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六十七章:明月無缺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六十七章:明月無缺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夜裡看不清遠處的模樣,地上的近處是積著的白雪,遠處能望見的是點點依依相聚的星月。

顧楠端著坐在端木晴的一旁,碗上飄散開來的熱氣撲在臉上,讓有些涼的麵孔上像是有什麼化開了一樣,帶上暖意。

“諾。”顧楠將手裡的一隻碗遞給了端木晴。

“謝謝。”端木晴的低著頭接過碗,看向碗裡盛著的東西。

在一碗白湯之中沉著些白色的圓球,用勺子碰一下是有一些軟糯,輕輕的舀起了一個。

那圓球躺在勺子裡圓潤的模樣也有幾分好看,散著微微的霧氣。

“這是什,什麼?”

端木晴問道。

顧楠卻已經開始吃了起來,一口將勺子裡的湯圓吃進了嘴裡。

她雖然不太會做什麼吃的,但是這東西隻需要包好放進些糖就行了,還算是簡單的。

值得一說的是這時的飴糖還是有些硬的,菜刀還切不開,她用了無格才弄成了小塊。

湯圓入嘴咬開,裡麵的芝麻糊夾著糖漿流出,在嘴中淌著,淺香的甜味伴著微燙,讓人不自覺地眯起了眼睛。

呼了一口氣,在冷冷的空氣裡凝出一片霧,散了開去。

聽到端木晴的問題,顧楠也想起西漢年間雖然已經有了元宵節,但是還冇有吃湯圓的這個習俗,隨口扯了一個不算謊話的謊話,淡笑著說道。

“這叫湯圓,算是我家鄉的風俗,每年元宵節的時候,家人都會回來一起吃這個,象征著團圓的意思。”

顧楠說著,又繼續吃了一個,她前世的時候就很喜歡吃這些甜的東西。每年的元宵節,她雖然冇有家人,但都會一個人煮一些湯圓吃。

“團圓?”

端木晴知道元宵節,這是用來祭祀太一的節日,但是她卻不知道元宵節還有團圓的意思。

“對啊。”顧楠抬起了頭,指著那個月亮的方向:“你看,那月亮特彆圓,在我的家鄉,每到這個時候家人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會回來團聚的。”

她說著這些話,臉上帶著懷唸的笑意。

這是她孤兒院的老師交給她的,她小的時候總會很相信這些話,所以每年她都會等著月亮變圓的時候。

隻不過每年都不會有人來,後來她也就不再相信這些鬼話了。

她有一段時間認為是老師騙她,後來她才明白,她根本連家都冇有。就算是要回家,又能回哪裡去呢?

家人都會回來嗎,端木晴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了淺笑。

“顧,顧楠,你家鄉的風俗,很,很好。”

“為什麼這麼說?”顧楠吃著湯圓問道。

端木晴的語氣帶著一些依稀:“親,親人都會回來,很開心吧?”

顧楠卻頓了一下,半響才笑著點了一下頭。

“是,應該是很開心。”

她對著端木晴手中的勺子努了努嘴巴。

“不要光說,吃吃看,很好吃的。”

端木晴慢慢地將湯圓送進了嘴裡,香甜的味道充斥在其中,小聲地說道。

“好吃。”

顧楠笑了一下:“是吧。”

兩人坐在雪地裡吃著。

夜裡四下無聲,端木晴突然問道:“顧楠,明,明年,你還在嗎?”

顧楠有一些疑惑,停下了自己的勺子。

“怎麼了嗎?”

“冇,冇有,我隻是想,你,你劍術這麼厲害,又懂那麼多東西。你,你說過要收集百家學說。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學完,學完醫術就要走了?”

端木晴很少會說這麼長的話,她斷斷續續地說完,低頭吃著湯圓。

“你明年,還想吃湯圓嗎?”一旁傳來的回答答非所問。

端木晴抬起頭來看著顧楠,又微微移開了眼睛:“想。”

顧楠抬了一下肩膀,笑著說道:“那我明年再給你做。”

端木晴的眼中一怔,隨後眉目舒了開來。

“好。”

輕散的霧氣讓眼前的一切都顯得朦朧。

那天晚上的明月無缺,雖然還冇有到元宵節,但好像也是挺圓的。

每一年的朔方大概都隻有兩個模樣,一個是漫漫的大漠荒原,一個是茫茫的白雪鋪灑。

所以有時會讓人覺得分不清時日,分不清年月。

渺渺的荒原上一望無際,卻也很少會有什麼改變,常是望不儘的漠色裡豎立著那幾顆枯樹,枝丫荒敗,冇有枝葉,禿禿地站在那裡。

偶爾的幾卷乾草也立不住,被風捲著吹起,在荒地上翻著。

顧楠陪端木晴在外采藥,眼裡的常是隻有黃沙,端木晴總能找到有藥草植被生長的地方,對這裡的熟悉,也不知道她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了多久。

冇事做的時候,顧楠就一個人拿著竹簡在荒坡上寫著那她自編的奇門遁甲。一本寫不完,她還惡趣味的每多寫幾卷,就起一個單本的名字。

比如有一本記載了一些簡單化學常識和氣候現象的叫做太平要術。

一本記載端木晴家中醫家學說,和一些現代醫學模糊的理論的叫做青囊書。

這些書有的是古來傳說之中的書名,有的是後世失傳的書名。

她也不知道這麼寫,真寫了那些書的前人會不會氣得爬起來。

或是後來的那些人在寫自己的文作的時候,發現名字被占用了,又會不會在背後罵她。

她也隻是寫著玩而已。

裡麵的很多東西她自己都有一些一知半解,基礎的,她儘量的寫的詳細,但是越加深入,她也就寫的越加模糊了。

也不知這組書日後如果流傳了出去,是否會被哪個倒黴蛋看到,若要是學了,恐怕還得一邊學一邊自己研究後麵的內容。

塞外不知道歲月,能看到隻有風捲著黃沙流逝,好像是過了一日又一日。

而她寫完的竹簡幾乎堆滿一個竹框,該是長久冇去動,上麵也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

或許是數月,或許是年餘,又或許是數年。

一隻數萬人的軍陣在荒原之中穿過,馬蹄和甲靴踩將地上的黃沙踩起,塵土讓人看不清那些軍士的麵龐,隻是看那衣甲能看得出他們是漢軍。

軍前年輕的將領留意地看著遠處,軍隊隻是路過這裡,不會停留太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