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四十二章:這是要天下死之過半

一張獸皮上的大圖被鋪開在寬大的桌案之間,姬信站在張良的一旁執禮握著圖卷。

圖卷之上川河所流,城郡所立,皆有明細。

落於圖中卻是將這國中的要道重城皆標註了出來。

張良站在圖旁的看這圖上的秦國,目光落在了那地圖上所標註的新鄭之地,不知道為何出神了片刻。

那一日韓國破碎,韓王墜城而亡,他的父親也殉國而死,一夜之間他國破家亡。

他暗中握起了自己的手,抓著手邊的衣袖,這一次,他是要秦國如數奉還。

“公子,此時還無需急動。”張良淡淡地說著,手放在了這張大圖之上。

“民不聊生之際,定有人起亂事。”

“等到此人起亂之際,就是我等行事之時。”

“當首起亂必當天下呼應,也定當是最受秦國注目。屆時,秦國起兵平亂此軍。國中空虛,公子可乘勢將屯糧分授於無糧民,從而起民為軍。”

“天授之災,亡秦以活天下為號,引萬民攻秦而奪糧分賜,讓其民能活。”

張良的這一步目的也很簡單,到了天下無糧,萬民為了糧食爭搶大亂的時候起事,將自己手中的屯糧分出以讓亂民跟著起軍。

再引導亂民秦國所駐的各地糧倉可搶,是秦國引來的天災,就該把秦國滅亡,將他們的糧食分給天下,讓天下人活。

如此就可以讓天下的百姓皆站在秦國的對立麵。

國有民幾何,至少千萬,世人皆無糧食,該要餓死之際又會如何,世間大亂。

世間千萬皆亂,秦國就是有百萬之軍又能如何?

何況到時秦國各地駐紮的糧草都被一擁而起的叛民搶去,秦國自己國中恐怕也難有多少糧草供養他的正軍。

而秦國的正軍如今又分散各地。

張良這是要將這世間推入一場大亂,推入這場棋盤,讓秦國滅去。

他說著將手指指出,移到了驪山之上。

“秦皇建陵於此處,然非是用徭役之民,而是囚卒,多為行罪之人,或是六國亡軍的俘虜。二十萬。”

“二十萬,囚卒俘虜······”姬信念著,看著圖中的驪山。

“起兵之際,秦軍正軍擋在鎮壓首叛之人。”

“我等可趁機將此處破開,將此二十萬囚卒解出,殺守此之地的秦人,以將此二十萬罪卒、六國降服收入麾下,亂秦之世。”

張良的眼下好像是有兵戈利利,似是看著亂世已起。

“屆時,我軍大勢可成,呼嚎六國舊貴,舉起而起,共討秦地。”

他的手指在此劃過落在了雁門之南。

“匈奴受雪無食,而南下行掠,秦國二十萬蒙軍於此抵抗。”

“若是關中有動,恐怕此軍會棄城南下以保關中。”

說著張良在那雁門的南下之路上輕輕一劃。

“待六國舊貴四起,無食之民呼嚎讓秦地大亂之時,秦軍顧及無暇,我等不與秦軍交戰,至此處,斷蒙軍糧道,截一軍之糧草輜重。”

“獲此輜重方可久戰,武裝囚卒。並斷二十萬蒙軍後路,讓其無糧而守匈奴,無援而不能南下。用匈奴滅此軍。”

“於此時勢,我軍可得數十萬軍,加以秦國為蒙軍所調集的大軍糧草。當為世間除秦之外最大之勢。”

“呼勢響應,召集六國之人從各地而攻秦軍正軍,以糧草規整亂民以強自軍。”

“秦正軍分散各地,便是臨時規整,主軍當不過六十萬。與收叛相爭所耗兵力,鎮壓無食亂民所耗兵力,受六國舊貴騷擾所耗兵力。所餘當不過半。”

“三十萬軍,規整六國之力,集結亂民,當可破之。”

何況到時,恐怕是天下都在反秦。

不為彆的,世人無有吃食,六國舊貴有一部分未被奪去田地,家中多有屯糧。

將此些屯糧分於亂民,說跟我走,可奪國中之糧而活。

百姓為了活下去自然就會攻侵秦地。

而秦地的糧食呢,在災禍開始之時就已經開倉濟民分以天下了,調集的一批軍糧送於北地被張良設計截下。

到了那時秦國之中,鹹陽之中恐怕也冇有多少糧食了。

而餓瘋了的百姓隻會發瘋的搶。

張良說道此處停了下來,看向姬信。

“公子,到時,我等自可光複韓國。”

姬信看著張亮的眼神不自覺的有一些躲閃,和怯意。

在張良的謀劃之中,卻是一場天下千萬人的動盪亂世,這亂世之後,天下之人恐怕會死去近半之數。

過了一會兒,他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在張良的麵前拜下。

“先生助我。”

“公子無需拜。”張良站在姬信的麵前還禮而下:“良自當,窮儘所能。”

————————————————————

一片山林之中,輕靈的鳥語在那空無一人的山林之間迴響。

一襲灰衣從林間走在過,他的頭上帶著一個鬥笠,懷中抱著劍。

灰衣人的身後跟著一個年輕人,他正吃著手裡的乾糧,吃了一半,又收了一般放回懷裡。

這年頭,便是一塊乾糧你都得省著吃。

“大叔,我們是去做什麼?”

“見故人。”

“啊,為什麼我們總是去見你的故人?”

冇有理會年輕人的抱怨。

灰衣人慢慢地停下了腳步,身後的年輕人一時不察,差一點撞在了灰衣人的背上。

疑惑地停了下來,走到灰衣人的身邊,看向前處。

在他們麵前的是一撞小木屋。

木屋之前,一個人正站在門前,好像就是在等他們。

那人有著一頭蒼白色的頭髮,身上披著黑金色的長袍。

他似乎是發現了他們,回過了頭來。

年輕人的眉頭一皺,手放在了自己腰間的劍柄之上。

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誰,那人是他大叔的師弟,卻是總是想著殺掉大叔。

他不明白,同樣是同門之人,為什麼前些日子見到的那個師姐那麼和氣,眼前這個卻是見人就砍。

灰衣人看著那木屋前的人一眼點頭說道:“小莊。”

站在門前的人平淡地打了一個招呼:“師兄。”

·······

年輕人無聊地靠在一邊,看著那坐在木屋之前的山崖邊上的兩個人,他們這次卻是難得的冇有打在一起。

衛莊坐在蓋聶的身邊,那柄怪異的劍被他放在膝上。

“你去見過師姐了?”

蓋聶點頭,便算是回答過了。

“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