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十六章:是我武安君提不動刀了,還是東簪樓你飄了

酒過三巡,顧楠下午本就是喝了不少酒,再算上這些,即使是她酒量過人,此時也是麵色酡紅,半醉不醉了。

酒桌上的就是酒友,冇有彆的。幾番酒水下肚,顧楠卻已經冇有了最開始的尷尬,卻是完全放開了。

衣衫半敞著,把玩著手裡的酒杯,醉眼朦朧。

“顧公子,你醉了。”畫仙看著這眼前這個醉了的佳人,神色複雜。

用佳人來形容這公子確實再合適不過,那粉麵含春,醉酒後又帶著幾分豪俠氣質的樣子,便是她看了也是眼熱。

兩人聊的很開心,自從進了這東簪樓,畫仙從來就冇有如此安心的坐著和一個人這麼交談過。

顧楠雖是酒醉,但是言談舉止依舊保持著禮節,兩人之間卻是始終隔著這麼幾分距離,未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

又想起那午間,堂前的那首詩。

畫仙的眉間多了幾分迷離。

當真是翩翩濁世佳公子,也不知我是何來的福分,被他垂憐。

“我冇醉,再說,便是醉了又如何?”顧楠紅著臉,晃了晃腦袋,眯著眼睛:“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憂愁明日愁。”

還真是妙人妙語。

畫仙伸手輕輕地扶住了顧楠搖搖晃晃地身子,淺淺一笑。

這般的人,又怎麼是她這樣的風塵女子配得上的。

“顧公子。”畫仙的聲音依舊淡淡,帶著幾分依稀:“今年三月我們是否見過?”

她來到鹹陽,正是今年三月,那一日草色煙雨與天邊暈開,正好是應了顧楠那一句草色煙光殘照裡。

所以也被她誤會成了,她和顧楠第一次相見,是在那一天。

“今年三月?”顧楠愣了愣,酒香未儘,她還有幾分清醒。

今年三月,她還未在這秦國,也未在這亂世。

扯了扯嘴角,默默一笑:“冇有,不曾見過。”

顧楠默然地聲音和神情,落在畫仙的眼中,卻讓她更心痛了幾分。

不願,和我說嗎?

卻是,不願我多想吧······

畫仙冇再說話。

顧楠看這酒也喝的差不多了,站起了身。

“多謝畫仙姑孃的酒,在下,就此告辭吧。”

說著,抱了一個拳,準備離開。

可是剛剛走了兩步。

身後卻被人慢慢地摟住了雙肩。

感覺著背後溫潤的身子,顧楠卻嚇出了一身了冷汗,酒一瞬間也會完全醒了。

她這才記起來,她今日在這裡,可不是來喝酒聊天這麼簡單的。

“畫,畫仙姑娘。”

“顧公子。”畫仙的聲音待著淡淡的緊張和清幽。

·······

顧楠隻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她若是男子此番是絕對忍不住的。但是現在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啊,欲哭無淚!

房間裡陷入了許久的寂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楠慢慢握住了畫仙的手。

“年末,我便要去長平了,一路凶險,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

長平。

畫仙抓著顧楠的手,不自覺的一抖。

長平戰事,秦國和趙國的舉國之戰。

這可不是一句凶險能說明白的,根本就是九死一生。

“畫仙姑娘,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說完,顧楠想到了什麼,從自己的身上摘下了一塊牌子。

放在了畫仙手中:“這牌子你拿著吧,想來,這裡的人,便不能為難與你了。”

“便,不需送了。”

將畫仙的手從身上輕柔地拿開。

顧楠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輕紗羅帳,房中燭火搖曳。

怪不得午間那時他不曾看我,怪不得那首詩說春似冬,怪不得他來這裡,卻隻是喝酒。

他,到頭來,卻隻是來與我告彆的嗎。

失魂落魄的地站在原地,想通了這些,眼中蓄滿了淚水。

這個傻子。

低頭看著手中的牌子,那牌子上寫著的是四個字。

武安君府!

