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三十六章:我,背的可對了?

歲末,始皇二次東巡。

行至沙丘始皇染病,病重難愈。

道路旁的馬車停下,車輪之間帶著落葉,馬匹站在路旁踩踏著馬蹄,將地上的泥土翻起,時不時發出一陣哼聲。

冬日裡少見地開出陽光,帶上了幾分暖意。穿過樹葉落在樹乾和地上,光斑零散。

顧楠和李斯站在營帳之前,營帳裡傳來了一陣咳嗽聲,隨後一個有些虛沉的聲音響起:“二位先生,進來吧。”

門前的士兵將帳簾被撩起,顧楠和李斯走進了帳篷之中。

帳篷中的光線有一些昏暗,中間擺著一張床榻。

床榻上的人形容枯槁,已經絲毫看不見當年那挺直的身影了。

空氣中帶著灰塵,呼吸起來有些難受。

士兵正要放下簾子,床榻上的人擺了擺手:“莫要放下了,寡人想透透氣。”

士兵點頭,將簾子綁了起來。

外麵的風透了進來,空氣了的沉悶減少了一份。

床榻上的人又咳嗽了幾聲,側過頭,看向門外的士兵:“你們先退下吧。”

門外的士兵點了點頭,躬身退下,隻剩下營帳中的三人。

“二位先生請坐。”嬴政輕聲說道,指了指床榻邊的兩個坐墊,即使是如此他也像是無有力氣提起聲音來。

顧楠和李斯默不作聲地躬身一拜,坐了下來。

“寡人的病如何了?”嬴政躺在那,雙手放在身上,張開蒼白的嘴唇問道。

李斯的臉上露出了一分難色,冇有開口。

他之前就問過了那太醫,太醫隻是告罪,卻無有辦法。

營帳之中的兩人冇有回答。

嬴政卻彷彿是釋然地笑了一聲:“其實寡人自己也知道,寡人,當是命儘矣。”

“陛下。”李斯想要開口,嬴政卻輕輕地抬起了手,冇有讓他說。

隻是自己繼續輕聲地說著。

“至此次東巡以來,所見流民無數,民怨不斷,路常有死骨不知名氏。疫病不治,秋收無顆,饑寒民病,世若獄間······”

嬴政說著,茫然地看著眼前:“隻是寡人不明白。”

“是寡人錯了嗎,真的是寡人苛政嚴法當受天責嗎?”

問著,顧楠和李斯卻不知道如何回答。

嬴政的目中微微睜開,眼眶微紅:“真是寡人錯了嗎?真是大秦錯了嗎?”

“大秦不當終了那亂世,當讓烽煙四起?”

“大秦不當征擊匈奴百越,當讓萬民受掠?”

“大秦不當清掃舊貴分頃於民,當讓世人饑寒?”

嬴政質問著,不知道問著誰,隻是紅著眼睛,輕聲質問著:“真是我大秦錯了?”

床榻邊的燭火晃動,將他的臉龐映出些血色,不再那般蒼白。

他不再問,隻是無力的歎了一聲,像是歎儘了這一生所有。

隨後咳嗽了起來,營帳之中隻剩下劇烈的咳嗽聲。

待那聲音消去,嬴政放下了手,衣袖和手上沾染著血跡。

他側過頭來看向一旁的顧楠和李斯,沉沉地說道:“二位先生,扶蘇尚幼,難明政事。北境難安,國中動亂,幸得有二位先生在側。”

“所得不善之處,還請二位先生多有勞心······”

“臣。”李斯的聲音頓了頓:“遵旨。”

“李先生,還請你擬詔,寡人逝後,立扶蘇太子為二世······”

嬴政的聲音斷續地說完遺詔。

李斯將手抱於身前,低著頭退身擬詔而去。

他走出帳外,外麵的天光照在他的身上卻是冷的。

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又將手慢慢握緊。

這大秦世間,不當受蒼天傾覆。

老去垂沉的身影負過手,在這讓人發冷的光中離去。

營帳之中,顧楠跪坐在嬴政的身邊,嬴政看著她突然笑了一聲,輕聲說道:“顧先生,為何一句話也不說?”

冇有回答,嬴政卻笑著繼續問道:“顧先生,寡人,終是未能求得那長生······”

顧楠抬起了頭來,看著床榻上的人。

“先生。”他看著顧楠:“不若讓寡人反悔一次,先生直接答應寡人一件事如何?”

沉默了半響,顧楠點了點頭:“好。”

嬴政的目光落在了顧楠的甲麵上:“先生,可能將甲麵摘下?”

顧楠一怔,最後抬起了手,將麵上的甲麵摘了下來。

那麵容如舊,不似凡塵之人,隻是那眉目之間皺著,帶著幾分暮色的垂沉。

嬴政伸出手,似是想要將麵前人那皺著的眉間舒開。

他看向自己手上和衣袖之間方纔咳出的血跡,卻將手停了半空之中,最後收了回來,怕她嫌臟。

“先生為何總是皺著眉頭,很久冇見先生笑了。”

顧楠皺著眉目,露出了一個笑容:“哪有人無事笑的。”

“也是。”

嬴政笑著回過了頭,眼前,好似白花漫天。

一片花瓣落在他的桌案前,他想伸手拂去,但是先生就坐在自己的身前,自己不能亂動。

那先生穿著一身白袍,在他麵前笑著說道:“我的年紀比你大上不少,又是你先生,便叫你政兒如何?”

花樹間的人麵如花。

嬴政的眼前輕晃,嘴中說道:“如是當年,顧先生在那白花樹下於我說學,如是世事不變,該是多好?”

“寡人記得先生,最是喜歡那白花樹,總是望著那樹發呆······”

嬴政的聲音越來越輕,到最後,眼睛輕輕合上,就好像真的已經回到了當年一般,輕聲念道。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顧先生,我,背的可對?”

······

那手再無力氣,從身上垂了下來。

當年的那小院中,風吹過那低矮的白樹,樹葉間的那白花隨風散開,飛向半空。

那身穿白袍的先生,站在那花樹之間,眉目輕舒。

那身穿黑袍的孩童坐在桌案前,朗朗地揹著書文。

那聲音稚嫩,隨著風吹的那白花葉瓣而去,傳的很遠很遠。

直至傳於那白雲之間,隱冇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