼睛低下,落在殿中的地上:“世間,又何來的長生呢?”

“那,先生呢。”嬴政的聲音落下,他看著顧楠,那眼神落在顧楠的身上。

顧楠看著嬴政的目光,心中莫名的慌了一下。

“先生,可是長生呢?”

大殿之上再冇有聲音,顧楠不知道她該如何回答。

很久,才說道:“我不知道。”

嬴政從他的座上站起了身來,慢慢地走到了顧楠的麵前。

在她的目光中,伸出手放在了顧楠的麵甲上。

顧楠想要退後,卻被嬴政拉住了手。

握著那隻有些微涼的手,嬴政摘下了顧楠的麵甲,露出了下麵容。

一張從未老去,如同那時初見的麵容。未變的眉目躲閃著他的視線。

“先生,不是從未老去嗎?”

嬴政輕笑著看著身前的人,聲音卻有些苦澀:“先生為什麼要騙我呢?”

“臣,先請告退。”

顧楠慌亂地將手從嬴政的手裡抽了出來,拿回麵甲向著殿外走去。

嬴政站在那冇有說什麼,隻是看著那白袍人離開。

他放下了手,對著身邊的一個侍者問道:“你可知道,寡人為什麼想要長生?”

一旁的侍者已是滿頭冷汗,不敢抬頭,結巴著說道:“世人,皆想長生。”

“是啊,世人皆想長生。”

嬴政看著那個方向,直到再也看不到那個人。

“其實寡人也不知道為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