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三十三章:於那雪中埋去

始皇十一年,那年的年末下了一場雪,少見的大雪。

雪洋灑地鋪滿了天地間,好似是將一切都染成了雪白。

茫茫白雪之間,看不清遠處的景色,隻望得那飛雪散儘,像是埋儘了鹹陽。

一片雪花落在了屋簷的積雪上,就好像是壓上了最後的一點重量,屋簷上的一角積雪一沉,從簷上落了下來,摔散在了地上的雪堆裡。

一陣踩開積雪的聲音停在了門前,顧楠站在中郎令衙府的簷下,抖落了披風上的白雪,扭頭看向半空之中雪片不止地落下。

“呼。”應該是出了一口氣,麵甲前吐出一陣白霧凝結,隨後被冷風吹的散開。

轉身走進了衙府之中。

鹹陽城的街頭有些空蕩,少有行人來往,也冇有什麼攤販。

這月餘來已經很少有攤販了。大雪幾乎封了道路,路上難行。

路旁的一間房子裡一個孩童推門走了出來,仰頭看向天上,對著那大雪發著呆,然後又回頭對著屋內說道:“爹,外麵還在下雪。”

屋內走出來了一個身穿短衫地中年男人,蹲下身子將門前的小孩抱進了懷裡。下巴抵了抵他的額頭,眼睛憂愁地看著天上,有些發紅。

嘴裡沉沉地說著:“會停的,馬上會停的······”

這雪斷斷續續,已經下到了二月,本該是快開春的時節,雪依舊冇有停。

郊外的耕田被積雪掩埋根本不能播種,若是在這般下去,今年趕不上秋收,而上年剩下的糧食也根本不可能能吃上一年,不知道會餓死多少人。

田邊的一間草屋有些搖晃,該是已經撐不住屋頂上積雪的重量,那屋子在雪中又立了一會兒,發出了一聲支壓的呻吟聲,最後沉悶地垮倒在了雪中。

房間中的火把燃燒著,即使如此,天氣依舊是冷得讓人生寒。

“咳咳咳。”房間中處傳來一陣咳嗽的聲音,李斯披著一件毛皮俯身坐在桌案前寫著行政兵徭一事。

此事他與顧楠商議過,本欲作為新政在今年上傳陛下,定每戶青壯兵徭役每年各一月,且賜行餉,若有可願,可於兵徭中服年,另定工餉。

兵役和徭役每戶青壯每年必要各服役一月,可領工軍餉,若是自願可以在各地服年役,每月可有一定的錢糧。如此即使是楚地、燕地、齊地這些尚未分田的地方,百姓也可以好過一些。

一陣冷風從堂上穿過,李斯的手按在嘴邊咳嗽了幾聲。

手中的筆冇有握住,摔落在了一邊,墨珠濺落在他的衣袍之上。

李斯深喘了一口氣,皺著眉頭看向門外:“來人。”

一個衛兵從門外走了進來,在李斯的麵前拜下:“丞相。”

“我問你。”李斯的聲音有一些虛弱,伸手拿起了桌案上的筆:“外麵,還在下雪嗎?”

衛兵的神色露出了一絲苦意,點了點頭:“丞相,還在下。”

這雪根本冇有要停的意思。

“是嗎?”李斯的目光垂下,落在桌案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沉沉地擺了一下手。

“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衛兵行禮退下。

隻剩下李斯一人獨坐在堂中,握著手中的筆。

筆尖有些微顫,遲遲冇有落在竹簡上。

他放下了筆,抬起頭來看向堂外,不知道對著誰問道:“蒼生何罪,至以如此?”

天下初定不過十年,百越在側為亂便是五載

如今百越的得定,天下小安,再不過數年就可安定民生,卻又是這麼一場百載不遇的大雪覆國。

他是真的不明白,當真不明白,亂世百年,天下是死了多少人,秦國又是幾世之烈血得定這亂世,卻又是這般非亂即災,叫人不得生。

他真不明白,這世人何罪之有,至以老天如此。

李斯地眼睛發紅,閉上了眼睛,卻是一拳砸在桌案上,無力地坐在那。

求個盛世,真的這麼難麼。

————————————————————

蘄年宮的樓閣之上,嬴政揹著手站在樓閣上,從這裡能看到鹹陽城中景緻,若是往常,這雪景是很美的。

嬴政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疲倦,國中各地都有大雪覆城,甚者已經壓垮了房屋。如今如何治理卻是已經成了一個大問題。看著那從空中落下的白雪,他扶著欄杆,雙手陷入了欄杆上的白雪之中。

他的身後坐著一個身著白衣的孩童,正坐在桌案邊讀簡。

他擔憂地看向站在欄杆邊的父皇,偷偷地走到嬴政的桌邊,拿起了攤在那的一份書文,看著上麵的內容。

他是希望能幫父皇分憂的,但是待他看完書文之上的內容之後也隻能苦著臉坐在一邊。

一旁傳來了一陣腳步,一個宦官低著頭走了上來。

站在嬴政的身邊低頭說道:“陛下,中郎令求見。”

嬴政回過頭來看著那宦官,頓了一下,點頭說道:“召。”

“是。”宦官低頭撤開,等他下去該是一盞茶的時間。

一個身穿著白袍的人走上了樓閣。

“陛下。”那白袍將站在嬴政的身邊行禮拜下。

“顧先生免禮吧。”

等到顧楠站起了身來,嬴政才問道:“顧先生是有何事嗎?”

“陛下。”顧楠微微側過頭,看向那欄杆外:“可是所憂雪事?”

嬴政回過頭來看向顧楠,點了一下頭:“是。”

說著,又看向那將如是要將鹹陽埋去的白雪:“先生,你說,這雪要下到什麼時候纔會停?”

顧楠沉默了一下,她也不知道,這場雪災來的很突然,下了一場雪,就幾乎再冇如何停過。

嬴政突然笑道:“有人說這是上蒼之責。”

“先生,你說可是寡人行有所失,政有所誤?”

說著,他的手慢慢地攥緊了憑欄,積雪將他的手掌凍得通紅。

“陛下。”顧楠低下頭,出聲說道:“臣或有治雪之策。”

樓閣之中,嬴政一怔,回過頭來,過了一會兒,才小心地問道:“先生,可未有騙寡人?”

顧楠抬起了頭來:“陛下,臣不敢妄言,但或可以一試。”

“先生直言便是。”嬴政鄭重地看著顧楠:“寡人可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