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三十八章:雖千萬人吾往矣

站在老樹下的顧楠收起無格,扭過頭來看著已經空蕩一片的武安君府中。

良久,苦笑了一聲。

站在那樹下,她將那白色的衣甲披掛在身上,那披風垂在身後,取過了靠在牆角的長矛準備出門去。

站在牆邊一匹老馬突然打了一個響鼻,拉扯著韁繩。

顧楠回過了頭來,看著那老馬扯著綁在脖子上的韁繩,像是要掙脫出來,該是太用力,那韁繩綁得更緊,勒進了脖子的血肉裡,扯出一片片血跡。

顧楠笑了一下,走上前,伸手放在了老馬的身上,它才安靜了一些。

“黑哥,你要跟去?”

黑哥打了一個響鼻,像是做出了回答。

它是該有四十餘歲了,它這般年紀的馬已經是長壽,但當是已經完全跑不動了纔是。

顧楠的手放在黑哥的馬鬃間,摸了摸,卻半響笑著說道:“好,那就跟著。”

她解開了黑哥韁繩,牽著它走出了門外。

翻身上馬,馬背上好似從前一般平穩。

府門前空無一人,那一人騎在老馬之上,馬蹄踩踏,聲音迴盪著,一人一馬的身影漸漸離去。

一如往昔,隻是少了數個人而已。

顧楠轉過街道的儘處,向著城門走去。城門之處站著一眾黑甲,幾乎封死了道路,約有數千人。

皆是覆甲持刃,靜靜地站在那裡,像是等著什麼人。

李斯靜默地站在城頭,看著城門下的那隻黑甲軍,衣袍被風吹鼓著。

他已經是滿頭白髮,眉目之間儘是蒼老頹然。

他看向城外,那是將鹹陽城圍死的大軍。

黑甲軍的軍陣之間有人抬起了頭,甲麵之下的眼睛看向街道的另一側,那裡一個騎在一匹黑馬上的白甲將走來。

白甲將看到了封在城門之處的黑甲軍,麵色無恙,隻是催馬繼續向前走著,走向城門。

所過之處黑甲之軍讓開道路,立在兩旁,看著中間的將領。

直到白甲將穿過了那黑甲軍陣站在軍陣之前,麵向城門,揹著軍伍說道。

“你們可想好了,此去,可是真的有死無生。”

聲音不重,清晰地傳進了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第一聲劍鳴伴著第一柄長劍出鞘,一柄柄長劍被抽出了劍鞘,垂在身側。

千人黑甲立於鹹陽城的門前,直視著那將,甲麵之中的神情就像是那生冷的麵甲一般平靜。

“陷陣之誌。”

這就是他們的回答,也當是他們的回答,所有人一齊該給出的回答。

“好。”

白甲將點了點頭,提著自己的長矛向著城外走去,淡淡地說道。

“隨我陷陣。”

軍陣之中的黑甲軍腳步踏出:“是。”

城門緩緩開啟。

“先生······”李斯從城牆上走了下來,叫住了那將領:“先生真欲去矣?”

顧楠抬了抬頭,看向遠處,她突然想起了一句很符合現在的情形的話。

笑了笑,她舉起了手中的長矛,說道:“雖千萬人,吾往矣。”

說著,架著黑哥向前走去,那長矛高立。

她的身後,陷陣軍陣之中的人相互看了看,最後好像都笑著。

將身側的長劍舉起,高聲喝道。

“雖千萬人,吾往矣!”

向著那人跟了上去。

腳步踏出,兵刃林立,對映著那黑軍白衣,對映著那軍走向城外,好似當年,這軍提著劍,從那烽火之中殺出。

李斯呆呆地站在軍後,良久,也笑了出來,喃喃著:“雖千萬人,吾往矣。”

······

城外,一個身穿帥甲的人騎在馬上,看著遠處鹹陽城的城門,身後的軍陣排列開來。

鹹陽城中已經難有多少兵力了,他們今日是來受降的。

看著遠處那鹹陽城的城門打開,他的眼中露出了一分笑意,摸著自己的鬍鬚。

但是隨後他的眉頭卻又皺了起來,那城門之中走出來的人不過數千,卻是都手提著刀劍。

那是一支黑甲覆麵的軍陣,軍陣之前,一個白衣將領騎在一匹老邁的黑馬上,向著大軍走來。

他舉起了一隻手,對著身後的令兵說道:“備戰。”

