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七十九章:暫離南陽,還要走上一兩年纔是

“仲,仲兄。”

諸葛英結結巴巴地看向諸葛亮,手指著顧楠,樣子有一些驚慌。

“人,人從畫裡跑出來了。”

也無怪乎女孩這般模樣,眼前的人確實是太像那畫上的朔方女了。

當年那朔方女成於長安,畫師憑藉著一個少年的隻言片語畫了這幅畫,一幅畫就畫了數年。

每一筆都改了無數次,為了將畫上女子勾勒而出,甚至自己修改了古來的女圖畫法,使得女子的形貌如真,同在紙上活了過來,隨時都會回眸看向畫外人一樣。

這才叫所見過的人都不能忘去,有的人甚至會呆望半日,隻為了等那女子回頭一眼。

固有人稱:美有所缺,未見朔女回眸。

而這幅畫用儘了畫師其全部的心血,日後他就在冇有做過畫,又可能,他覺得再也畫不出更好的作品了。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如何,那朔方女畫中的人真的和顧楠有**分相像,氣質都一般無二。

此時的顧楠坐在他們麵前,穿著一身白裳。鬥笠取下,長髮鬆散地綁著,幾縷垂在臉側,就如是從畫中走出的人一般。

諸葛亮呆澀地看著眼前人,過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他有一種真的見到了朔方女的感覺。

當年他第一次看見朔方女的畫時,也曾是因為那畫中的女子隻顧把酒,不曾回頭而有幾分悵失之感。

此時倒是消去了,他似乎是明白他的畫上少了些什麼。

“哢嚓。”

顧楠夾了一塊乾菜在嘴裡嚼著,卻突然發現諸葛兄妹三個的狀態都有一些異常,疑惑地抬起了頭來。

“你們,看著我乾什麼?”

“嗬。”諸葛亮笑了一下,他的心情不錯,他應該是可以將那幅朔方女畫完了。

“冇什麼,隻是先生長得像是我一位畫中的故人而已。”

他也冇想到這顧先生是一個女子,自己這般盯著看是很無禮的。

將自己的目光收回,不自覺地輕聲說道:“是真的很像。”

“畫中的故人?”顧楠有些不能理解。

“是,可惜我認得她,她不認得我。”

諸葛亮難得開了一個玩笑,看向一旁還在出神的諸葛均和諸葛英。

輕拍了一下桌子:“你們兩個莫要一直看著了,不覺得失了禮數?”

兩人在這才反應了過來,諸葛均咳嗽了一聲埋頭吃飯。

諸葛英則是縮著頭,臉上一紅,對著顧楠說道:“抱歉。”

“無事。”顧楠笑了一下:“英小妹想看便看便是。”

早食就在這麼幾聲閒談和輕笑之間過去。

吃完飯,顧楠握著無格,站在門前看著小雨輕搖,細風吹著入懷,有幾分淺涼。

偶爾有那麼一兩滴雨水被風吹著落在她的臉上,是一陣清冷。

諸葛亮站在顧楠的身側,猶豫了一下對著顧楠行禮說道。

“亮厚顏,書文之中有許多不明之處,想請先生多留幾日,可以請教。”

顧楠側過頭看向諸葛亮,微微點了點頭,她也有些累,在此處留幾日也好,便當是休息了。

受諸葛亮之邀,顧楠在此多停留了幾日。

開春的時間總是小雨斷續,之後的幾日也是如此,一段時間放晴一段時間小雨。空氣裡總是微濕,地上也總是蓄著積水。

諸葛均有些發愁,他說這幾日的雨下的是有一些多了,但是索性下了三兩場之後就也冇有再多下了。

每日顧楠通常都是坐在堂上和諸葛亮說學,諸葛亮是一個很好的學生,做學之時很是用心,逢明則解,逢疑則問。

對於諸葛亮來說越是將顧楠的書箱往下看就越是驚訝,他真的很難相信這是一個人能夠規整出來。

其中的學說和書著都可以自稱一脈,甚至有一些足以顛覆古來之學。

他有一次問顧楠,這些書她整合了多久。

顧楠一時不覺,實話實說的說,兩百年。

當時諸葛亮看顧楠的眼神,有一瞬間真的就像是在看仙家一樣。

索性顧楠又及時繞了回來,說這書箱是她這一脈的百年所傳,而她是從她的師傅那裡傳來的。

教於她,是想要將百家之說規整,傳於世人。

諸葛亮對於顧楠額師承肅然起敬,說當是一代偉學之士纔是。

而對於顧楠,諸葛亮常是抱著自愧不如的心態。

雖然對方是一個女子,模樣也不過比自己稍大一些而已,但是她的胸中所學遠非自己可比,每有疑問不解之處,向她問起總能得到解答。

從前他都自認為是同年之中的佼者,如今看來,是他在自己不見高山爾。

不與諸葛亮做學的時間,顧楠時常陪著諸葛小妹出門去玩耍。

去田間抓一些青蛙蝌蚪,弄得一身泥巴。采幾片花草又去追上了蜓蝶。在田邊一靠睡上半天。

小孩的活力總是許多,諸葛英也難得有了一個玩伴,這些天總是拉著顧楠要出門去。

諸葛亮也隻得無奈的歎氣,顧楠是把這丫頭帶得更野了。

她們在院子中種了一棵樹苗,聽聞長成時是會開花的,至於是什麼花,顧楠也不知道。

······

外麵的天空放晴了,鳥語清脆,在屋外的樹梢上響著。

雲層悠閒地飄在天側,飄得緩慢讓人覺得有幾分慵懶。

院中的一棵小樹上還沾著露水,陽光照在露間,帶著點光。

小屋的堂前安靜,諸葛亮正坐在房中讀著一本書,即使是諸葛英也不會在她仲兄在讀書的時候吵鬨。

這些天他讀了書箱之中的十餘本書,已經是他學的很快了。

但是即使是如此也未能學去書箱之中十一。

堂上隻有書頁輕輕翻動的一兩聲聲音,和風吹著半垂著的草簾微微搖晃,使得地上的影子也跟著輕晃。

顧楠抱著無格靠坐在堂前看著堂外的屋簷發呆。

諸葛亮的眼睛從書間抬了起來,看向那個坐在屋前背對著他的人。

午間安靜的讓人的心情也不自覺的安靜了起來。

諸葛亮淺淡地一笑,他是已經習慣了在自己讀書的時候身邊坐著一個人發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顧楠總是喜歡對著一處發呆。

可能是在想什麼吧。

顧楠似乎是感覺到了有人看著她回過頭來,正好對上了諸葛亮的目光。

“小亮你可是有何處不解?”

“哦。”諸葛亮移開了視線,低頭看書,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有一些慌。

“冇什麼······”

顧楠點了一下頭,重新看著房簷一會兒,忽然說道。

“午間,我就該走了。”

諸葛亮坐在桌前,半響,瞭然地點頭:“這般。”

他抬起頭來看向顧楠,笑著問道:“先生可還會回來看看故友嗎?”

“嗬。”顧楠輕笑了一下:“也許過幾年,我會找一個地方落腳,然後做個教書生,我覺得南陽就不錯。”

“南陽是不錯。”諸葛亮點頭應是,隨後又歎了口氣。

“你這走了,小妹恐怕又要胡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