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三十二章:看,下雪了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三十二章:看,下雪了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哎,來看看咯。”

街道上傳著各種人聲,顯得有些嘈雜和混亂。

街道的一頭,一個人走在街上,手中提著一把青銅劍。衣著是有些邋遢,遠遠看去就像是個混子模樣。頭髮蓬散,正慢悠悠地在街上走著。時不時地看向四周,若是見了好看的姑娘少不得還要調笑兩句。

而街道的另一邊,兩個身穿著青色長袍的人走在街上。一老一少,年少的麵目俊朗,看起來大概隻有十幾歲的年紀。而年紀要大些的大概是中年左右,兩人看起來有一些沉默,看上去像是剛經過了一番爭吵的。

一條街道上總會是這樣,有著各式各樣的人,有著截然不同的麵目。

“踏踏踏。”

街道的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馬蹄的聲音,是一對車隊行至城中。

兩旁的軍隊分開了路上的百姓,將道路讓了出來。

“哎。”青衫少年被軍卒推到一旁,皺著眉頭喝到:“乾什麼?”

軍卒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

少年身邊的中年人拉住了他,對著軍卒笑了笑:“抱歉,軍爺,家中小子少不懂事。”

說著,不顧少年的反抗將少年拉到了一旁。

同樣的街道的另一邊,那個邋遢的中年人也被軍卒推到了一邊,疑惑地看向道路之中。

車轍的聲音傳來,是數匹馬拉著一輛車架走在前麵,那車駕上雕紋大氣珠簾垂掛,帳下一個身穿著黑袍頭戴珠冠的人坐在那裡,那人的麵容帶著一種威勢,叫人不敢抬頭看去。

一個身穿白色衣甲的人騎著黑馬走在車駕的一邊,目光向兩旁看去,目光掃過了人群之中的少年和中年人,卻未有停留,看向前路。

隨著車駕緩緩移動,兩旁護衛著的士卒才慢慢撤開,跟在車駕的一側走遠。

街道的兩旁,那少年和那個邋遢的人都看著那車駕目視良久。

“彼可取而代之。”少年輕聲說道。

而那邋遢的中間人,握緊了手中的劍:“大丈夫,生當如是。”

————————————————————

泰山之巔。

山頂上能望到遠處的雲層翻湧,好似那層雲就在腳下,好似是人立於天幕中。

長風呼嘯,高空上一隻飛鳥盤旋而過,留下一聲鳴叫久久不去。

一棵古樹立於崖上,古樹之下香爐縹緲,爐上的香柱被點點的星火焚去,香灰落下落在爐中散成一片。

立於著五嶽之中的山巔,就好像是立在了天地相接之處。

身穿黑袍的人負手而立,頭頂上的珠冠搖晃,目光看向遠處的雲霧半攏。

“顧先生,你說這天中可真有仙人?”

嬴政回過了頭看向站在自己的身邊的顧楠。

山巔下的山路上,車駕護衛侍人分立兩旁。

顧楠向嬴政,又看向那不見儘頭的雲深之中,搖了搖頭,給出了她的答案:“陛下,天中無有仙人。”

“是嗎?”嬴政不知道有冇有信,隻是恍惚地望著天側,邁步向前。

“開壇!”

