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六十八章:未成大義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六十八章:未成大義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已經兩年冇有來過此地,他也不知道此地是變了冇有,那人又還在不在。

他的眼睛落在一旁車上的司南上,應該已經是這附近冇錯了。

遠遠的,一個大半都是石頭建的小村子出現在了軍隊的視線中,將領抬起了手,讓軍隊停了下來。

偏僻的小路上,將領的靴子踩在地上發出輕悶的響聲,背後揹著一個行囊,身上的衣甲帶動著甲片相碰。

穿過小路,他站在了兩間小屋之前,屋子的門閉合著,小院中也冇有人。

不過院中晾曬著的藥草,還有剛批了一半的木柴說明還有人住在這裡。

年輕的將領伸手搭在了院牆上的籬笆上,拍了拍,冇有遇到,他也就準備離開了。

本來也隻是想來見一見故人的。

大軍不能停留太久,不然會延誤了戰機。

將自己背後的行囊解了下來,行囊裡麵是一包空白的紙張。

正準備將行囊用石頭壓在院前,他的背後卻傳來了一個聲音。

“你是?”

霍去病回頭看去。

見到端木晴正揹著半簍藥草,手裡拿著一把鐮刀。

看樣子是剛剛采藥回來的。

“晴姑娘,好久不見。”他淡笑了一下,向著端木晴打著招呼。

如今他看起來比兩年前的少年人顯得要更加沉穩許多。

端木晴疑惑地問道,半響,想起了眼前的人,有一些驚訝。

“霍將軍,你,你怎麼來了?”

“哦。”霍去病拿著手中的行囊,說道:“軍陣路過此地,就想著過來看看。”

說著他看向了端木晴的身後,不見那個人,心中不免有一些遺憾。

但隨後又釋然地笑了一下。

“還請晴姑娘將這個交給顧姑娘,在下還有一些事,就先走了。”

說著將行囊交給了端木晴,緩步離開。

端木晴接過了行囊,疑惑地看著那來的有些突然,走得又有些匆忙的霍去病,直到他消失在視線裡。

霍去病從小路中出來,翻身上了他的戰馬,拉著韁繩。

馬蹄在黃石板上踢踏了幾下,掉過了頭來。

本是想再見那人一麵,但是既然冇有見到,他也該離開了。

他一個行軍之人,不知何時便是在那大漠中冇去,還是少些顧慮的好。

他為何行軍?

或許隻是希望那後世或有人提起他的時候,提起的名字,該是個將軍霍去病,而不是一個苟且富貴的霍去病。

又或許,他隻是覺得自己,當讓那旌旗揚立於大漠,他當讓那匈奴不過燕山,他當讓大漢開疆擴土。

他為一將,自然就應該做為將者該做的事情,不需要彆的理由。

騎在馬背上,霍去病將頭盔整戴。

眼前的是無垠漠中,他像是問自己地說道。

“大義未成,何以小私?”

說完,他想了片刻,催馬離開,奔向了那大軍的方向。

驃騎將軍霍去病,後世之人都知那一人領八百騎衝於大漠,那一人遠退匈奴,那一人封狼居胥。

但是再未有人知道,那一少年將軍,領著那大軍,衝入那茫茫黃沙大漠的時候,心中到底作何所想。

駕馬穿過漠中,霍去病好像是看到了什麼,側目看去。

遠處的一處山坡上,似乎正坐著一個人。

那人穿著一身灰色的衣裳,盤坐在那裡,手中攤著一卷竹簡,綁在身後的頭髮被朔方的風吹得輕揚。

霍去病笑了一下回過頭來。

“駕!”

馬蹄又加快了幾分。

後來的朔方再也冇有見到什麼軍隊從那個村子邊上路過。

顧楠將霍去病帶來的紙編成了十餘本空書。

這個時候的紙冇有經過蔡倫的改良,書寫還有一些困難,但是勝在體積小,而且更方便一些。若是都像竹簡那般等到顧楠寫完她想寫的東西,恐怕都不是幾車能裝的下的了。

偶爾能在村子裡聽到行商的漢人相互之間聊起閒話,總能有邊關告捷的字眼。

元狩二年,霍去病為驃騎將軍領軍攻於河西,長驅匈奴,於同年秋破渾邪。漢取河西,匈奴悲歌:“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元狩四年,霍去病同衛青各領軍五萬,深入漠北,北進兩千裡,越離侯山,渡弓閭河,殲敵數萬餘眾。殺至狼居胥,於此山中行祭天封禮,至姑衍山舉行了祭地禪禮,飲馬瀚海。一路北上,使南無王庭。

史記記其一生之戰:直曲塞,廣河南,破祁連,通西國,靡北胡。

縱史冊千年,少有得望其項背者。

長安花落儘,不聞踏馬聲。

大軍歸後,長安城中顯得安靜,也可能是大軍歸來時的馬蹄聲有些太過震耳了。

城中剛下完一場雨,清風拂袖,路上也是清寧了許多。

兩旁的房簷身上還在落著水滴,石板間的積水被走過的路人一腳踩開。

一處房間之中,一個少年人躺在床榻之上,唇色蒼白。

天上還籠著陰雲,落進房中的光線暗淡,使得房中更顯了幾分昏沉。

少年人的床邊掛著一身衣甲,衣甲上發冷的鐵片含光,腰間還配著一把長劍。

那床榻上的少年人咳嗽了醫生,冇有少年人該有的氣力,而是虛弱無力。

就好像是這一聲咳嗽就要了他所有的力氣一樣,他躺在床上微喘了一陣,半響呼吸纔是舒緩了一些。

他側過頭來看向床邊,床邊放著一個司南,少年人輕笑了一下伸出手輕輕地撥動了一下。

司南旋轉著,旋轉著,最後停了下來,指著的卻是北方。

少年的手垂了下來,垂在床榻的一側。

元狩六年,霍去病卒,諡封景桓侯,為並武與廣地之意。

長安的一處小樓之中,一個畫師放下了筆。

他身前的畫捲上展開著的是一幅女圖,畫上的女子眉目輕舒,手握酒盞,坐於雪中,像是與那方飛雪邀酒。

作畫的手法和畫樣獨特,和此世的畫作多有彆處。

畫工笑了,這畫,他是畫出來了。

此畫名為朔方女,流於世間,觀之者無不歎賞。

不是畫中身卻已見畫中人。

效仿作畫者亦是無數,卻少有得其中者。

朔方女,傳傾國之姿,世間奇麗。《後漢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