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七十七章:讀書人的事情能叫偷嗎

天色將明,一側的雲層散開。房簷下麵的雨聲小了許多。

隻剩是細雨飄搖,被風如絮般的吹著,著落在地上也少有聲音。

院中積蓄著水窪,也不知是因風還是因雨,水麵偶爾泛起一陣波動,使得其中的倒影一陣迷離。

茅草屋上,敲打了一夜所留下來的雨水從房上滑落,一滴一滴的落下發出一聲聲輕響。

房前坐在那的少年拿著手中的書看得入神,天亮了也未有察覺。

該是一聲水滴濺起的聲音將少年驚動,他的眼睛才從那書中抬起,天是亮了,雨也快要停了。

少年呆坐了一會兒,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他遺憾地看向身旁的書箱之中。

有一種身入寶山卻隻能取其一二的若失感,無奈已經一夜已經過去。

他用了一夜的時間也不過隻看了幾本書,但所得已經足以受用許久。

握著手中的書文,自知能得觀其中已經是他之所幸,不當貪心不足纔是,可心中還是不免難捨。

這書箱之中的書文囊括之多讓他為歎,除去算學和兵論,書文之中還多有法學、醫學、墨學、雜學,當是說近乎是集儘了百家之言。

百家之說,少年的眼中一怔,握著書的手頓了頓。

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看向客房之中。

昨夜他看到那人的裝扮和市井之中傳著的方士百家先生一樣。

本以為若不是湊巧,就是這人是想借百家先生之名欺民盜利。

百家先生的傳言常有,就和黃石老人,華南老人這些方士一般。

都是口口相傳的,避世脫離塵間的異人之聞。

這樣的傳言通常都無有幾分可信。

但是這位來曆不明的客人的書箱之中,真的讓他有一種正在坐閱百家之感。

學百家之精要,這對於每一個學生來說都是渴求卻又不敢所想的事情。百家之說何其多,何其繁複,一人之身如何讀儘。

傳聞也隻有百家先生讀儘了其中。

其一生周遊各地,拜訪學士,集納百家學說於她背後的書箱之中,取眾長而概論,納眾言而成合。亦有她自己所著側說,論及各術所得。

她身後的一箱書對於問學之人來說便是說是至求也不過。

莫非真有百家先生,而在這人便是得其傳者?

冇有等少年多想,客房之中傳來了一陣聲音,該是一個人起身的聲音,隨後就是一陣哈欠。

醒了嗎。

門外的少年握了一下手中的書,然後將書合好放回了書箱之中,

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正坐在門邊。

他已經是準備好請罪受責了,不問自取時不當是正人之道。

門裡發出細碎的聲音,應當是那客人正坐在穿衣。

少年隻覺得等著受責的這短短的一段時間著實難熬,苦笑了一下,也是自己自作自受,隻希望那人不要遷怒到家中弟妹纔好。

“哢。”

門被推開,一個帶著鬥笠的人穿著一身白袍從房裡走了出來。

昨日被淋濕的衣服還冇有乾去,是不能穿了,也索性昨夜諸葛家的小妹送來的是一身男子打扮,若是女子的衣服,她估計都不知道怎麼穿。

外麵的雨已經很小了,開出了陽光,少了幾分陰沉的雨景倒是也有幾分好看。

一夜的雨也將空氣中的塵埃沖刷去了,使得田間的空氣更加沁人。

舒服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她是已經很久冇有在床榻上這麼舒坦地休息過了。

這些年平日裡常年睡在山路邊,老樹上,那種地方放偶爾灑脫一下還好,睡久了是要叫讓人腰背犯病的。

本來她是想要多休息一會兒,奈何一早醒來就發現了自己的門外有人,而且似乎是在等著自己。總不能讓人等得太久,就先起身了。

那門外的人是誰。

顧楠也有自己的幾分猜測。

昨晚也是聽聞此處是南陽諸葛,纔將書箱放在門外的,算是她有心所留吧。

既然門外的人看了,便是因緣,這些書也總不能爛在她的手裡。

她自己的學識有限,自認為寫不出如何著作,能叫人學了去也好作為基礎傳於後來人,以得奠基和更進。

隻不過她不明白,門外的人為何要在門前等她,難道是有何不解之處?

站在門前。

門外坐著昨夜堂上見到的那個少年,此時的他正正坐在門前書箱的一邊。

見到顧楠出來,神色微肅,屈身緩緩拜下。

“學生請罪。”

少年的舉動讓顧楠也愣了一下,半響,才笑了一下問道。

“小郎是何罪之有啊?”

正坐在門前行禮少年低著頭,語氣平緩,但是認真地說道。

“一罪是請昨日不敬之罪。”

“二罪是請不問自取之罪。”

“這一罪便是算了,我也不是這般小肚雞腸之人。”顧楠是冇有將這少年昨日的不敬放在心上的,在她看來這也算人之常情。

她轉而問道:“不過這二罪不問自取,你是取了什麼?”

少年的眼中帶著幾分慚愧。

“昨夜我見閣下門前書箱,心起私念,擅取出了其中書文而觀,是以竊學,於此告罪。”

他的頭微微低下,等著身前的人生怒和責罵。

但是等了半響,也冇有聽到什麼聲音,到最後卻隻是聽到了一聲輕笑聲。

“嗬嗬。”顧楠擺了一下手,她是冇有想到這少年一大早就跪坐在自己的門前,居然這隻是為了這件事。

“這二罪,也便算了。”

“這······”少年平靜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詫異,抬起了頭來。

“閣下······”

那人的鬥笠遮著光使得他看不清眼前的人的模樣,隻是能看到她似乎是笑著。

那書箱之中的書文是如何稀珍和貴重,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便算了?

顧楠指了指身上的衣衫,又看向了房裡。

“小郎讓我借宿了一宿,小郎家的小妹還為我備了件乾淨的衣衫,我是還未有謝過。看幾本書若是小郎不棄,便當是答謝也無妨。”

少年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睛,輕歎了一聲。

“當然是不棄的,不過閣下,這區區衣衫和住處怎能和閣下的書文相比······”

“我覺得倒是值得,我這一本書買了都不知道能換幾個錢,隻是叫你看上幾本就能換上一身衣服和一晚安睡,有何不值?”

顧楠笑著著問道。

少年苦笑了一下:“閣下說笑了。”

那書箱之中的書,在他看來隨便挑出一本都足矣叫人爭搶了。

“而且,讀書人的事情怎麼能算是偷呢,這些書冇人去學,難不成是讓它們就在那箱中爛掉?學問就是讓人學的。”

顧楠說著,伸手在少年的肩上拍了拍,說著從他的身旁走過,走向那個書箱。

“心向所學就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