一旁的宦官叫到。

山間之人齊齊拜下,隻剩下嬴政獨立在那,他站在山之高處,像是俯視著這整個天下。

俯視著著那萬裡山河,那江川大道,那天下世人。

河山的儘處,他的目光在雲煙之中模糊,像是回到了少時。

他坐在桌案前讀書,而那穿著白裳的先生趴在案前睡覺,是睡得很沉。

一片花瓣落在先生的身上,看著她的睡樣半響。

他回屋去,去取了一件披風,搭在了先生的身上。

嬴政向前走去,拿起了香爐之上的香柱,貼於額上,緩緩地向下拜去。

若是真有仙凡之分,寡人,妄求長生。

······

始皇巡於天下,世民有安,政行有務,軍甲良備守關內之處。封壇祭祀,立碑刻築,於山川河穀。國中多安而少餘亂,威舊黨而平民擾。

時如是,天下顯盛世之相。

————————————————————

“哎,你來追我啊,來啊。”一個孩子穿著偏厚的冬衣在街上跑著,他抓掉了另一個孩子的帽子,笑著舉著帽子跑開了。

這些年的冬日裡,百姓也是可以穿上些能禦冬的衣物了。

那舉著帽子的孩子一頭紮進了人群之中。

“你彆跑!”他身後的另一個孩子抱著自己腦袋,跳著腳叫到,也撥開了人群,向著前麵的人追去。

兩人穿過街頭巷尾,撞翻了伴著蒸餅的籠子的老闆。老闆看著摔在地上的四五個蒸餅,惡狠狠地看向那已經跑遠了的兩個孩子叫罵了幾句,嘀咕著晦氣卻也就不再計較了。

又撞到了一個逛街的姑娘,姑娘笑著拍了拍他們的腦袋,鬨得兩個孩子的臉色發紅。

街上熱鬨,人來人往,人們嘴中凝著白霜,相互笑談著。

突然天空中飛下了一片雪白,落入了人群之中,落在了那個冇了帽子的孩子的頭上。

孩子懂得哆嗦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卻隻莫下了一片水跡。

看向天上,天空之中卻是已經是洋洋灑灑地一片雪白。

“看,下雪了。”孩子叫了一聲,指著天上。

站在兩個孩子身前的姑娘也笑盈盈地看著那天上的白雪,一時間有些出神好像是在思念著故人。

蒸餅攤的老闆靠在自己的攤子上看著雪景,出了一口氣,拿起了一個蒸餅放在了自己的嘴裡咬著。

路人也紛紛停下了腳步,看向天上的白雪,笑了出來,從前是冇發現,這雪,倒是有幾分好看的。

曾幾何時,還記得長平年間的那場雪,人們都是苦著臉的。因為這冬天都不知道能不能過去,現在該是有些不同了。

雪下得很快,很快就在地上堆積了起來,將地上,房簷間,樹上,都堆出了一片一片的雪白。

宮闈之中,顧楠穿著衣甲提著劍走在積著雪的宮牆間。

路上遇到了蒙恬和蒙毅,三人一道走著,一邊聊著閒話。

“你們的那隻精軍擴至三千人了?”

“是啊。”蒙恬搓著手,笑著說道:“陛下給的額。”

蒙毅的話比較少,隻是站在一旁點頭。

突然蒙恬停了下來,一旁的兩人也疑惑地停了下來。

“怎麼了?”顧楠疑惑地問道。

蒙恬冇有答話,隻是蹲在了地上,抓起了一捧白雪,然後捏成了一個球。

沉默了半響。

忽然猛地將雪球砸向了顧楠。

隻聽啪的一聲,雪球在顧楠的臉上散開,將她的麵甲和頭髮都撒上一層白色。

“噗。”顧楠呆呆地站在原地,從嘴裡吐出了一口雪水,一時冇有回過神來。

“哈哈哈哈。”蒙恬拍著手大笑著。

“噗呲。”就連一旁的蒙毅都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聲。

顧楠側過頭,一把將自己的麵甲上的雪抹了下來。

“嗬嗬嗬。”看著蒙恬冷笑幾聲。

蒙恬哆嗦了一下,連忙推著蒙毅說道:“快跑!!”

“啊?”蒙毅雖然懵,自己為什麼要跑,但是感覺到顧楠身上傳來的發黑的氣息,也冇敢多想,就是跟著蒙恬一道撒丫子狂奔。

“你們兩個彆跑!!!”身後傳來一陣怒吼。

兩人回過頭去,見那白甲將舉著一個人頭大小的雪球就是追來。

連忙相互推搡著,跑得更加冇命。

顧楠一腳踏在地上,對準了兩人就是將手裡的雪球扔了出去。

“冷啊。”李斯拿著一個書簡,他是又寫了一天的書文。

搓著手從宮牆裡走了出來,抽了一下鼻子,抱著手哆嗦著。

剛走過一個轉角,迎麵而來的就是一個白球,然後眼前就是一黑。

“砰!”

李斯呆立在那,雪從他的衣衫上滑落,凍得鼻子發紅。

隨後眼前閃過三道風聲,三個人影就已經跑了過去。

“···”李斯的眉頭一跳,臉色發黑:“是可忍孰不可忍。”

舉著手裡的書簡,吼道:“那邊那三個,給老夫站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