令兵點了點頭,揮動手中的旗幟,那大軍之中,戰鼓錘起,發出陣陣的悶響。

顧楠騎在黑哥的背上,看向遠處的大軍,眼神恍惚。

老頭,太平盛世,我該是,看不得到了。

她的長矛垂下,落在了馬側。抓住了黑哥的韁繩,黑哥嘶鳴了一聲,眼中泛著血紅,馬蹄立起。

騎在馬背上的人衣袍一揚,高聲喝道:“陷陣之誌。”

那千軍黑甲再無抑製,將自己的盾劍舉起,向著那大軍衝去:“有死無生!”

顧楠的手拉動韁繩,叫到:“黑哥!”

“嘶!!”黑哥的馬蹄落在地上,身上繃緊,帶著白衣一騎絕塵在前。

“放箭!”大軍之中身穿帥甲的人一聲令下。

無數的箭簇飛起,遮蔽了天日,隨後呼嘯著落下。

李斯孤立在那城頭,看著那殺向千軍萬馬的一支孤軍。

將自己腰間的長劍抽了出來,提劍在城頭立了半響,身側的秦旗飛揚。

仰天長笑,將劍橫於了自己的身前。

目中通紅地睜著,熱淚落下,滴在那劍刃之上。

怒視著天上,臉上帶笑:“老天,李斯在此!”

劍刃在喉間拖動,順著那劍刃,熱血橫流,染紅了那衣襟。

“砰。”一人倒地的聲音。

“當!”劍刃摔落在地上,浸冇在血泊之中。

······

冇人知道城外廝殺了多久,人隻能躲在自己的家中不敢出去。

該是殺了數個時辰,那喊殺聲纔是漸漸地消了去。

城外的屍體倒在地上,箭簇無數,那黑甲軍卻是已經死儘,亂箭斃之,踐踏死之,刀刃加身之。那些人睜著眼睛倒在地上,鮮血從傷口上順著衣甲留下,算是將塵埃落定。

大軍的軍陣散亂,那不過千人之軍,衝陣之時卻是將他們數萬的軍陣都能衝開,叫人心有餘悸。

大軍之前,隻剩下一人還站在那。

那白甲之將的衣甲已經是血色,身上插著數跟箭簇,身下的黑馬也中了數箭,搖搖欲墜。

終是再也站不住,黑馬帶著那人摔在了地上。

黑馬躺在那,張著嘴巴微喘著,血水從它的身上順著箭簇流出。

顧楠坐在地上,她的腿被壓斷了,手搭在黑哥的頭上,卻很平靜。

黑哥不再喘了,身上慢慢冷了下來。

手輕輕地拍了拍黑哥,顧楠咧嘴一笑,將腿抽了出來,一瘸一拐地站起來。

大軍之中,那為帥之人見那白甲將已經無有了再戰的氣力,才抽出了自己的矛,駕馬衝來。

顧楠看向那衝來的人,他的身上帶著淡淡的紅光。

她站在那,抬起了長矛。

“啊!”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將手中地長矛對著那人刺出,長矛刺到那人近前卻是像是撞在了什麼東西上一樣,發出了一聲哀鳴,在她的目光中,崩成了兩段。

斷開地長矛翻旋著飛起,刺入了一旁的地上。

而那身披帥甲的人的長矛刺穿了顧楠胸前。

顧楠的身子被帶飛了起來,掛在長矛上。

然後又從長矛上滑下,跪在地上。

血從胸前流出,視線一陣陣的模糊。

顧楠抬起了頭來,那身穿帥甲的人站在她的身前,看著她。

她問道:“劉邦?”

那人一愣不知道為何顧楠會認識他,皺著眉頭說道:“是我。”

“我求你,一件事······”

顧楠跪在地上,無力站起來,就像是真的在哀求一般。

“······”

胸肺被貫穿,顧楠幾乎說不出話來,沾著血跡地手垂在了地上,隻剩下半段的長矛滾落。

“太平···”

嘴中含著血,咳嗽了兩聲。

眼睛垂下,再無神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