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九十二章:其實隻是隨口這麼一說的來著

府邸中的房間裡燈光晦暗。

其餘的燭火都已經被滅去了,唯獨還留著床前的一隻燭火還在在搖晃著。

燭火對映著一張麵孔,微黃的火光對映在一旁人的眼睛中,在眼中跳動。

四周都是漆黑,隻有那火光和人麵能讓人看清。

坐在床前的人便是那曹操。

這夜他不想睡,就像那日他受了那批語的當晚一般。

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

他本已經快忘了這句話,如今再被提起來,才發現自己從未忘去。

奸賊,英雄。

火光裡,曹操的眼睛輕合,年少之時他曾因為是宦官之後叫人詬病。

那時他曾想為一太守,善治一郡,以立德行,好叫世人都看清他曹操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後來他受命都尉,又調任典軍校尉,那時的他之所想,是替漢室崢嶸,討賊建功,得以封後立業。

好在死後,能在墓碑上刻上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這幾個字。

可如今漢室傾頹,天下風雨飄搖,這誌向已無去處。

“奸,雄。”曹操唸了一遍這兩個字,最後眼中定在那火光裡。

伸出手,用兩根手指捏滅燈芯。

房間徹底暗了下來,感受著指尖上未去的灼痛,曹操躺下。

是奸是雄都在他曹操之為,而不在世人之說。

他隻做他應做之事,不負這七尺之身。

旁的便叫世人說去又何妨?

······

之後的兩日,曹操吩咐了守在門邊的士兵,若是看到有一個白袍先生帶著一個小女孩上門,就立刻讓兩人進來好生招待,再來通知自己。

堂前的空氣悶熱,這幾日的天氣是越來越熱了,曹操將坐在堂上喝著涼茶,一邊等著訊息。

如今諸侯紛紛聯絡通訊坐著安排,整兵欲動。

不過此時他已經冇有之前那般興致勃勃了,之前那先生的話,讓他不得不重新考量聯軍討伐一事有幾分可成。

他這時確實是覺到自己手裡的五千人確實是太少了,在這諸侯之中根本無有幾分分量。

“轟。”

一聲悶響,將曹操驚醒,疑惑地放下了手裡的茶碗。

冇有過多久,堂外傳來了一陣陣繁密的聲音。

曹操突然想起了什麼,算了一下時日,愣坐了在了堂上。

呆呆地聽著耳邊的聲音。

這聲音,莫不是外麵真的下雨了?

“踏踏踏踏。”

一陣有些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隨後一個穿著衣甲的人走到了堂上,身上的衣甲被雨水打濕,卻恍若不察一般。

走得雖快,但是麵目呆滯,眼中儘是不信的神色。

“哎,元讓,你突然走這麼快做什麼?”

另一個人從後麵追來,那是一個身材健碩的漢子,快過走上堂來,甲冑隨著他的腳步發出沉悶的聲響。

被叫做元讓的男子正是那日的夏侯惇,而另一人則是曹操手下的另一員大將,曹洪曹子廉。

隻見夏侯惇站在堂上,看到曹操,纔有些反應,對著曹操拱手一拜。

“將軍。”

後麵追來的曹洪也看到了曹操,停了下來拜道:“將軍。”

“元讓、子廉。都是自家兄弟,私下稱我孟德就好了。”

曹操平和的說道,說完,眼神變得慎重起來,看向站在堂上的夏侯惇。

“元讓,外麵可是······”

夏侯惇沉默了一下,扭頭看向外麵,沉沉地點了一下頭說道:“是,孟德,外麵下雨了。”

曹操直接從桌案間站了起來,皺著眉頭,臉上儘是不解的神色。

思索了一會兒,最後卻一笑,轉而問道:“當真?”

“不敢胡言。”夏侯惇低著頭,此時的他感覺就像是撞了鬼。

居然真的有人能夠知道往來的陰晴,推測**。

“去看看。”

曹操目中帶著興奮向著堂外走去。

夏侯惇連忙跟上。

獨留下曹洪曹子廉有些疑惑地呆站在那裡,他是不明白,下一場雨而已,又不是冇見過,有什麼可看的。

堂外院中,大雨下的淅瀝,恍如傾盆,雨水從半空中的陰雲裡傾泄而下。

這早間還是晴空萬裡,雨就像是突如其來的一般。

時不時的半空中發出幾聲悶雷,隻聞雷鳴,不見劈落。

曹操站在房簷下,透過從房簷上滑落下來連成一片的雨水看向外麵。

院子中積水彙聚,雨點打在地上濺起一片片水花,卻是一場瓢潑大雨。

“當真是下雨了······”曹操出神地看著那雨中,喃喃自語。

曹操的眼睛發亮也不知道想著一些什麼。

夏侯惇在一旁看著大雨,麵色怪異,此事是已經超乎了他的理解。

農人之間為了耕種也有一些觀天色的土法,但是從未聽人能夠隔日預測**的,而且能夠精確到一日裡。

不過隨後他又想到了什麼,釋然地說道。

“前日那人曾說雨下不久就會停,我看這雨大如豆,也不知道會下到何時,那人應當還是說錯了。”

曹操回頭看了夏侯惇一眼,又看向那雨裡,思量了一下說道。

“我們等等看。”

後麵的曹洪聽著兩人的談話,滿臉的詫異,什麼當真下雨了,誰又是奇人,什麼又是錯了,為什麼還要再等等看。

反正他是一句也聽不懂的,苦笑著問道。

“孟德元讓,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也是聽不懂?”

曹操笑著說道:“元讓,你說與子廉聽。”

夏侯惇應了一聲,當下把前日的事情都說與了曹洪。

曹洪聽完隻覺得不信,張著嘴巴說道。

“若真是這般,豈不是神鬼的手段?”

“哼。”夏侯惇悶聲說著:“那人還是說錯了,這雨一日內不會停。”

不過他的話音剛落,那雨聲就忽的變小了。

隨後越來越輕。

又過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雨徹底停了下來,那天上的陰雲也漸漸散開,露出了天光。

偌大的雨,說停就停了,從開始下起到停下不過半個時辰。

夏侯惇的目光複雜地看著天上,曹洪抿了抿嘴巴。

曹操見那天光破出,咧嘴一笑:“雨停了。”

“那先生,當真是一個奇人。”

說完,他不再看那天色,眼睛看向門前,不見人影。

有些急切地對著曹洪問道。

“子廉,你部從下執門內,這兩日,可有一白衣先生帶著一小女孩來過的。”

曹洪一愣,想來了一番,搖了搖頭說道。

“冇見過,這幾日進出的人很少,該不會記錯。”

曹操臉上的笑意散去,變成了擔憂的神色。

揹著手在堂前來回踱步了幾輪。

“怎麼會呢,莫不是操何處有失,引得先生不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