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四十六章:順勢而為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四十六章:順勢而為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陳地起義聲勢張開之快該是讓所有人都為驚訝。

各個郡縣受不了饑寒之苦的人,都開始聚民搶奪城糧,捆覆當地官吏把他們殺死來響應陳涉。短短時間就已經占領了大半個陳郡。

起義不到月餘,隻是顧楠行軍的一路上,趙、齊、燕、魏等地方都有人打著恢複六國的旗號,自立為王。

一時間好像是天下皆反一般,聲勢浩大。

顧楠立馬於軍前,目前是漫天的煙塵,煙塵之中數不清的亂民舉著刀兵向著軍中衝來。

陳地之中亂民的數量已經超出了預計的十萬人,或是該說其地之中恐怕皆是亂民,不過是有些歸於陳勝吳廣,有些成了流民罷了。

“列陣。”顧楠的長矛揮下,身後的軍陣慢慢排列開來。

舉盾於身前,長戈傾出。

亂民的數量雖多,但是混亂無序,索性還未有到完全超出控製的數量,隻是有一些棘手而已。

她看向遠處麵目瘋狂的亂民,握著長矛的手卻第一次感覺有些無力,像是無力舉起似的。

她本以為推行田地分頃,讓農戶得田。得善而治,兵徭之役都轉為更,可獲錢糧。再得以安定世間,當能讓世人安居修養的。

卻是到了這個地步。

······

百越之地。

“砰砰砰。”

木製的地上發出一陣有些匆忙的腳步聲。

一個兵卒手中端著一份竹簡,低著頭從門外走進來。

看他的模樣有一些緊張,顯然應該是通稟過了,門邊的侍者並冇有阻攔他,將他放了進去。

堂上坐著一個將領模樣的人,身上穿著一身華袍,一側上是一副支架,掛著一套黑色的將鎧。

模樣看上去不過三十左右,正坐在桌案之前,手中拿著青銅酒樽自酌自飲著。

而他的一旁,還站著另一個穿著長袍的人,看裝束,該是一個門客。

那士兵走進了堂中,堂上的將領眯著眼睛將手裡的酒樽放下,開口問道:“是有何事啊?”

說著將自己桌案上的一塊肉食放進了嘴中吃著。

“將軍,國中來簡。”

士兵半跪在地上,將那竹簡托舉在頭頂,低頭說著。

咀嚼著肉食的嘴停了下來,半響,將領纔將肉食吞了下去,將手伸出說道:“拿來我看。”

士兵站了起來,舉著那文簡走到了將領的麵前。

將領也不多言,直接將竹簡取了過來,攤在了手中。

眼睛在簡中的文字上看過,直至看到了最後,沉默了一下,悶哼了一聲,將手中的竹簡放下不再說話。

士兵不敢抬頭隻是靜站在那裡,直到那座前的將領揮了一下手。

“好了,你下去吧。”

“是。”微微躬身,士兵纔是快步退去。

將領不做聲地坐在自己的桌案前,拿著酒壺到了一杯酒,一口喝儘,又拿了一塊肉食放進了嘴中嚼著,眼睛定定地看著前麵。

將領一旁的一直冇有說話的門客此時才輕笑了一下行禮問道。

“將軍,不知是何事,致您如此?”

桌案前的將領橫了他一眼,沉聲說道:“自己看。”

門客笑著拿過了桌案上的竹簡看起了起來。

是國中來簡,大意是召南越之地領將趙佗率百越駐軍回關而守。

趙佗是當年跟隨主將任囂攻入百越之地的將領,他們攻入百越之地後,就在此地駐守並數年管轄此地。任囂病故後,他就成了主將為守,和秦國也是少有往來。

在這百越之地中,他就如同越王一般,言無不從,命無不立。

如今卻是要他再回那秦國為將,定那秦國的亂象。

趙佗想到此處,又是倒了一杯酒握在手中卻是冇有急著喝去。

門客看著趙佗一眼,淡笑著說道:“將軍,攻下這百越之地,立下汗馬功勞,但是國中好像遲遲都冇有將這越地成郡與將軍管轄的打算,隻是叫將軍駐守此地。”

“如今叫將軍回去駐守關中,恐怕這百越之地是要易主了。”

趙佗的眼神冷冷地落在了門客的身上:“你想說什麼?”

門客被趙佗的眼睛看著,就感覺像是被人用刀兵架著似的,背後發涼,低著頭不敢抬起來:“我隻是替將軍不值而已。”

“哦?”趙佗的眼睛移開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杯子上:“繼續。”

門客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將軍。”

“今年國中各地旱雪,就連關中之地都難耕種,幾乎無有糧產,實乃天降重責。”

“如今秦國各地民生哀悼,無食難活,先皇又逝。恐民亂四起,秦皇才欲要穩固關中而鎮內外。”

“然秦國之地,若此般下去,恐怕真會到軍民無糧的地步。打了那時,大亂將起。人不能活而起亂,關中該也難倖免。將軍實不需為那秦國被捲入那動亂裡。”

酒樽輕舉,趙佗握著酒杯笑著說道:“你是要我不去?”

見趙佗笑了,那門客臉上的笑意也深了幾分。

“如今秦國在這百越之中設南海郡立官,此中官員無不是要監視將軍之意。”

“將軍,如今天下亡秦之勢以顯。秦關中之軍不過二十萬,餘軍分散難聚。如今已有亂民起事,不過月餘各地共起數支亂軍,已近天下皆亂,亡秦存秦皆在將軍一念。”

“若是秦亡,將軍亦可自立矣。”

······

桌案之側安靜了下來。

“砰!”酒樽被重重地砸在了桌案上,趙佗盯著身邊的門客斥道。

“那你是把我趙佗當成什麼人了?”

門客被嚇得寒毛一立,連忙跪下。

“將軍,將軍恕罪,隻是,秦政失道,致使如此,將軍順勢而為也是順應天意啊。”

其上又冇了聲音,門客的額頭上滑下一滴冷汗。

“天意?”趙佗笑了,他從來不信這個,但是可以借名而為。

拿起桌案上的竹簡遞到了門客的麵前。

“拿去燒了。”

門客看著眼前的竹簡,喘了口氣,低頭捧起了竹簡。

走到了堂上一旁的火盆邊,將那竹簡扔了進去。

竹簡在火中燃起火焰,趙佗看著那燒在其上的火焰,眼中帶著火光。

直到那竹簡被燒做焦黑,徹底焚去。

他才緩緩開口說道。

“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嚴封五嶺橫浦、誆浦、陽山、湟溪四關;斷絕西入南雄,南入連州,南入賀縣,南入靜江四路。構築防線,以免北亂南延。”

“另,更南海郡官吏,與秦地斷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