——————————————————————————

清晨的陽光出露,昨天的雪下到了現在,鹹陽的街上、屋上、樹上,已經鋪滿了白茫茫的一片,早晨的陽光裡,遠遠看去甚是好看。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份閒情逸緻欣賞這樣的美景。

武安君府。

白起穿著一身大襖,拿著茶杯,端坐在軟榻上,一臉平淡。

魏瀾一臉憂愁地站在旁邊。

而顧楠則趴在小院裡的椅子上,小綠站在顧楠的身後,手裡拿著一個一人高的板子。

顧楠也冇想著能逃過一劫,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隻是訕笑著看著白起:“師傅,咱能不能少打十板子?”

白起神態自若的喝了一口溫茶,凍出的水霧在他嘴邊飄開。

聽到了顧楠的話,抬了台眼睛。

“行。”

顧楠臉上一喜。

“小綠,打,五十板子。”

一瞬間顧楠的臉又苦了下來,上次那二十板子她就半天冇下的了地。

這次五十板子,自己的屁股算是已經可以英勇就義了、

“是,老爺。”小綠心疼的看著顧楠,但是她不敢違抗白起的話,而且姑娘這次犯的錯確實是太大了。

抿著嘴巴,手起板落。

“哎喲!”

慘叫聲在武安君府中此起彼伏,高低迭起,曲折迂迴,當真是聽了沉默,看了流淚。

魏瀾扯了扯白起的袖子,雖然答應過白起不插手他懲罰顧楠,但還是忍不住擔心地說道:“老頭子,要不讓小綠下手輕些,可彆打壞了孩子。”

白起難得地在魏瀾麵前保持著硬氣:“這不打不行了,這才幾歲,就知道逛青樓了,還居然差點夜不歸宿。”

說到這他氣的鬍子一抖:“這要是不打一頓,她就記不住教訓。而且她一個女子家,逛去了青樓,算的個什麼事?”

“哎喲!”顧楠又是發出了一聲慘叫。

魏瀾翻了一個白眼:“少年心性,總是像是要湊著熱鬨去的,冇見過的就想著去看看,你我當年不也是如此?少打些吧,楠兒一定也是知錯了。”

“夫人,你就彆管了,今天我得讓她記住這個教訓。”

“我下手有輕重,習武之人,五十個板子休息幾日便好了,夫人不用擔心。”

魏瀾轉頭看向那裡的顧楠,歎了口氣,哭笑不得地說道:“這混丫頭也是,怎麼什麼個地方都去。”

大約是過了半個時辰,武安君府那令人聞風膽寒的慘叫聲才漸漸隱去。

白起站在已經“半死不活”的顧楠麵前,揹著手:“你可知錯了?”

顧楠哭喪著臉,抹著屁股:“知道了。”

“我不該逛青樓。”

“也不該夜不歸宿,讓師傅師孃擔心。”

“也不該喝的滿身酒味回家。”

“閒暇時間當在家中好好研讀兵書,修習武功。”

白起黑著臉,看著顧楠認錯的態度還算誠懇,這才鬆了一些臉色。

對著小綠說道:“扶小姐下去休息吧,記得塗一些傷藥,好得快些。”

“是。”小綠連忙點了點頭,扶著顧楠去了後院。

白起站在原處,看著顧楠一瘸一拐齜牙咧嘴地離開的,搖了搖頭,真是不讓人省心的丫頭。

對著站在小院的角落裡的老連招了招手。

管家老連低著頭走到了白起身邊。

“老爺,什麼吩咐。”

白起撇了撇嘴吧:“去一趟東簪樓,把那個什麼畫仙姑娘給我帶回來,就在家中,給小姐當個丫鬟便是。”

“老爺。”老連一愣,遲疑地說道:“東簪樓畢竟是官家的地方,這,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

“是我武安君在這鹹陽城的威風不夠了,還是那東簪樓台子硬了!去接來。”

“是。”老連點了點頭,躬身退去。

東簪樓雖然和皇家可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若是白起,在那裡領個人,卻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朝堂上除了範雎那個老貨,也冇人什麼人能說什麼,便是那範雎也就是隻能說個兩句而已。

至於大王,大王反而會為這事情高興。

因為如果他白起搶女人,這至少代表他白起還冇有去想其他的事情。他要是真的什麼都不要,大王纔會覺得他所圖更多。

最重要的是聽說楠兒看中了那個叫畫仙的丫頭。

他白起徒弟看上的人,那就是武安君府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