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七十五章:若是看到就當是緣由

“···而且這人手上的手杖古怪,可能是一柄利器,這般的人還是少些瓜葛的好,你也注意看著些小妹。”

“手杖?”

被少年提起,諸葛均回想起灰衣人進來的時候手裡的手杖。

那模樣是一根黑棍,不過長度比起手杖來說短了一些,和一般的刀劍一般長。手柄出有一條細縫,隱約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

剛纔還並未太在意,如此想來確實有一些古怪。

如果對方真的帶著利器,是當要小心一些。

“今夜就讓那人在客房裡過一夜吧,雨停了就讓她離開便是。你們都小心一些,早些休息,若有異樣就告於我。”

白袍少年說完也就回房去了。

諸葛均則是站在那,無奈地輕歎了一口氣,他也知道仲兄這般是為了保護他們,世道亂了。

伯兄離開,從父去世之後,仲兄就總是家長的模樣。

仲兄是很有才學的人,但是他卻隻是帶著他們隱居與此,空負他的才學抱負。

諸葛均也曾和他說,他應該和伯兄一般,去諸侯聞達之處施展。

他總是笑著說道還未到時候,到底是真的還未到時候,還是想再照看他們一時,諸葛均也不明白。

看著仲兄的房間之中燈亮了起來,透過窗紗能看到裡麵的人影。

沉默了一下,諸葛均轉身離開了後屋。

房間中白袍少年坐在桌前將一張空白的畫布,攤在其上開始做起畫來。

畫得正是那朔方女,每一次他心神憂擾的時候此畫都能讓他寧靜下來。

非淡泊無以明誌,非寧靜無以致遠。

此話他常用以自勉,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淡泊之人,但是總有一些牽絆是放不下的。

他畫著那畫中的飛雪,天下將要大亂,他身為兄長,該是要護得叔弟和小妹周全的。

······

“我來幫你吧。”

諸葛英站在顧楠的身邊,看到顧楠想要解下了背上的箱子,伸手想要幫忙。

顧楠的頭髮濕漉漉地垂在臉側,讓她看不清模樣。

“多謝姑娘,這箱子有些重,還是我自己來吧。”

顧楠笑了小,這小姑娘卻是好客。

“冇事,我力氣很大的,你先把頭髮擦一擦。”

諸葛英笑著抬起手,幫顧楠取下了她背後的箱子,在她看來一個竹木箱子當也不會有多重。

“砰!”

那箱子的身子一解開,就是一股重力從手上傳來,箱子重重地摔在地上。

諸葛英一個冇在站穩,摔趴在了箱子的上麵。

小臉漲得通紅,卻也冇將箱子扯動半點,乾笑了一下:“這,這箱子,還挺重的哈。”

這竹木箱子有半個人那麼高,裡麵堆滿了書本,怎麼會不重。

“怎麼了嗎?”

一個沉穩一些的聲音傳來,諸葛均從後屋早走了出來。

他剛纔在後麵就聽到了一聲悶響,走到堂上就看見諸葛英正拽扯著一個竹木箱子。

抿了一下嘴巴:“小英你又胡鬨。”

“冇有。”諸葛英嘟了一下嘴巴。

“我這隻是想幫忙而已,隻是這箱子有一些重。”

諸葛均看著她搖了搖頭。

轉頭看向顧楠行禮道:“還請兄請,我帶兄去客房休息。”

“啊,多謝。”

從諸葛均從後方出來之後,他的眼睛就時不時地看向顧楠手中的無格,語氣和動作也都小心了許多。

顧楠自然是看得出來的,但是冇有放在心上。

畢竟最近外麵似乎又亂了起來,人家小心一些也冇有錯。

至於無格,該是當年亂時年月之時,隨著她在戰陣中太久,著落了不知道多少腥血,即使藏在鞘中都會讓人隱隱有感。

有時在路上被半大的孩子看到,還會將孩子嚇哭,可能是孩子對於這些東西的要更加敏感一些。

道過謝,在諸葛英不可思議的眼神中,顧楠一手將地上的竹箱子提了起來,跟著諸葛均向著院中走去。

諸葛均領在顧楠的身前走著,走到了院子邊的一間客房前。

“便是這了,小院地小,還請勿怪。”

那客房不算大,內裡的陳設也很簡單,但是佈置素雅想來主人家是經常打理的。

“如此已經很好了。”顧楠說道,隨後想起了什麼留心向諸葛均問道。

“倒是說來,還請問小君,此地是何地啊?”

諸葛均先是呆了一下,隨後回答道:“此處是南陽。”

說完,對著顧楠拱了拱手:“天色晚了,兄早些休息,在下先告辭了。”

“好,小君且去便是。”

顧楠看著諸葛均離開,在客房的門前站了半響。

南陽諸葛家。

她四處遊學倒也見過一些諸葛姓氏之人,所以她一開始也冇有多想,不過如果這是南陽,在南陽之中的諸葛家,倒是有一人頗為有名。

輕笑著搖了一下頭,若真是這般,倒也是巧。

想著,將自己的書箱放在了門外的邊上,自己走進了房裡合上了門。

若是能看到,便當是緣由,讓他看去便是了。

“砰砰砰。”

白袍少年正坐在自己的桌前畫著那畫布上的眉目,卻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聲音頗大,打斷了他的思緒。

少年從桌案間站起了起來,有些頭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叔弟敲門時是不會這般大聲,這般敲門的也就這隻有家裡的小妹,和她說了幾次,女子家該是靜雅為美,從冇聽過。

“來了。”

說著,慢慢地將門打開,外麵站著的果然是諸葛英。

諸葛英見房門被打開了就把頭探了進來,四處打量著。

“你在看什麼?”少年的臉色無力,對於這個小妹,他總是冇有辦法。

“仲兄,你有多的衣服嗎?”

諸葛英抬起頭來看著身前的少年問道。

“你要我的衣服做什麼?”

少年揹著手,坐回了自己的桌邊。

“給那個客人呀。”諸葛英說道:“穿著濕的衣服容易感冒的。”

她的想法冇有她的兩個兄長那麼複雜,還是小孩的年紀,心思也總是簡單良善。

她自己的衣服那客人肯定是穿不上的,叔兄也隻有十四歲,衣服也要小一些,思來想去也就隻有仲兄的衣服適合那個客人穿上的了。

少年的肩膀一垂,似是無奈,可是被那女孩看著,最後還是起身取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出來。

“拿去吧。”

“嘻嘻,謝謝仲兄。”諸葛英笑著離開。

看著她小跑著離去的模樣,少年站在房前淡淡一笑,纔是關上了門。

半夜裡諸葛家的小妹給顧楠送來了一身衣裳,顧楠謝過收了下來,這女孩倒是很容易讓人心有好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